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少爷不要折磨奴婢了 高h文太粗不要了书包网

浪漫青春 2019年12月25日

陆行推开KTV的门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翔子看见他,推了推身边的杜若希,使了个颜色。

杜若希往旁边挪坐,对陆行招招手:“阿行,坐这。”

今天杜若希穿了条红色的连衣裙,头发烫了个券,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带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陆行这次没有拂她的好意,坐了过去。

身旁的人看见,‘哇哦’,起哄声在包间瞬间响起。

杜若希的脸瞬间火烧,翔子在点歌机的屏幕上点了两下,然后将话筒塞给杜若希,又看着随意瘫坐在沙发上的陆行:“阿行和小来一首啊。”

陆行弓着身子向前,捞过桌上的酒倒了一杯:“唱什么?不会。”

“老歌,你肯定听过,《告白气球》。”

翔子手上的话筒朝她他伸了伸,杜若希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陆行放下手上的酒,接过话筒,很快房间里响起了前奏。

陆行带着乏意的看了眼屏幕,然后伸手拿酒的时候,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了个熟悉的侧脸。

屏幕上属于男生唱的歌词已经划过,屋里却没有响起那道男声,翔子喊了句:“阿行,发什么呆呢!”

陆行把话筒放在茶几上:“不会唱。”

然后迈着大步走出了包厢,站在门口看了看,走廊已经没有人了。

难道看错了?

走到洗了个手,从兜里掏出烟,叼在嘴里,没有发现打火机,刚想把嘴里的烟拿下来的时候。

‘喀哒’一声,面前出现了火,陆行叼着烟凑到火苗前,然后深深吐出一口烟雾:“你怎么也出来了。”

高曹阳给自己也点燃一根烟:“出来看看你呗,这么不给翔子和小希面子。”

“没有不给面子,确实不会唱。”

高曹阳乐了:“你骗谁呢?”然后吸了口烟:“那首歌你会不会唱,我会不知道。”

看陆行沉默,又问:“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陆行身子往后一靠,单脚搭靠在墙上,低头思索了下:“没有。”

陆行看起来沉着冷静,毫无异样,但抽烟的手一直没有放下,一口接着一口。

高曹阳端详了两眼,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兴味:“兄弟,你有事瞒着我啊。”

陆行把烟掐灭,不动声色的说:“走吧”

墙上的脚刚碰到地面,脚步一顿,高曹阳跟着看过去,就要往前冲,陆行眼疾手快的拦住他:“别一个人冲,去叫翔子他们。”

高曹阳狠淬一声:“徐强这孙子,今天弄不死他,我去看他进了哪个包厢。”

陆行回到包厢没多久,高曹阳的微信随之而来,他叫过翔子,翔子跟房间里的人说了一声,一群人随之站了起来。

杜若希看着房间里瞬间站起的人,疑惑道:“怎么了。”

翔子按住她的肩膀:“你在房间里呆着,哥哥们去去就来。”

杜若希不解,但看他们脸色不善,不由担心道:“你们别惹事啊。”

翔子嬉皮笑脸:“肯定不惹事。”

他们在KTV外逮住徐强的时候,他已经喝的有些懵,手被翔子抓住的时候,用力往后一轮:“哪个不长眼的动老子。”

翔子听见这个话,揪住徐强的衣领往地上狠狠一摔,紧接着就是一拳上去。

徐强倒在地上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才挣扎的爬起来,看着四周围着的人,手背用力擦过嘴角。

陆行站在人群中央,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上次我说什么来着。”

徐强目光阴寒:“这次算我倒霉,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你变。”

陆行看着逞强的徐强,想起上次在巷子里他们的冷嘲热讽,怒气渐渐被点燃,脸色瞬间转黑,拎起他的领口:“你好像一点都不怕?”

徐强讪笑:“我怕什么,怕上次被打得跟条狗一样的你吗?”

陆行眼中的戾气越来越深,周身气场骤寒,身旁的高曹阳看不过去了,冲上去就是一脚:“我/操/你/妈/的狗嘴吐不出象牙。”

徐强半撑的上身被踹到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头慢慢扭过来:“怎么我说的不是吗?陆行你跟我根本不是一类人!所以你弄不死我的!”

陆行冷眼看着地上的徐强,感觉理智一点点被撕碎,红着眼蹲下,掐住徐强的脖子,语气阴森:“是吗?”

双手慢慢用力,徐强的脸慢慢胀得通红,破碎的话语从他口中蹦出:“就是这样,你有种就掐死我。”

一旁的高曹阳见着有些不对,脚步往前,想要出声,却被翔子拦住,对他摇了摇头,轻声道:“让阿行给他个教训。”

“阿简,你看什么呢?回去了!”远处随风传来一句女声。

陆然蓦然抬头,看见的是周简站在不远处,漆黑的眼睛盯着他们,不知道看了多久,听到声音后回头,扬声答了句:“就过来了。”

陆行掐着徐强的手顿然松开,徐强半瘫在地上,开始剧烈的咳嗽。

他看着周简转身离去的背影,心猛然一惊,好像有什么不太一样了。

他朝地上的徐强冷声说了句:“这次就算了,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

周简是被说好一个月不见的苏洁强行唤到KTV的,没坐多久她就觉得头昏脑胀,想到明天还要早起,起身告辞。

苏洁见她兴致不高,便说送她回家,苏洁去开车,周简站在门口,外面的情形全部落进他的眼里。

她突然觉得陆行好像没把她之前说过的任何一句话放在心上。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情有可原,有人会将仅几面之缘的人的说教放在心上呢。

她走到苏洁的车前,没有开门:“我自己回去吧,你别送了,进去跟她们去玩吧!”

苏洁看了眼她的神色:“你怎么突然心情不好了,没事吧。”

周简摇摇头:“没事的,就想一个人走会。”

苏洁从车里出来,担忧的看着她:“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到家给我电话。”

深夜时分,头顶漆黑的天空中有几颗寒星闪烁期间。

10月S城的夜晚,已经有了阵阵凉意,周简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夜里凉风一吹,汗毛竖起,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陆行跟在她身后跟了一路,快到家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追上她:“我...”

刚说了一个字又好像不知道道剩下的话如何说出口。

周简停下脚步:“陆行,你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不是吗?”

抬眼看了眼陆行,又道:“不是让你以德报怨,可你根本想过如果你真的控制不住会有什么后果。”

陆行唇线崩得笔直,视线移到别处,缄默不语。

“你应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而不是这样漫无目的的得过且过。”

见陆行一直不答话,周简也不愿多费口舌,身后吹来一阵夜风,周简觉得有些寒意,快步走开。

陆行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从没有人对他说过这些,所以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小区高楼的窗户透点点光亮,四周的昏暗让这零散的灯光看起来有些温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