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面这小嘴巴饿了,包弱惜和郭啸天

耽美小说 2019年12月29日

云黛愁云惨淡,翠翠的日子也不大好过。

大家毕竟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别以为她们做丫鬟的就没烦恼了。

要是这回云黛也失宠了,换了好几个主子的翠翠铁定就得背上了一个克主的名声。

以后搞不好就得负责去倒夜香了,毕竟秽物才能压一压克主的邪气。

翠翠被自己脑补的画面给吓到了。

她不想倒夜香,她想继续做个伺候姨娘的体面丫鬟,而且云黛还不会骂她,又乖又省心,这样的主子上哪里去找?

“姨娘别担心,咱们想东想西,还不如花心思去讨好家主。”感受到了危机压迫的翠翠忽然就燃起了斗志。

云黛像只懒洋洋的小花猫,趴在窗子下,花窗的影子映在她身上,叫她仿佛长出了阴影似的,也没什么力气道:“可我也不会呀。”

她是个满身土味的乡下人,能想到的就是吃饱穿暖,可这都是家主不缺的东西。

他平日里面带微笑,但谁不知晓他是个冷心冷肺的人。

他若有那么好讨好,怕是那些姨娘们也不会这样谨慎地远着他了。

“要不……奴婢替您去打听一下家主喜欢什么?”翠翠试探道。

云黛扫了她一眼,觉得这样也行。

“要不要我拿些银子给你?”

只是她的存银也不多了,还余下的都是要给婶婶的呢。

翠翠一脸凝重道:“家主身边的人岂是钱财能买通的。”

“那你怎么打听?”云黛疑惑道。

翠翠扶了扶头发一脸自信道:“奴婢可比姨娘在这府里时日要长久,奴婢有自己的法子,必然会替姨娘打听到的。”

云黛仿佛又看到了一丝希望,心里头又逐渐生出了与命运抗衡的动力。

翠翠也不是个耽搁事情的人。

她说去打听,二话不说就去了。

叶清隽在书房里,丫鬟们轻手轻脚,也不发出大的声音,唯恐惹得家主不快。

翠翠四下搜寻了一圈,在某个柱子后面找到了青衣。

翠翠手指梳着自己一缕长发,和他套了几句近乎,见他始终冷沉着脸不理会自己,却仍笑着问道:“你知道家主喜欢什么吗,你与我说说这个该没什么干系的,毕竟知晓了家主喜欢什么咱们才能更好的伺候他,你说是不是?”

青衣冷冷地看着她。

翠翠觉得这人也实在是油盐不进,硬着头皮又道:“我在这府里这么些年,也知道你在主子身边最是特殊的了,别人知道的多半都是假的,你知道的肯定比别人的要靠谱些,你能不能与我说说。”

翠翠心道他再不说,她就使个美人计,叫他知道她的厉害。

青衣受了她半天的聒噪,不耐地抬手往庭院大门的方向指了指道:“走。”

翠翠翻了个白眼,美人计也不想使了,转身就走。

“等一下。”

青衣皱着眉忽然又叫住了她。

翠翠扭过头来,表情缓和了几分,“嗯?”

青衣道:“你那日说的猴子摘桃是什么意思?”

他今日见到她忽然就想起那天晚上她与她那主子密谋的事情。

前面说的他基本都能听懂,无非就是想要讨好挽留家主的妇人手段。

可是后面那猴子摘桃……如今想想他唯恐是个对家主不利的事情。

翠翠错愕,脸上逐渐染上了一层红,随即把手上的帕子砸在他脸上,压低了声音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

她说完就飞奔下了台阶,转眼就跑没影了。

青衣愣了愣把脸上泛着香味的帕子摘了下来,继而皱着眉嫌弃地丢进了草丛里。

要是叫他知晓她敢伙同那位姨娘对家主不利,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们的。

这厢云黛屋里头整理着自己的细软。却不知哪里忽然传来了猫叫声。

云黛出去瞧了一眼,瞧见了一只大白猫,长长的毛,湛蓝的琉璃猫眼,可不正是当下贵妇人们都喜欢的品种。

大白猫瞧见了她竟也不怕生,还颠巴颠巴跑来她跟前蹭来蹭去,尾巴高高的竖起来,水汪汪的蓝眼睛也一直凝着云黛,可爱的模样叫人心都萌化了。

“白白……”

大白猫不是独自来的,后头还有个穿着茶白襦裙的女子,那女子瞧着孱弱,一路追赶着大白猫来竟气喘吁吁。

只是她模样生得很好,柳眉凤眼,肤色苍白,个头拔高了些,却显得格外单薄。

她来时,大白猫已经乖乖地窝到了云黛怀里去,对着陌生人喵喵地撒起了娇。

她瞥见这一幕,便立在门口,神色便淡了许多。

云黛迟疑道:“这猫是你的?”

