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辣文合集公车奶水 邻居阿姨舔我jj

浪漫青春 2019年12月18日

景亭睡得不太好,半夜起来打开冰箱看见大罐的盒装牛奶,莫名其妙地给自己热了一杯。景亭喝着烫口的牛奶,眉头一皱,热过头了。但还是一口一口的全部喝光,心里还想着待会儿应该就可以睡好了吧。

第二天一早纪唯有就被自己的闹铃吵醒了,烦躁地把整个脑袋埋在被窝里,双手紧紧捂着耳朵,差一点儿又睡过去了。突然想起今天是自己上班的第一天,还是认命地起床。翻看着昨天晚上做的行程笔记,今天下午两点要去市中心参加一个商业活动的剪彩,今天很轻松。但是明天景亭又要入组了,自己也要收拾收拾行李,这次去的是大西北,小胡哥还强调环境不是太好,要有心理准备。

大概整理好了行李后,纪唯有拿上钥匙,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景亭房门的钥匙。小脑袋儿张望了一下,房间里很是安静,料想景亭应该还没有起床。纪唯有进了厨房开始准备午饭,纪唯有插着腰,环顾一周,想想还是先把所有佐料先切了再说。

纪唯有打开冰箱,上上下下审视一番,挑出了几个自己比较擅长的。纪唯有在水池里洗着芹菜、胡萝卜……突然注意到台面上还放着一只水杯里面还留着点牛奶的痕迹,纪唯有想景亭还是挺注意养生的,不错。

景亭在睡梦中吧唧了下嘴,怎么觉得那么香。迷迷糊糊地起来,房子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景亭拖着拖鞋,披上件外套就出来觅食。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上场的几个菜色,西芹炒百合、尖椒牛肉、盐水虾,唾液腺顿时就分泌出了大量的液体。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去洗漱完就端坐在餐桌前,两只手各拿着一只筷子翘首以盼。

“唯有!还有什么菜呀?”

纪唯有往汤盆里撒了一小把香菜碎,看着浓白色的汤汁之上,有些些青翠的点缀,很是小清新。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端着汤出来了,“鲫鱼豆腐汤!好了,菜齐了,开动吧!”

景亭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大口的牛肉,细腻又入味,带着些微微的辣感,很是好吃。又连续吃了好几筷子。

纪唯有笑着看着景亭,拿过景亭的汤碗,放了鱼肚子上的那块肉,又往里面舀了一大勺浓白淳厚的汤汁,递到景亭手边。

景亭接过碗,先吃了一口鱼肉,鲜!又舀了一勺汤,呼呼地吹了两口才放入嘴中。更鲜!

景亭啧啧称赞:“纪唯有,你做菜真是太好吃了!以后谁能娶到你真是太幸运了!”

纪唯有笑笑不语,只是看着景亭大快朵颐。自己细嚼慢咽地吃了一小碗米饭。

景亭吃完两大碗饭,摸着有些涨的胃感叹:“好久没吃这么饱了。感觉我的发福之路不远了。”

“没事的。你每天运动量那么大,吃再多也不怕。”

“你们在吃什么?好香啊!”胡文财边换拖鞋边说。

胡文财走近饭桌一看都已经几乎被消灭尽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纪唯有,满眼都是敬佩,“这都是你做的?”

然后又看了看景亭,连嘴角都是嫌弃,“这都是你吃的?”

纪唯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眼睛笑得弯弯的,像是月牙儿。对胡文财说:“荤菜是牛肉和鱼肉,其他都是蔬菜。景老师一天工作量那么大,应该要补一补的。”

胡文财仰天长啸,“这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们吃独食,还不带我!我要画个圈圈诅咒你们!”

纪唯有有点接受了胡文财发散型的性格,看着炸毛的小胡哥,也是深表歉意。纪唯有用询问的语气问道:“我还做了芒果布丁,吃吗?”

一听到芒果布丁,刚才还在打滚的胡文财瞬间就乖巧的端坐在座位上,双手放在桌上。“我要两个!谢谢!”

纪唯有点点头,又看向景亭。景亭那双贼亮贼亮的大眼睛闪着光芒,纪唯有懂了。

“哇!当滑 嫩的布丁划过口腔里的每一个细胞,带着一丝丝芒果的酸甜。甜而不腻,回味无穷。唯有,难道这就是初恋的感觉!”胡文财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连带着看向景亭的目光里也充满了慈爱。

景亭浑身一颤,伸手把胡文财的脸给转了回去,自己专心地品味着这黄澄澄的小布丁。刚才还觉得已经吃到了八九分饱,但是一听到还有布丁作为甜点,还管什么肥不肥。果然纪唯有做甜品的手艺也是一绝,景亭是越来越钦佩自己看人用人的水平了,绝了!

纪唯有收拾完厨房出来,看着两个大男人四目相对,周围也是硝烟四起、刀光剑影。

景亭握着最后一个布丁,咬着牙说,“你已经吃了五个了!我才吃了三个,所以最后这个归我。”

胡文财也是个不畏强权的性格,按着景亭的手腕不松手,“你是影帝,要注意身材!我不用,所以我来牺牲!”

“胡——文——财,放手。”景亭眼里满是挑衅。

“我——不要!”胡文财仍是按定景亭的手腕不松。

纪唯有看着两个长不大的大男孩无奈地称着额头,走过去一把夺下了布丁,大大的咬了一口,细细品味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幸福的赞叹:“YAMI!我一个都没吃,所以这个归我。”

景亭和胡文财忧伤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厌恶地甩开对方的手。彼此都看对方不爽,就转过身去各自顾各自玩手机。

纪唯有看着相爱相杀的两个人,真是塑料花的兄弟情,因为一个布丁就碎了一地。

因为天气原因飞机晚点,等到景亭一行人落地之后,已经接近晚上八点。但是接机的粉丝依旧热情高涨,景亭被缠了好一会儿才脱身。略显疲惫的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纪唯有歪着脑袋看着景亭好像是睡着了,就把自己的手机屏幕稍微调暗了些,噼里啪啦地打着字。

纪唯有:他在我旁边睡着了:)

林易:哪个野男人?不是我!!!

纪唯有:……

林易:一枝红杏出墙来。小拳拳锤你胸口。想哭。

纪唯有:……

纪杉:这是个群。你们两去私聊好吗:)

纪唯有:亲爱的弟弟,你不好奇我说的是谁?@纪唯杉

纪杉:不是林易哥?

林易: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的确是我。

纪唯有:你良心不痛吗:)

纪唯有偷偷拍了一张景亭的侧颜照发到了群里。

景亭生的好,再渣的像素或者技术都很难把他拍丑。

纪杉:!!!

林易:???

纪唯有:是的,我现在是景亭的生活助理。

纪杉:姐,要是让爸妈知道你去做保姆了,你会死的很惨。

纪唯有:所以你要保密。嘘——

纪杉:姐,我吃醋了。

纪唯有:乖。摸头。姐姐总有一天要嫁人的。

纪杉:不是。我是不想我男神被你玷污。姐,帮我要张签名照吧。

纪唯有:……

林易:明显我睡着的样子更帅。(林易发了一张自己闭眼佯装休息的照片)

纪杉:……

纪唯有:呵呵。

林易:蓝瘦香菇。

纪唯有抱着手机吃吃的笑着,景亭侧身盯着她的笑容,心里有些烦躁,不知道这只又和谁聊得那么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