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少女大阴口/老婆洗澡被朋友插了

总裁甜文 2019年10月26日

独孤若寒见钟离伊这般,眉上寒了起来,“你可知这马惊了,是有人蓄意为之?”又见她孤身一人,急问道:“书蝶呢?她怎么不跟着你?”

“小姐!“书蝶的声音传来,随之书蝶带着另外一个女子走了过来。只见那女子满脸泥污,十分狼狈,饶是如此,还是掩不住那明眸清丽容颜。书蝶见独孤若寒在,便奇道:“小姐,怎么了?”

那头独孤若寒见书蝶过来,不由沉了声道:“你不跟着你家小姐,四处乱跑什么?”

书蝶自见这独孤若寒开始,便只觉他是一个好说话之人,可今日这般,让她颇为不解,走近钟离伊,小声道:“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钟离伊脸上仍是淡如水,“不过是马受惊了,撞了过来。”缓缓说来,不惊不慌,只如说别人的事一般。

书蝶可是知自家小姐的性子的,听她这般说,便知刚刚事情的严重。眼里微划过惊骇与疑问,终是对独孤若寒道:“有劳寒王爷了!”

跟着书蝶过来的那女子一看到独孤若寒几人,忙要逃。书蝶却拉着她,道:“你跑什么跑?那些人已经不会再追着你了!”

女子掩了脸,小声道:“谢谢你,我还是走的好!”

“你声音怎么变了?”书蝶很疑惑。

独孤若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快步过来,扯过那女子,嘴角滑过的笑意。

“放开我,放开我!你个臭男人!”那女子登时大喊了起来。

独孤若宇食指轻轻勾起她那小巧的下颔,“蓝姑娘,又玩什么出逃呢?”桃花眼却冲着钟离伊笑着。

“蓝姑娘?”叶际远惊了,认真看着那满是泥污的小脸,只那一双清亮秀目里透着调皮,不由笑了:“原来,又要逃啊!”

独孤若寒听不懂这话,只奇怪的看着那三人。

那蓝姑娘刚刚还是怒气冲冲的,现在又换了一副表情,看着钟离伊,眼里满是泪水盈盈,可怜的道:“姑娘,你救我啊!他们都什么人嘛?”

“蓝思语,你便是蓝太傅家的小姐?”钟离伊淡淡道,这个蓝思语,早听过,是个极为刁蛮任性的女孩。

蓝思语听钟离伊这般道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多看了两眼,“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才一动,就被独孤若宇紧紧制住,不由又骂独孤若宇:“臭男人,放手啦!”

正闹着,就听那边蓝府的人过来,正是来接他们家小姐回府的。

那管家模样的人道:“小姐,您闹也闹了,该回去了。不然,老爷要生气起来,就不好了!”

“我偏要去闯荡江湖,你管得了吗?”蓝思语娇纵惯了,就算此时被独孤若宇制着,嘴皮子依旧。

“小姐,您硬要这样,就别怪老奴了!”那管家一挥手,下人立马上来要抓蓝思语回去。

蓝思语又尖叫起来:“救命啊!”与之前叫的无二。

钟离伊与书蝶相看一眼,都摇头。

“我的马儿,我要我的马儿!”蓝思语已经被仆人们带起来了,还跳着要那马。

独孤若寒眼神一紧,上前一步,对蓝思语道:“马是你的?”

“不是我的,还是你的啊!”蓝思语白了独孤若寒一眼,“别以为是个王爷,我就怕了你!”噘起嘴,还真不怕独孤若寒。

“这是什么?”独孤若寒把那针亮给蓝思语看。

蓝思语只瞧了一眼,便不耐烦的道:“不就一小小绣花针吗?你们府里没有啊?”

“走吧!”独孤若寒摆手,让蓝府的人带走了蓝思语。回头又道:“钟离伊,你……”才看到,钟离伊已经与书蝶远去了,心中何时空了一块。

独孤若宇走了过来,“怎么了?”