对方没有答她,转身又走了。

云黛正有些疑惑。

待翠翠回来后,瞧见了这只猫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不是苏姨娘的猫吗?”

云黛愣了愣,险些就忘了府里还有其他姨娘的存在。

翠翠又道:“奴婢虽没伺候过对方,但也晓得她是极爱她那猫的。”

云黛听了翠翠这话,愈发觉得对方那个眼神别有深意,就像是……云黛抢了她的猫似的。

云黛觉着这误会大发了。

“咱们把猫送回去吧?”云黛愈发不安,怀里咕噜咕噜的大白猫顿时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还是丢不得的那一种。

若是叫它自己跑了,回头人家再找回来,岂不又成了她的不是了。

翠翠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点点头道:“咱们又不会照顾这小东西,还是送回去的好。”

主仆二人抱着猫去了苏玉娘的青菊苑。

去路上翠翠还给云黛讲了些有关苏玉娘的事情。

据说这苏玉娘原是万春楼的一个名牌,但有一日她们家主偶然路过时,听到了她抚琴一曲顿时惊为天人,花了大价钱将她迎回了府去。

云黛一边听着,一边暗暗点点头。

翠翠以为她会觉着惭愧,便安抚她道:“姨娘也不必觉得人家好,就姨娘这脸蛋这身板,本就是极好的,回头奴婢寻个诗集,姨娘将它背会,下回家主来时背两首,也能装装样子唬唬人呢。”

云黛含糊地点了点头,想到自己认得的那些缺胳膊少腿的字就愈发觉得不好意思。

到时候叫翠翠知道了,还不得叫翠翠再嘲笑她一遍。

到那青菊苑,院子里竟也没有什么人。

翠翠道:“苏姨娘喜欢抚琴,却还喜欢安静,讨厌吵闹,所以这里都没什么人在,她性子孤僻着呢。”

她二人见屋里亮着灯,门虚掩着,便推门进屋里去。

然而云黛万万没想到,她一抬头便瞧见了白日里见过的那位美人此刻正无力地被人压住了手脚,仰倒在了榻上,一根白色的腰带从榻上滑落在地上,美人香肩露出了一半,乌黑的发髻也全都散落。

在她的上方,有个男人粗鲁地揪住了她的衣襟,脸色阴沉得像是冬日里堆积的阴云。

就她二人进屋来时,屋里头的人动作也是一顿,那个男子扭头朝她们看来,竟是叶清隽身边的青衣。

云黛同翠翠一道愣住了。

羸弱的女子,凌乱的衣衫,还有一个压着她好似正准备施暴的男子,这怎么看都像是些不可描述的现场。

“可以了。”

就在云黛以为这是家主绿帽现场的时候,在她身后却又响起了个淡淡的声音。

云黛这才发现这屋里并不是只有那两人在。

事实上,家主一直都坐在了一个最佳观看的位置上,正气定神闲地喝茶,起着发号施令的作用。

他说可以了,青衣才松开了手下了榻去,而后便旁若无人地从云黛和翠翠身边走出了屋去。

床上的女子一声不吭地缩在帐子里面色苍白地敛着自己的衣服,一副被糟蹋过的模样。

云黛吓得手里的猫掉了。

大白猫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无视这诡异的气氛,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便熟练地跳到了床角上将自己盘成一团。

叶清隽将杯子搁下,发出了轻微地磕碰声。

进屋来的两个人便不约而同地瑟缩了一下。

叶清隽道:“没茶水了。”

翠翠条件反射地捧起了空茶壶出了门去。

云黛有些僵硬地看向家主。

叶清隽却面无表情道:“不过才一日没去你那里,你便跑来这里截我,可是我宠得你过头了?”

“不是的……”云黛摆了摆小手,脸上的表情惶恐得很:“我是来还猫的。”

然而叶清隽却起身来,走到云黛身边忽然牵住了云黛冰凉的小爪子。

他勾起唇角,像是没听见云黛的解释一般,温声与她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云黛懵了。

他牵着她走出了青菊苑去,云黛踉踉跄跄跟上他的步伐。

翠翠还没回来呢。

他这去的是哪里呀?

这方向既不是他住的地方,也不是云黛住的地方。

云黛被他拖在身后,只能看见他那阴郁的身影,心里愈发害怕起来。

直到他将她拖到了一个临水的阁楼上去。

天色暗了下来,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云黛靠在栏杆上,下边便是个大水塘,若是她再往后倚一倚几乎就能掉下去了。

叶清隽就立在她跟前,整个人都隐在了阴影里头,让人有种害怕的感觉。

对面的人缓缓朝她压迫而来。

“这可怎么好呢……”叶清隽温柔的声音里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阴凉。

“被你知道了。”

云黛登时心口一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