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给狗玩/玉米地曰村花

纯爱言情 2019年12月26日

季如琛把狗粮抱在怀里,欲要离开,吓得金豆儿赶紧跑了过来,围着他的裤脚转悠。

“哎呦,你今天咋不咬了?”季如琛冷哼一声“你看看你之前可不是嘚瑟的很,现在怎么这么胆小了,真是说不过去了哦。”

金豆儿委屈的低着头,它也不想这样,是它主人让它这么做的。

“你道不道歉?”

“汪汪汪……”

“哦,看你是真的愧疚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不过我说你以后还是乖一点哈,要不然你家老婆真的不要你了,我说的对吗,胡椒粉?”

“汪汪汪……”胡椒粉兴奋的应了一声,那乖巧的模样可把季如琛高兴坏了,他嘚瑟的冲金豆儿扬了扬眉头。

金豆儿萎靡的瘫倒在地上,对胡椒粉委屈的吼了一声,它对胡椒粉的偏爱很不满,自打季如琛过来后,胡椒粉越来越喜欢粘着他,都不愿意和它在院子里玩了。

季如琛看着金豆儿和胡椒粉的互动,他快要笑出来,这一看,金豆儿可不就是妻管严吗,啧啧,他可不会像金豆儿这么可怜的。

于是,季如琛冲金豆儿说道“你说你咋就这么倒霉呢,遇上我,你老婆都不要你了,哼,看你下次还帮不帮那个女人教训我了,你看看现在的样子,知道得罪我的后果了吧。”季如琛嘚瑟的模样让金豆儿更加愤怒了,可无可奈何。

“胡椒粉,你多吃一点,你看你这么漂亮,要吃的更多,别像你老公长得这么丑。”季如琛转过头,对胡椒粉那叫一个温柔。

“汪汪汪……”胡椒粉开心的摇着尾巴,那龇牙咧嘴的开心模样被金豆儿看的清清楚楚的,曾几何时,胡椒粉在它的面前也是笑的如此开心,都怪这个男人。

回过头,又看到金豆儿恶狠狠的瞪着他,他噗嗤笑出声“你还真的记恨我啊,可是你记恨我又有什么用啊,你还不如多想想,你接下来该怎么办,唉,你看看你都不会哄老婆。”

然而季如琛不知道的是程曦在门口把他和这三只宠物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她满脸黑线的朝着季如琛的方向走过来,她来到她的面前,杀他个措手不及“你现在还和金豆儿嘚瑟上了,我看你还不如一条狗!”

“我本来就不如一条狗啊。”季如琛反应过来,睁着大大的眼睛,故作可爱道“我和金豆儿可不是一个品种,我怎么可能如它呢,你看它会捕捉老鼠,还会和外面的狗打架,而且还有老婆,我呢,我可是单身啊。”

“你,你……”

“什么你你……”季如琛嘚瑟的笑着“我喂好了,我要去干活了,我看看小张有没有过来。”

刚说曹操曹操就到,看到小张顶着一张臭脸走了过来,把他们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程曦率先问道,这灰土灰脸的。

小张阴郁的看着程曦,一瞬间“大雨磅礴”,一个男人竟然当真他们两个人的面哭了起来,那叫一个凄惨,从来没有见过小张这样的他们完全手足无措起来了。

“你,你没事吧?”程曦惊恐的问了一句。

“呜呜呜……”小张又开始大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两条狗一只猫听着小张哭了半个小时,好在小张哭的时间到了,他睁着那双红通通的眼睛,委屈的对程曦大喊“我老婆不要我了!”

“啥?不要你了,怎么可能,你们还有小多啊。”程曦见过小张的妻子,那是一个无比贤良淑德的人,该不会是小张做错了事吧?