独孤若寒只摇头,那针,只怕是……

宫婢快步走进凤鸾殿,卫后见婢子急急忙忙而来,便道:“慌慌张张干什么?”

那婢子给卫后行了礼,声音里带着些着急,“娘娘,寒王爷和皇上吵起来了。”说完,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卫后。

微惊,心里慌了下,沉声问:“为何吵?”心中暗自思量着,这独孤若寒也真是,才回京几日,便闹了起来。在外呆了多年,那牛脾气还没改吗?

只是问了声后,那婢子竟不答话,卫后怒道:“本宫问你话呢!”

那婢子吓得颤音着道:“听说是为钟家的事。”

“钟家?”卫后疑问,终是道:“去君仪殿!”君仪殿是独孤析日常处理国事的地方,此时听了那般说,卫后自然要去看看。再说,也怕独孤若寒这性子一上来,又与独孤析闹翻了。

到了君仪殿,远远就听了独孤析的声音:“又是钟离伊,朕说了,你最好与那女子远些!”

独孤若寒丝毫不示弱的声音传来:“儿臣喜欢她,又没妨碍了谁的事。父皇所说的为一女子而坏了兄弟情份的事,永远也不会发生!”

不等独孤析的话,卫后快步走进来,匆匆行了礼,上前挽住满面怒容的独孤析,柔声道:“陛下,何苦又气自己?”再看独孤若寒,仍是据理力争的样子,不由冷声道:“寒儿你也是的,没事还来惹你父皇生气!在外面呆了那么多年,还没养好性子?莫不是又想回去?”

“儿臣……”独孤若寒张口便道。

“住嘴,还不给你父皇赔不是!”卫后声音厉了起来。

独孤析不待独孤若寒开口,便道:“皇后,你也不必来说什么。若不是你老让钟家那丫头进宫来,老五也不会那般。”末了,又道:“这天下就没女人了?兄弟两个一定要去喜欢那一个?”

卫后突然被独孤析指责,微愣了一下,只道:“臣妾只是见那女孩性情不错,加上又是钟家的女儿,便让她进宫来陪臣妾说说话。”见独孤析脸色仍不改,便道:“若陛下觉得不好,臣妾便不再召她便是。”

独孤析长叹口气,转身不再看独孤若寒,“你也不必如此,只管教导着你的好儿子。那个钟离伊,”龙目闭上,“朕很不喜欢。”

“父皇!”独孤若寒想为钟离伊辩白几句。

却听得独孤析缓缓道:“一个女子,能淡然到那种地步,要不是心机深得可怕,便是冷木枯槁之人,这种人,生就无福、命薄。朕是为你好。”

独孤若寒眼神滞了一下,听了独孤析那般话,心里生痛起来。那个女子,不是如此。江南中,她会笑,会如清风明月,不是那如自己父皇所说的那般人。

正这时,内监总管进来对独孤析道:“启禀皇上,各位大人已经在殿上候着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现在?”独孤析眉一挑,“为何事?”

卫后听了这话,便慢慢退了出去,朝事,她一向不过问。

独孤析已经将独孤若寒的事抛一边,只问:“他们都来了?”

“回皇上,各位大人都来了,说要请皇上去,有件大事要禀。”那总管低头道。

“老五,跟朕去大殿!”独孤析道,又对那总管道:“去把穹王、宇王叫来!”

“回皇上,二位王爷已经在殿上候着了。”

金銮殿上。

众臣子山呼万岁。

皇帝独孤析高高在那龙椅之上,看着下面王公大臣们都喜气洋洋的,便道:“你们这么齐齐来,有何事?”威严,或许穿上那龙袍,就该如此吧。

卫后的弟弟卫锦时答道:“贺喜皇上。”随之大臣们纷纷道:“贺喜皇上!”

