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经常睡我跟我妈 夫妻69蝴蝶交换俱乐部

总裁甜文 2019年12月24日

“溪年--”

委委屈屈的声音,杜如云甚至还伸出指头想要捏一下程溪年。哪里晓得,程溪年直接调头离开,连句话都没有说。

程溪年从后面用着顾绵绵离开,霸道的挡住别人想要窥视他老婆的视线。顾绵绵却是一脸微笑的看了一眼杜如云,这才被程溪年带离。

看着远走的两人只剩下背影,杜如云双眼好像淬了毒一样盯着顾绵绵的背影。

贱人!

一个个的全部都是贱人,全部都是阻止她走向人生巅峰的拦路虎,总有一天,这些人会全部成为她的踏脚石。

顾绵绵,你给我等着!

杜如云一脸寒意,匆匆离开宴会场地,晓晓好不容易挣脱包围圈,远远的盯着杜如云。这一看没人了,赶紧吃上两口东西,随着杜如云的身影跟过去。

不是原来的地方,这个地方很是容易暴露,难道他们抱着那种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的这种想法吗?

晓晓暗自点头,说实话,如果是她,也未必能想到是这里。

晓晓正紧紧的跟着,突然间停下脚步,贴墙站立。刚刚站定,一个冰冷的速度极快的物体擦着她的脸颊飞过去落入前面的地毯里。

这是……

晓晓的眼睛眯了起来,如果顾绵绵在这里看到晓晓的模样,便会知道这是危险来临时晓晓的状态。

微微眯着眼睛,晓晓慢慢蹲下身子,贴着地板匍匐前行,同时在心里暗自庆幸那个傻瓜没有跟上来。脸颊上传来热辣辣的同意,晓晓知道肯定破皮了,在心里将杜如云的危险等级提上一个度。

顾绵绵说的很对,越是看起来弱小的女人越是能轻易让人难忽略她的危险性。

这个杜如云究竟什么来路,居然能够请来这种级别的人?正在匍匐前行的晓晓突然间感觉背后一冷,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身体僵硬的不停使唤,甚至不敢回头看。

危险!

来不及逃跑,晓晓面前一只蒲扇大的首长捂着晓晓的嘴,晓晓瞪大眼睛,被人悄无声息的带走了。

第一个发现晓晓不见的是刘明宇,一开始只以为晓晓去了洗手间,于是刘明宇一只耐心等着。可是,晓晓始终不出现,还联系不上。刘明宇想到晓晓今天的举动,顿时知道出事了。

“该死的!”刘明宇暗骂一声,匆匆去找自己的朋友帮忙。

这个时候的顾绵绵并不知道晓晓联系不上的事情,刚刚被程溪年带着将这里的人给全部认了一遍,累的不行。揉着腰,顾绵绵让程溪年拿杯果汁过来。

早已化身妻奴的程溪年自然是最近的地方拿饮料,在程溪年离开的时候,刚好一个高挑的女侍者经过。手上端了一杯饮料,笑着说:“这是程先生给您拿的。”

这么快?

顾绵绵狐疑的问:“他人呢?”

侍者一脸微笑:“程先生正在跟人聊天。”

顾绵绵点头,冲着侍者微笑一下,拿下饮料,心想有可能是合作商也说不一定。

缓缓的喝了一口饮料,微凉的触感让顾绵绵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这味道…还是程溪年懂她。

高挑的女侍者看到顾绵绵喝下一口饮料,眼睛里飞快闪过一道亮光,转身离开。

看着宴会厅里如此多的人,顾绵绵拿着饮料去了阳台上。绊着夜风,顾绵绵一口一口喝着饮料,一杯饮料下肚,顾绵绵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好困啊!

好想睡觉,可是不能睡。

顾绵绵拍拍额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可还是不行。无奈的顾绵绵只得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

唔,好痛!

疼痛让顾绵绵清醒了很多,抬脚回了宴会厅,还未坐下,就被齐青瑜看出问题。趁着众人没有注意,齐青瑜悄悄的问:“绵绵,你是不是太累了 ?”

顾绵绵眼泪汪汪的点头,为了保持清醒,还咬了自己一口呢!

当然,顾绵绵没有将这些告诉齐青瑜,只是不好意思的回答:“一点点而已。”

“你这孩子!”齐青瑜点点顾绵绵脑袋,说:“你先回去休息一下,现在时间还早着呢,你先睡一会儿。”

“可是……”

顾绵绵有些不好意思,这里还有这么多客人呢,她怎么好意思让婆婆一个人招待?

“没事!”齐青瑜一挥手,这算什么事?这里的人难道还能比她的孙子/孙女更重要?

齐青瑜让人带着顾绵绵离开,顾绵绵一路上强撑着睁眼,到了休息的房间,躺下就睡着了。

跟着顾绵绵的人摇摇头,给顾绵绵盖了被子,锁好门离开。

宴会厅里,程溪年端着饮料却到处找不到顾绵绵,正在着急的时候被母亲告知顾绵绵由于太累回去休息了。

“你这孩子,都不知道看着点绵绵,眼睛都睁不开了,你在哪里呢?”齐青瑜不停的数落着自己的儿子。

程溪年也很委屈呀,他在给顾绵绵拿饮料呢,而且累是累了点,但是如果困的话,为什么绵绵没有说呢?

何况,程溪年记得顾绵绵之前睡了一觉,不应该犯困的。

“绵绵在宴会开始之前就睡了一觉,怎么会困?”程溪年觉得有点奇怪。

齐青瑜白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怎么会不困?孕妇这个时候很特殊,犯困什么的说来就来,脾气也是,你要多注意。”

“那我送饮料过去,绵绵想喝。”程溪年也是没有经验,被母亲说了之后,忍不住有些担心,借着送饮料的理由去看看顾绵绵。

“不用了,她喝过了。”再次瞪了一眼程溪年,就知道拿饮料。

说道饮料,齐青瑜微微蹙眉,绵绵好像之前也是喝了饮料才开始犯困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溪年,我问你,你之前给绵绵拿了什么饮料?”齐青瑜并不是太担心 ,问出来也只是问问而已。

哪里知道,齐青瑜这么一问,程溪年的脸色不对劲了。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一看儿子的神色不对劲,齐青瑜意识到这事有蹊跷。

齐青瑜担心顾绵绵,想要跟上去去看看,但是作为程家的一份子,她暂时的走不开。而且,很快就无法抽身了。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