“我没有骗你,我今天早上起来,看到桌子上有一条纸条上面写着我带着小多回家了,你不要来找我。”

“啊?你们到底发生啥了啊?”程曦震惊的看向小张,她还是不敢相信小张的妻子真的带着孩子走了。

小张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抱着腿,又开始放声哭了起来。

季如琛总算是听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很难相信,一个男人竟然会像一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

“别哭了!”季如琛不耐烦的说道,可小张还是继续埋头痛哭。

“真的别再哭了,你哭有个屁用啊,还不如冷静下来想想办法。”季如琛大声呵斥道“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你的错,如果是你的错,那可怪不了谁,你想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该怎么解决?”

或许是因为季如琛气势过于强大,他打了一个哭嗝,他委屈巴巴的望着季如琛。

“你快说说到底怎么了,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了?”

“我,我就是这段时间比较忙碌。”

“忙碌?你能有多忙?你在宠物店又没有耽误太多时间!”季如琛冷眼一扫“你快说实话!”

“我说的是实话啊,我真的很忙碌,我现在不仅在宠物店工作,晚上还去酒吧当保安,唉,我想多挣点钱给老婆孩子花啊,我知道没钱不能要孩子,可我和小美做好措施还是有了孩子,我总不可能让小美打掉孩子吧,唉,有了孩子后,我要加倍挣钱,要不然他喝什么啊吃什么啊,还有小美生日要到了,我想给她买一套口红,我……”

小张对小美十分愧疚,他因为忙碌,很少和小美说话,是他的错。

季如琛和程曦听完后,两个人对视一眼,这时,程曦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拿了一张卡递给小张,说道“这里面有五万块,就当我借给你的吧,你快去把小美找回来吧,不管怎么说,你不仅仅是我这里的员工,也是我的好朋友。”小张在宠物店做了很久了,她把小张是当朋友看待的。

“老板……”小张的眼泪又快要流出来了,被季如琛一瞪,又收了回去。

季如琛严肃的说道“你再忙也不应该不陪你老婆,而且你打两份工作应该告诉你老婆,别跟我说什么怕她心疼,你想想,如果你是你老婆,你现在什么感受,别让我看不起你,小张。”

身为一个男人,应该有一个男人的样子,而不是如此窝囊的活着。

“我看你是学IT的,你怎么来宠物店了?”季如琛想起那天看到小张的简历,他疑惑的问道。

相比于在宠物店工作,做IT人才更挣钱。

小张脸色一黑“没什么。”

“别支支吾吾了,有什么就说,我可以给你找一份工作,比你打两份工资高。”季如琛看不惯小张扭扭捏捏的样子。

“不,我……”小张看了看季如琛旁边的程曦,他的确想过离开宠物店去找别的工作,也想过巴结季如琛帮他找工作,可真到这一天,他却觉得害怕。

“说吧,小张,季如琛说的没错,你现在需要一份工资更高的工作养家,你不必觉得亏欠我,现在季如琛在这里工作,我人手够了。”程曦认真的说道。

既然如此,小张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其实,我在学校算得上专业学的很好的,本来毕业之前就被季氏集团签走了,可在那里干了一个月,我就因为被犯错离开了,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搞不明白我做错什么了,他们说我盗窃公司机密,天知道我盗窃了什么了,我就被推出去了。”小张不知是因为讽刺还是因为无奈才微微笑着。

季如琛听到这个,他不由错愕,这个小张竟然在季氏集团工作过,他点点头“你是被人陷害的,你知道你是被谁陷害的吗?”

“嗯,我知道,是我的主管,他做错了事儿,当时我们几个同事和他一起吃饭,他单独喊我出来,我那时喝大了,主管之前对我一直很好,他说他有一件事求我让我帮帮他,说是有一份设计让我接手,我想这可是好机会,能在公司立功,我能得不少奖金啊,然后没想到这是主管给我下的圈套,唉,不提了,反正自那之后,我就离开季氏集团,我还记得主管临走前说的那句话,我没有坐牢,是因为他施舍我的。”

季如琛听完事情经过,他觉得问题越来越严重了,要说出现这档子事就算了,可是闫利军都能被招进来,这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的父亲知道吗?