听得一阵阵称贺声,独孤析未免有些飘飘然,只是还不知有何喜。

独孤若穹朗声道:“父皇,楚将军与四弟在离州与辽国一战,大败辽军,古田国见我大明如此军威,已经臣服,并岁岁上贡。”说着,便奉上折子。

总管赶紧下来接了折子,呈上去给独孤析看。

独孤析将折子看完,喜道:“这是刚送来的?”

“回父皇,刚刚八百里加急送来的!”独孤若宇也道。

独孤析站起来,哈哈大笑,“传旨,犒赏三军。定远大将军楚暄、冽王平辽之乱,固我大明疆土,震我大明国威,大快人心。等三军归来,朕一一有赏!”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响彻了整个大明皇宫。

卫锦时又道:“启禀皇上,古田国为表对大明的一片忠心,古田国君已派其储君玉简来访我大明。”

史官司马青在史册上记下那一笔,永历二十六年五月,皇四子独孤冽、定远大将军楚暄率兵大败进犯大明离州的的辽国,古田国从此臣服大明国。

还琼宫里,叶贵妃听到独孤冽又打了胜战,心里恨了起来。正巧那时,独孤若宇过来看望她,便骂自己家那不长进的儿子。“你说说你,整天干了些什么事?天天沾花惹草的,你也不看看人家!”

独孤若宇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堂堂宇王爷,要干什么事?再说了,不有母妃你在后面嘛!”大大喇喇地坐下,又让宫女们送上好茶来。

“本宫跟你说,上回林家的事,要不是际远帮着你,你以为就你那么点能耐能把他们家给端了吗?”叶贵妃咬紧牙道,那双丹凤眼里全是恨铁不成钢,“本宫怎么就生出你们两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独孤若画走了进来,听到叶贵妃这般说时,眉尖有些不快,“母妃这又是怎么了?冽哥哥打了胜战回来,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的,为何独你这般不快?”

独孤若画一身紫色宫装,尽显尊贵。眉目间,依稀有些硬朗,倒有几分像独孤析。

独孤若画坐下,见独孤若宇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茶几,鼻子里嗤了一声,不去理会。

独孤若宇懒懒的道:“还不是说,她这儿子,文不胜大哥,武不胜四弟。不过,也还有老五嘛!老五不跟我差不多嘛!”独孤若宇又眉开眼笑起来。

“不知轻重!”叶贵妃幽幽坐了下来,也不再如当初那般烦燥,“老五是贬了那么多年,现在回来了,皇上也没说让他干什么。可并不代表他不会干什么啊!别忘了,他可是皇后的儿子!”

独孤若画见他们又说起这些事来,满心不快,便道:“母妃,我有点事,先走了!”

“才进来,你就急急走?”独孤若宇抢着话道,“要走也得我走,母妃不正骂我不长进嘛!我这就去找点正事做!”独孤若宇说着,抬腿便走。

“慢着,回来!”叶贵妃喊道:“急着去哪?”见独孤若宇眼色闪闪躲躲的,便道:“又是跟你那群狐朋狗友去花天酒地?就你这样,也难怪人家钟离伊要退婚!”话说得太快,一不留神就溜了出来。

独孤若宇虽游手好闲,但也算得上是个精明之人,听了叶贵妃这般说话,直觉得话里有话,便收回脚,眼盯着叶贵妃打转,“母妃,我说呢,怎么父皇明知老四跟钟离伊有些说不清的关系,还硬是把她指给我,原来是母妃在吹了枕边风哪!”

“本宫何曾说过什么,”叶贵妃有些心慌,听了独孤若宇后面那句不正经的话,便先红了脸,又怒道:“胡说些什么!”

