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把丈夫娘怀孕了|快穿集精手册

穿越架空 2019年12月21日

平南王只感到后背一凉,就倒了下去。

他们恰好要走到拐角处的一处店铺。

店铺外高挂的大红灯笼散发着橘光,与走在前面的王府下人手中灯光交融,把倒下来的平南王照得清清楚楚。

平南王妃看到了那支没入平南王后背的羽箭,以及蔓延开的鲜血。

她发出一声短促高昂的尖叫,随之软软倒了下去。

挑灯的王府下人大惊,立刻把灯笼一扔,扑到平南王夫妇面前大声疾呼起来。

跟随的护卫有的俯身查看平南王情况,也有的拔刀向外,警惕打量四周。

与此同时,不知从何处窜起一道黑影,直奔骆笙隐藏的方向而去。

对于平南王有暗卫相随,骆笙早有所料。

毕竟到了这样的地位,又是丧尽良心得来,哪有不怕死的。

射出那支羽箭之后,她立刻从树上跃下,拔腿便跑。

大树栽在临街的一处店铺后,跳下来就是一条长巷。

这条巷子,她也是熟悉的。

巷子是由一排临街店铺与一排民宅背向形成,没有门开在巷子里,不必担心突然有人推门而出,撞见这一幕。

一口气跑到巷子尽头,左前方就是一棵老树。

老树不知在此处生长了多少年,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骆笙从那棵树旁边掠过,手一扬把弓往树杈间一塞,那把专为平南王准备的弓就不见了。

树杈间有个树洞,是她事先探路时发现的。

从栖身暗杀的那棵树,到跳下来后要跑过的长巷,直到进入有间酒肆,路过的每一处她都仔细查看过。

这把弓绝不能带回酒肆。

藏在这里,即便被人发现也无妨。这么一把再寻常不过的弓,无人会怀疑到她身上。

可一旦在酒肆被人发现,那就难说了。

骆笙没有停留,脚下速度更快。

她身手或许不及追在后面的暗卫,但论对此处的熟悉,甩暗卫八条街也不夸张。

前方就是灯火通明的有间酒肆,平南王遇刺传来的动静已经使酒客走出酒肆,站在门口张望。

骆笙贴着墙角停了下来。

从此处到酒肆只隔着一条青石路,却全无遮挡。

迎面就是跑出来看热闹的酒客,身后则是追赶的暗卫。

停下来的骆笙却不是真正停下来,而是伸手推开一扇门,闪身而入顺势把门拴上。

这是一处普普通通的宅子,里面空无一人。

仿佛对此处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了然于心,骆笙直奔柴房。

柴房里杂乱堆着柴火,绕过去是许久不用的一口大米缸。

米缸里自然没有米。

骆笙揭开盖子跳了进去。

这处宅子的主人也是她。

她当时买下的不只那家脂粉铺,还有这个宅子。

平南王遇刺的动静传到酒肆这边时,后厨听到风声要滞后一些。

秀月走进酒窖,抱起一坛酒正准备出去,突然听到角落里有声响。

秀月站定,皱眉寻觅声音来源。

莫非酒窖有老鼠?

她抱着酒坛往那个方向走了数步,忽然发现墙根处的酒桶盖子正一点点移开。

秀月后退半步,双目瞪大。

因为太过紧张,嘴角不受控制抽动着。

好在这些年的磨难让她不似寻常女子那般夺门而逃,或是失声尖叫。

最初的惊恐之后,秀月反而上前一步,举起了酒坛。

她倒要看看是什么妖魔鬼怪。

到现在,秀月当然明白不是老鼠作祟。

酒盖被彻底揭开。

骆笙冲着正要把酒坛子砸下来的秀月低声道:“秀姑,是我!”

秀月高举着酒坛,看着从酒桶中跳出来的骆笙大惊失色:“姑娘——”

“嘘——”骆笙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边,阻止了秀月说下去。

站定后,她把酒桶重新整理好,飞快脱下一身黑衣,甚至连鞋子都脱下来,全都塞在秀月怀里。

“把这些拿去厨房烧掉,回头细说。”骆笙理了理鬓发衣衫,穿上先前脱下藏起的绣鞋,接过秀月手中酒坛大大方方向外走去。

平南王遇刺的动静已经传到这边来,她不能长久不出现。

而选择在秀月面前从酒桶中出来,是她有意为之。

她的身份,也该让秀月知道了。

只能说一切赶巧,恰好秀月在这个时候进了酒窖。

她揭开桶盖的一条缝隙看见秀月,干脆直接出来。

当然,除了秀月也不会再有旁人能进酒窖。从一开始她就交代过酒肆的人,酒窖只许秀月出入。

理由也很简单,酿酒重地,除了她就只能参与酿酒的秀月进去。

而那些卖给酒客的酒都是提前取出放在厨房,倘若不够,秀月再去酒窖取。

骆笙抱着酒坛从酒窖走出,见壮汉正站在院里往大堂张望,淡淡问道:“看什么呢?”

壮汉吓了一跳的样子:“东家,我没偷懒,豆子都快磨完了呢!”

“有客人闹事?”

“不是,好像是外头出事了。”

骆笙越过壮汉走进大堂,把酒坛随手往桌上一放,扫量着大堂。

大堂里已经空了,只剩一桌桌杯盘狼藉。

不,临窗那一桌还有一个人。

他一袭青衣,独自饮酒,仿佛丝毫不受外头动静的影响。

似是察觉到什么,男人忽然抬眸看过来。

与对方视线相撞的瞬间,骆笙心头一跳。

那双平静幽深的眸子,仿佛不动声色看透一切。

“外头是不是出事了?”骆笙面不改色走过去。

比沉得住气,她自信不输于人。

卫晗往门口处扫了一眼,平静道:“似乎是有歹人作乱。”

骆笙已经走到近前:“我也是听到动静出来的。王爷怎么不出去瞧瞧?”

卫晗放下酒杯,站起身来。

二人离得有些近,淡淡的酒香瞬间把骆笙包围。

骆笙没有因为过近的距离后退,而是疑惑望着他。

近在迟尺的男人笑了笑:“热闹不及酒肆的美酒佳肴吸引我。”

这个理由骆笙听不出是真,也听不出是假。

她不动声色看唇畔含笑的男人一眼,抬脚往外走去。

“骆姑娘。”身后响起男人的唤声。

低沉清澈。

骆笙停下,回眸看他。

“珠花歪了。”他抬手,从少女浓密如云的发间把唯一一朵珠花扶正。

骆笙平静看着他,心往下沉。

:。: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