怀着忧虑,季如琛问道“我相信你不会做坏事,你现在有证据证明你的主管陷害你吗?”

小张抬起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让季如琛觉得更加奇怪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点看不懂你。”季如琛皱着眉头问道。

“我的确有证据,可是告诉你们又有什么用,我现在已经回不到过去了。”小张无奈的摇摇头。

“我记得季氏集团很注重这些,你把证据交给秘书长,她会受理的。”季如琛知道秘书长向来是一个对待工作很认真的女性,她最不喜欢看到公司里发生这种事情了。

小张无力的摇摇头,如果能这么做,他早就做了,他现在根本进不了季氏集团的大门。

“不行的,我之前并不知道秘书长,后来找到证据想交给秘书长,可我现在已经不能进季氏集团的大门了。”

“你把证据给我吧,我帮你。”季如琛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季氏集团没有想象中的稳定。

“你帮我?”小张惊讶的挑了挑眉。

季如琛点点头“是的,我姓季,季如琛,你知道我是谁吗?”一瞬间,季如琛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小张和程曦错愕的瞪大了眼睛,难不成季如琛和季氏集团有关?

“等等,你姓季,季如琛……”程曦用力的回想有没有这个人物。

“嗯,我是总裁儿子。”季如琛十分平静的说出了这个事实,他看向小张,说道“你把证据给我,我会交给秘书长,洗刷你的冤情,然后你再回本公司上班,很抱歉。”季如琛向来是一个冷傲的人,可面对小张所经历的事情,他觉得很抱歉,在他家的公司能出现这种事情,简直令他难堪到了极点。

小张像是在天上飘荡似的,他不敢相信站在他面前的人竟然是季氏集团总裁的儿子,季生明,季如琛。

“我,我……”内心的狂喜让小张都说不出话来。

“嗯,给我吧,我现在联系管家。”季如琛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而小张直点头“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去拿给你。”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留下季如琛和程曦两个人两两相望。

金豆儿见情况不对劲,和胡椒粉离开后院,而早已不见了,看来它是一个不喜欢八卦的小猫儿。

“你,你真的是季氏集团总裁的儿子?”程曦再三问道。

“嗯,我没有欺骗你。”季如琛淡淡的说道。

“可是,可是你联系秘书长,你会不会?”程曦担忧的看了季如琛一眼。

季如琛无所谓的耸耸肩,他笑了笑,说道“你也太小瞧我了,对于我来说,这是小菜一碟,不会惊动我爸。”

“哦,那就好。”程曦拍了拍胸脯,不知为何,一听到季如琛要和家里人联系,他就心慌慌,就好像下一瞬间,季如琛就消失不见了。

季如琛饶有兴致的瞅着程曦,他打趣道“你该不会不想我离开吧?想想我在这里给你创收多少业绩啊,你肯定舍不得我这个招财猫。”

越听季如琛说下去,越觉得这个人大多时候太过不正经,所以她准备不理睬季如琛,谁知道接下来他还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哎呦,你要去哪儿啊?”季如琛看到程曦毫不犹豫的往前走,根本不理睬他,他急得问道。

然而程曦根本不打算回应他,这让他有些难过。

“算了算了,我不和你这个小妮子计较了,我还要打电话给管家。”说着,从怀里掏出手机给方管家打了一个电话。

而在季家的方管家正在派人给花园浇水,听到特殊铃声,他知道这是小少爷打电话给他了,于是,他迅速布置好任务,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接听手机。

“小少爷。”方管家满脸笑容的喊了一声。

“嗯,是我,方管家,我现在得让你帮我办一件事。”季如琛没有废话,直接点明主题。

“什么事儿?”

“你知道IT部主管魏不了吗?”

“魏不了,我想想,哦,对了,前些日子,您的父亲还和他吃了一顿饭。”方管家仔细想想,想起这件事。

季如琛心冷了下来,能被父亲叫去吃饭的绝非等闲之辈,难道父亲要重视这种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