见叶贵妃这般,独孤若宇有几分明白了,嘲笑道:“也是,钟家那么得势,连父皇都不敢对钟家人说什么话,若我娶了钟离伊,便是给我自己加了一层后台。母妃这算盘打得可真精哪!”嘿嘿笑着,只觉得这是世上最可笑的事。

独孤若画听他们说这些,眼里飘过冷笑,却对叶贵妃道:“人家有个好哥哥、好弟弟的,我们也不缺,有个好娘帮我们算计着!”话里话外,都透着那么一股冷嘲热讽。

“好公主,你也不必如此,今日本宫这么谋划,也全是为了你们兄妹两个,本宫捞着什么好处了?”想想,气上心来,泪滚了出来。

这独孤若宇与独孤若画两个见惹得叶贵妃气成这般了,一个是无奈的耸肩摊手,另一个则是视若无物。

独孤若宇无法,只得赔不是,“母妃也别气了,我们两个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不值母妃这般气。”软言好说的,劝了许久,才劝得叶贵妃止了泪。

宫女们银盆里盛着水,过来给叶贵妃洗了脸,又细细抹上粉,见再无泪痕了,才下去。

“母妃,不是做儿子的说你,你现在这般才能迷得住父皇。若整天哭哭啼啼的,真成了冷宫里的怨妇了!”独孤若宇素来不会说话,此时也只顾着嘴顺,怎么好说怎么说,哪顾及得到对方是自己的娘。

那边叶贵妃沉下脸来,道:“本宫还不要你来教!”

“儿子自是知道的。”独孤若宇忙点头,“只是,母妃,你为儿子这般,难道不怕父皇心里有想法吗?母妃,当年你对付忆妃时,那些手段哪去了?”最后一句话,独孤若宇是低了声说的,眼里闪着透亮的光。

那一句话,虽低,却深深震动了叶贵妃的心,手一抖,只一个激离,眼神便变得柔和起来。“你去吧,本宫累了!”平静的说道,摆手让独孤若宇与独孤若画下去。

看到叶贵妃这般,独孤若宇嘴边划过笑意,莫名的笑意,行了礼,便与独孤若画一道出去了。

“宇哥哥真想让母妃再回到过去那般?”独孤若画问,眼里流露出不解。

独孤若宇出了还琼宫,如释重负,见独孤若画这般问,不由又是笑了:“她要怎么样,我哪管得着。只求她别整天神神叨叨的,我就谢天谢地了。”说着,便大步朝宫外方向去。

“你这又是去哪?”独孤若画喊着问。

“去看看老五又用什么办法去搏美人一笑啊!”回头,冲着独孤若画邪魅一笑。

钟离伊是自离心处得知独孤冽将于五日后回京,知道这个消息,也只是淡然待之。

离玉进了钟离伊那小院,还未进门,便嚷开了:“拜寿的来了,还不把寿星请出来?”

钟离伊正在房内看书,听到离玉这般叫唤时,放下那卷书,问书蝶:“今天什么日子?”说着,便起身出去。

书蝶跟着,笑道:“小姐也是的,今天是五月二十一啊,怎么连日子都忘了?”

钟离伊脸微一红,这些日子,哪还顾得上去记日子,只知道数那人去了多少天了。那人,去了一个多月了吧!

“不说,都忘了。”钟离伊眸里微一笑,“又大了一岁了。”

离玉给钟离伊拜了一拜,贺道:“给二姐贺寿了。”

“好了!”钟离伊让离玉坐下,有些感叹地道:“亏你也记得,我都忘了。”不喜欢热闹,就连生辰,也从不庆贺什么的。钟家人都知道,钟离伊从来不过生辰。只不知,这一时,离玉为何想起来。

“二姐这性情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了,孤零零、冷清清的性子何时能改?”离玉笑着道,只是脸上有些不自然。从何时开始,看钟离伊的眼里,多了丝嫉妒。

钟离伊一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对于自己的妹妹,也不会特殊。

略一笑,便道:“从来都这般。”说着时,便走出屋子,而离玉也跟着出来了。

书蝶捧了个烫金帖子进来,对钟离伊笑道:“小姐,这是门房收的,说是给你的。”说着,便将那帖子送给钟离伊看。

钟离伊还未看,离玉便打趣道:“二姐还说这般那般的,如今可不有人相邀了?”

