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子爱上嫂-一手撕开肚兜

浪漫青春 2019年12月23日

原本湛蓝的海绵顿时浑浊不堪,在白衣女子跃入海中的刹那,似有什么庞然大物陡然被惊醒,湍急的海流造成巨大的吸力,一股股掀起的浪潮从水面喷薄而出,第一次看见如此骇人场面的源结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然而蹲坐在船头的白猫却忽然探出身子,似乎和海水中的什么东西对峙着。

不过才几丈深的海底,光线竟然连一点都不曾漏下来。漆黑的海水中,女子默默念了一个咒语抬起右手移到侧脸,一点光芒倏然从手心亮起,照亮了周围一丈左右的地方。那是苏璎平素戴着的玲珑耳坠,此刻被注入了法力,倒是充当起了夜明珠的作用。

果然……四周的海域一片死寂,只有成群的海藻在水中左摇右摆。借着手中的一点光亮,苏璎很快就看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在右侧的角落里,有一块地方陡的深深凹了进去。海中似乎是一种奇怪的地形,水流微弱的指尖滑过,竟然是倒灌着往海底留去。难怪水中似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牵扯着自己往海底游去。应该是有一个巨大的洞穴存在,远远的看着一点幽光忽然从暗中亮了起来。苏璎屏住呼吸,手中的珠光也渐渐熄灭了。

“拔剑,快割开你的手腕!”那只白猫竟然回过头来,语气严厉的呵斥道。

虽然早知道苏璎绝对不是普通人,然而看见一只白猫忽然开口说话,源结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正愣神,颐言已经跳了起来,锋利的指甲对着他的手背狠狠化了一道口子,两只爪子立刻托起源结的手放在船缘,殷红的血液滴滴滚落在水面,奇异的是鲜血并没有被海水稀释,反而沉得像是一颗血珠,一路往海底沉了下去。

“你是魏王的儿子,你的血可以把囚牛给吸引出来。不过……”颐言眯起眼睛,囚牛鉴赏音乐的能力极高,假如那个丫头失手,苏璎看走了眼,那么他们几个人……恐怕就都是送上门来的肥肉了!

“快走!”颐言肉呼呼的爪子拍在船舷上,似乎有某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这艘小船一路往海岸疾驰而去。

“我们就这样离开?那苏姑娘怎么办?”源结一张脸变得苍白,回头看九龙眼陡然蹿起的波动,这个时候,苏姑娘一个人在海底,真的没事么?

“呵。”翡翠般幽碧的眸子里闪过一缕讥诮的光芒,“你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囚牛被人吵醒,只怕会狂性大发,你不过是个凡人,难不成还能治住它?”

就在说话间,颐言已经催动法力,驱使船只的速度更快的离开这片海域。

浑浊的海水中,一点猩红的血液渐渐坠落,在水中犹如绸缎般飘忽不定,然而似是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操纵着,那缕血迹被湍急的水流一推一送,直达海底深处的巨大洞穴内。洞穴深处传来了低低的怒吼声,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被惊醒了,竟然带动水中的暗涌都开始混乱起来。

在断崖高处,略带腥味的海风凉爽而猛烈,吹得女子的长衣飒飒,然而手指在琴弦上来来回回,一颗心却始终安定不下来。

去了这么久,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镶着金边的乌云在天际翻涌而来,极目远眺,依稀能够看见有一艘小小的船只在海浪间飞速往岸边疾驰。在淇滨住了这么久,却从未见过延继海有过如此的狂风暴雨。那些风浪似乎是有意识的聚集着,一路紧紧的往那艘扁舟上紧追不舍,然而船上不知道有些什么东西,似乎操纵着这些风浪的力量也在忌讳踟蹰。

在海天交接的尽头,无穷无尽的海浪猛然蹿起,数丈高的白浪从远处汹涌澎湃的推过来,在海浪之中,依稀看见一团巨大而模糊的影子在海水中翻滚着。远远看着,竟然藏着一条巨大的龙操纵着浪潮奔袭而来,似是要将人卷入深不可测的深渊中去。

绯眠倒抽了一口冷气,然而很快的就镇定了下来,苏璎说过,假如看见了囚牛,就说明自己已经潜入了海底深处。囚牛喜好音律,如果自己能够用音乐稳住囚牛,那么苏姐姐就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滔天的巨浪奔涌而来,在临近断崖的时候竟然还掀起了十几丈高的巨浪,那团滔天的白浪里,分明有一头狰狞古怪的巨兽,身形似龙,浑身遍布金色的碗口大的鳞片,神色狰狞,然而四肢粗壮,头上还长着水牛一般粗壮的弯曲牛角。仿佛凌空升起的一面波动水墙,囚牛巨大的身躯迤逦庞大。那样绮丽梦幻般的景色,竟然让断崖上独坐的绯眠心头一窒。

“源结……源结!”海浪奔涌席卷,然而极目远眺,却始终不曾看见那个蓝衣的少年仗剑而来。绯眠似乎慌了神,漫天风雨之中,她看着眼前的海怪竟然丝毫不觉得恐惧,而是……这样的滔天巨浪中,那一行人,真的能顺利逃脱么?

然而似是感觉到了某种气息,海浪之中的怪物竟然循声而来,在断崖之外灯笼般的狰狞双眼直直的盯着绯眠。

“快!”蓦地,一只白猫忽然从山崖后跳了出来,颐言看着水中不善的面孔,厉声催促道!

琴音乍响,漫天风雨在空中呼啸,然而那样清凌凌的琴声破空而来,竟似有无穷哀思在风雨之中弥散开来。原本暴怒的囚牛渐渐安静下来,海水轰鸣之声渐止,只剩下素衣女子手指轻拢慢捻,乐声似是在此刻传出千百里之外。

“真是……”就连一向苛责的颐言都忍不住叹息起来,“鬼神之音,恐怕也不过如此。”

“佛祖座前八部天龙众,有乾达婆紧那罗为帝释奏乐,佛音梵唱,纵然包罗宇宙三千幻想,天地至理,此刻恐怕也不及有情众生,痴恨哀缠。”冷冷的,白衣的女子突然在空中显出了身形,然而一头长发却湿漉漉的,露出平日难得一见的狼狈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