校花被下药之后|新娘学长t字裤

浪漫青春 2019年12月17日

乔翔上台了,他说:

“今天晚上,本来我给大家带来四首歌曲,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能唱两首。下面,我要唱的两首歌是两首词。

“我写的这两首词,是词牌“蝶恋花”的连体姊妹篇。现在,请大家听第一首《蝶恋花·初恋难忘》!”

他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进入了歌词内容,他弹起吉他唱道:

·潇洒男儿含悔恨。

爱意深长,烙下情伤印。

碍口识羞将我困,

自食苦果谁人问?

·泪眼望穿无复信。

咫尺天涯,对面难相认。

九载恋君心海滚,

千言万语倾不尽!

乔翔的这首《初恋难忘》,写有两支曲子,他唱了两遍。第一遍曲调深沉、哀伤。第二遍的曲调,将他内心的情感反映得冲动、激烈。

乔翔把他这两遍歌曲唱下来,台下的人都发现,乔翔唱得投入,动情,好听,且催人泪下。

苏晨的泪早就滴下来了。

郑晓文呢,她是这样一个人:

如果一件事,她不知道一点点实情,她不会灵活用脑去思索、去探测、去挖掘根由,她的表情和语言都会反应得有些迟。

如果一件事,她能知道一点点的内情,她也会随机应变巧妙对答,沉着冷静看问题,或是处理问题。

再聪明的人,一件事在没有说透之前,如果去猜测,猜错了,是猜测,猜对了,那也是猜测。在这件事说明白、验证真实之前,无论是猜错了,或是猜得对,那终究是猜测,还不能作为事情真实的结果。更是无法朝着事情真实的路上走。

有的人就算是脑筋聪明,他在不知道的事情面前,别以为他真的就聪明得什么都知道,他也会和郑晓文有时候的表现一样,他一样是,像杨依林说郑晓文似的:‘憨子’一个!

刚才乔翔一报歌名,郑晓文就想着,乔翔又在思念他的初恋女生了,乔翔又要钻进悲伤的牛角尖里变成泪人了!

乔翔开腔一唱,郑晓文听着乔翔的这首歌,她对乔翔的亲情就一直在刺激着她。她眼中虽然有泪,那是她在心疼乔翔,那是乔翔的悲伤难受感染了她,其实,她从心底里并不同情乔翔!

郑晓文一直都在猜测,并且认为:

人家女生早就不要你乔翔了,事情又过去这么多年了,像这一类感情,再深的感情在岁月的长河中,也早该洗涤退色、淡忘摆脱了,你乔翔老是没完没了地自我纠缠干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啊,连你的好友都难以理解你!

郑晓文对乔翔一直痴缠傻恋那个女生的这件事,她就总是想不明白,想不通,所以,这会儿她听着乔翔的这首歌,她心里就特别地烦!

可是,乔翔的哀伤、难受、悲泪,都能激动到、感染到郑晓文的心底!

是啊,郑晓文从大一入学到现在,除了近段时间结识了秦梓曦、杨依林这两个好友,与她接触最多的唯一的异性好友,那就只有乔翔了啊!她知道乔翔心中有事,她能不带情绪?!

只是,郑晓文在这些现实中的,同性、异性的接触中,她好像就从来就没有自我发现过,她和乔翔的接触中,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郑晓文和苏晨一样,她对乔翔也只是有种不易忘怀,不易磨灭的纯真感情。像爱情那个东西,她们心里是真的一点点都没有!

此刻,郑晓文看看苏晨眼中的泪,她拉着苏晨到客厅,拿毛巾给苏晨说:“你忍着点嘛,看你那眼睛,你不拍本良吃醋啊!”

苏晨拍一下郑晓文,笑了说:

“看你小妮子想到哪里去了,本良他最了解我,他和乔翔很熟,在这方面他也很了解乔翔,他也知道乔翔对我是什么样的好。刚才本良要是在我身边,他一定会哄我、劝我的。”

苏晨用毛巾又搌搌眼睛,她拉着郑晓文赶快回了座位。

乔翔的第二首歌开始了,他的眼睛很红,台下的人都看到了。他朝台下笑笑说:“我献给大家的第二首歌曲,是《蝶恋花·观花寄语》!”

他说完,随即进入思想状态,不再看台下的人,弹起吉他唱起来:

·美丽鲜花园内放。

潇洒蝴蝶,飞进痴痴望。

迎面飘香无限爽,

心涛翻滚波推浪。

·花样女孩真漂亮。

好似天仙,朝我徐徐降。

胸臆涌歌当面唱,

那支能落她心上。

乔翔的这首歌,也是两支曲子。第一支曲子略带一点点伤感,第二支曲子的曲调,转成了轻松欢快,像似青年男女对唱情歌的味道。

再加上乔翔弹吉他的时尚动作表演,流行的拨弦姿态,一下把这个小舞台构成了时尚的,优美的,极富激情的,青年男女恋歌境地,而且这第二支曲子,乔翔一连唱了两遍。

乔翔以这种唱法、以这种姿态,出现在这么多人面前,一时接受不了的郑晓文,她别扭带生气地对苏晨说:“乔翔疯了!我看乔翔他今天是疯了!”

苏晨也摇摇头不解地说:“这些年,乔翔在我跟前不管干什么、说什么,虽说都很随意,但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呢!”

苏晨说着话,她心里已经把烦表现在了脸上,表现到话语中了:“谁知道乔翔他今天是怎么了!我都稀罕!”

乔翔究竟是怎么了?这只有乔翔自己心里清楚啊!

上星期乔翔在家里练《蝶恋花·初恋难忘》时,他唱着哭着,哭晕到了地上,当时他醒过来就想:

不唱吧,不唱吧,真是唱不下去,就别再唱了,看把自己毁成什么样了!

晓文她到现在,还是一直朝着远远的远处走,从来没有见她回过头,我的预感告诉我,你乔翔赶不上她了,那你就停下脚步吧!

后来他再想想,又说着自己:

这才得把自己的心里话写出来一些了,这要是不唱,心里多闷得慌啊!自己还想借着这些词、曲、唱,把压在心底的哀伤忧闷释放出来呢,你要是真的不唱了,还拿什么释放啊!不行,还得唱!

乔翔还想到:

自己在家里唱,唱哭了也罢,唱晕了也罢,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笑话!这要是在聚会时候唱,那可得把持住、稳住,不能唱得哭晕到台上啊!要是哭晕到台上,那可是就出大丑了!

更重要的是,自己唱歌时候,得按照歌曲内容,该怎么唱,就怎么唱,决不能让观众看出自己的内心世界!

乔翔就是想到了这些,他才想出了唱歌时候,调节情绪的有效办法:

对,应该和上次聚会时候一样,这一次聚会上台,也应该是先唱一首伤感的,再唱一首欢快的,两首连唱,来调和、来平衡自己的情绪!

这样配合着唱,就算是起不到十分的调节作用,也足能起到七八分的调节作用了,总不至于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乔翔就是又加上了他这样的思想指导,他才又写出了一首,和《蝶恋花·初恋难忘》搭配着唱的,《蝶恋花·观花寄语》姊妹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