“什么?”钟离伊看了离玉一眼。

离玉自知失言,忙道:“我开玩笑的!”说着,便凑过去看那帖子上的字。

兰花色的纸,还有微香。

“十里荷塘月,尾生再相约。”

钟离伊只看一眼,便收合上帖,对离玉道:“聪明,并不用在这些上面!”为何,突然对离玉有些担心起来,慌乱从何而起?

黄昏,西郊荷塘。

湖中盛开着粉色莲花,满湖的水被莲叶给盖住了,微风吹来,莲叶与莲花争争嚷嚷,若有清香。雾微起,只泛那一沉缥缈。缥缈里,传来的是那箫声。何时,月出来,似幻月色下,只余一片清莲冷箫淡雾。

箫声忽歇,自那莲叶中,转出一叶小舟来,舟头,白衣胜雪。

这地方,这情境,钟离伊见过,梦里有过。

只如这湖莲叶,只如这夜凉月,只如那叶扁舟,甚至于只如那人……只是那人,不是。

“五哥!”钟离伊轻唤,这片如梦似幻的美景,在脑中心中萦绕过多年,却在这时见到,而那人,竟是独孤若寒。

独孤若寒见钟离伊在岸,脸上笑意暖暖,飞身而起,掠过那片墨色莲叶。

看到独孤若寒那轻巧的身形时,跃入钟离伊脑中的是“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暗渡”。一时恍惚了,“五哥,怎么是你?”喃喃问,心若痛过。

独孤若寒却将钟离伊眼底眉尖的惊异、失落、迷茫悉数收入眼里,心微微一酸,只道:“你的梦里,应该有一池清莲,有一弯如水月吧!”眼里,笑意一片,衬着身后的荷花莲叶。

钟离伊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慌乱,只是仍有疑问:“五哥,你怎么知道?”自己有那个梦,梦里,还有一人。只是那人,着青衫。

独孤若寒嘴角扬起的是满足,“我知道,不过也是觉得应该如此才好。”握起钟离伊手,钟离伊并未拒绝,只任他握着。“我说过,会让你心愿实现的。”独孤若寒声音轻轻,极为坚定。

那一日,钟离伊在金銮殿外曾说:“若只是越霖,便一叶小舟,随波荡漾。”这话,深深烙在了独孤若寒心上。

钟离伊不语,只静静看着这月下荷。

而独孤若寒则道:“其实,你也不是那么冷漠的人。”感觉到那手似有一颤,仍是接道:“四哥把你逼得那么紧,在他面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变得冷漠无情。不然,被他伤到,真的会很痛。”

“五哥,不说他好吗?”不想跟独孤若寒谈论独孤冽,那个独孤冽,已经是决意与他一道了,不会同任何人去说他的,一句也不会。“离玉告诉你的?”

独孤若寒看着钟离伊,眼里有赞许之色,“你知道?”又道,“这个生辰,我陪你过。”说着,便自袖中取出一支浅色玉蝶钗,轻轻插入钟离伊发间。

并不反对,只是道:“她从不在意我生辰的事,今日突然提及,多少让人心里会有疑惑。”

“离玉对你很好的!”独孤若寒道。

“只是太过自作聪明了!”抽回手,独孤若寒的手,很温暖,怕自己会喜欢上那种温暖,这时,想起独孤冽来。

独孤若寒手中一空,可看到钟离伊嘴角似有笑意,也不以为意。

又是一片静。

“我该回去了!”钟离伊道。

“再呆会好吗?”独孤若寒柔声,“四哥回来后,我再也不去找你了。”独孤冽再过几天便要回京了,而那时,为了不让钟离伊为难,不会再去找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