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你的一条缝 污到不行的文字

浪漫青春 2019年12月26日

开车的司机缩了缩脖子,他见过林瑶瑶几次,一直觉得她温温和和,没有攻击性。

没想到她生起气来这么吓人,不过他从没见过哪个女人敢这么跟庄总说话,心里有点为她担忧。

哪知他们冷酷的庄总沉默了一会儿,居然老实回答:“胃痛。”

不光是司机愣了,林瑶瑶也愣了,她还以为庄怀森会死活不肯说呢,不过管不了那么多,她又继续问:“带药了吗?”

“带了。”说完庄怀森从衣服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透明袋,里面装了几粒白色的药丸。

林瑶瑶看着药丸,问:“现在能吃吗?有没有什么要求?”

“饭后吃。”

“也对,西药几乎都是放在饭后吃,那你忍忍,等我们到了宴会,你吃点东西,我再给你找水吃药。

“嗯。”他似乎变得异常好说话,林瑶瑶对他这个反应很满意。

庄怀森看了她一眼,有人关心的感觉很好,他心口一暖,胃好像就没那么疼了

到了宴会,校长和几个领导早就坐在包厢等候,看见他们进来,热情的邀请他们坐下,几番言语上的客气,众人开始坐下吃饭。

林瑶瑶招了招手,让服务员给庄怀森盛一碗粥过来,监督庄怀森喝了粥,她又找服务员要了一杯清水,让庄怀森把药吃了。

庄怀森一直很顺从,连一个反抗的眼神都没有。

校长和几位领导看见了林瑶瑶的小动作,笑笑当没看见,他们早就看出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关于热水器,他们也隐约猜到,庄怀森是为了林瑶瑶而捐。

对于学校有这么一个能牵动庄怀森情绪的学生,他们觉得仿佛捡到了宝,话说得差不多,校长开始带头给庄怀森敬酒。

眼看庄怀森端起酒杯,林瑶瑶的理智告诉她,如果她现在说话,不太合适,所以她一忍再忍。

当看到庄怀森真的要喝酒,而且还是酒精度数相当高的白酒时,她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吓了校长和其他领导一跳。

林瑶瑶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接过庄怀森的白酒说:“校长,各位领导,庄总他有胃病,你们刚刚也看见了,他才吃完药,不适合喝酒,我代他喝怎么样?”

庄怀森的眼眸闪了闪,没说话。

突然被一个小丫头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打断,校长和几位领导的脸色都不太好。

但看见庄怀森嘴角浮现的一丝笑意,校长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既然林同学自告奋勇,那就喝了这杯吧。”

林瑶瑶又笑,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她也说了几句客气话,一干而净。

有一就有二,校长和几位领导见林瑶瑶能喝,不再把火力集中在庄怀森身上,反而转头开始灌林瑶瑶。

林瑶瑶以前并非滴酒未沾的人,一直有一点酒量,可是也经不起轮番轰炸,几巡下来,已经到了极限。

眼看庄怀森嘴角的笑容缓缓消失,校长制止了几位还想灌酒的领导。

庄怀森对这个校长很满意,因为他很会察言观色,也很会做人,难怪短短几年就爬上了校长的位置。

“校长,多谢款待,瑶瑶喝多了,我先带她回去。”庄怀森跟校长说了一声,抱起林瑶瑶就走。

临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说:“我不会喝酒,瑶瑶也不会,希望校长和各位领导下次能够记住。”

这句话让校长和几位领导脸色一变,或许刚刚,他们真的不该这样去灌一个小女生,况且那还是庄怀森喜欢的女人。

庄怀森把林瑶瑶轻轻放在后座,林瑶瑶早就不省人事,他叹了一口气,也坐进去,把她软绵绵的身体固定在自己的怀里。

司机把车开得很稳,转眼到了黎家别墅。

庄怀森把她抱回去,给她脱了鞋,也不嫌弃她一身酒气,直接放到了自己床上。

林瑶瑶喝醉之后很安静,脸色看起来很正常,不像大部分人喝醉了脸色会变得潮红,还会说胡话。

庄怀森双臂撑在她身体两边,低下头静静的看着她,闻到她呼吸里带着酒香。

今晚她为他挡酒,小小的震撼了他,也感动了他那颗一直以来如铁石一般的心脏。

也许对别人来说,这只是一件小事,可是对于庄怀森来说,高处不胜寒的他早就忘了被人呵护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所有人都觉得庄怀森坚不可摧,不需要任何人关心。

但大家都忘了,即使他再强大,他也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她对他本身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诱惑,此刻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朝她落下一吻。

她的唇很软很甜,庄怀森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轰然倒塌,他想要索取更多,于是他加深了这个吻。

林瑶瑶嘤咛一声,却没有醒。

庄怀森仿佛被她的声音刺激,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身体也很热,下面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他从她的唇上慢慢滑落,到她的脖颈,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衣扣。

她的锁骨很深很性感,肌肤白嫩晶莹,不大不小的胸部露出好看的半圆,另一半包裹在少女系的内衣里,简直是一个尤物!

庄怀森欣赏了很久,眼眸越发深沉,就在他准备解开她的内衣时,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不是他的手机铃声,而是林瑶瑶的。

他不想管,但对方却很固执的一直打,他无奈,只好过去拿起她的手机。

来电显示——顾南旬。

身体刚刚被激起的热度瞬间退去,庄怀森的脸色变得十分冰冷,他按了接听键。

那边传来顾南旬温柔的声音:“瑶瑶,明天你们社长出院,邀请我过去,说想把医药费还给我,你要一起去接她出院吗?”

“她不去。”庄怀森直接帮她拒绝。

顾南旬温柔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十分凌厉,他问:“你是谁?瑶瑶呢?”

“她喝多了,在我床上。”庄怀森似笑非笑,故意说得旖旎。

“你是庄先生。”用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顾南旬一下子就猜中了他的身份。

庄怀森并不意外:“顾先生,既然你知道是我,也该知道我和瑶瑶的关系,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她。”

“你们什么关系?”顾南旬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话。

庄怀森反问“她都在我床上了,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庄怀森,你最好不要碰她。”顾南旬的声音变得十分冰冷。

“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权利命令我?”庄怀森故意轻笑,丝毫不让顾南旬在言语上占到半分便宜。

顾南旬沉默了一瞬,又说:“瑶瑶如果清醒,不会让你接她的电话,她是不是喝多了?”

没想到他生气了思路还这么清醒,庄怀森倒是很欣赏,不过他还是残忍的说:“没错,她的确喝醉了,但却是为我挡酒。”

“呵……”顾南旬笑了一声说:“庄先生,她不过是为你挡个酒而已,就算今晚要喝酒的人是我,她也会为我挡。”

庄怀森虽然心有怒气,却不去钻顾南旬给他设的圈套,只是说:“我没时间跟顾先生闲扯,瑶瑶一身酒气,我先去帮她洗澡。”

说完,他准备挂电话,听见对面顾南旬咆哮:“庄怀森,我说了让你不要碰她!!”

庄怀森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直接挂断。

顾南旬听见嘟嘟嘟的声音,看了一眼手机,狠狠的砸向地面,砰的一声,手机瞬间四分五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