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荡货真浪|梦回天阙62师徒同欢

穿越架空 2019年12月31日

想要招鬼来对付那个纹身年轻人,首先要做的自然就是找到他,然后从他的身上拔出来一根头发出来。

不是非得拔头发,而是因为我现在是灵气一层根本就不能用那种高级的,只能是用他人的头发来做一些事情。

“子涵,带我进去。”我说的自然就是进这Ktv了。

子涵带着我走近ktv之后奔向了纹身男的门前停了下来,停下来之后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在听他们之间的对话。

“老大,对不起,全弄丢了。”一个胆小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干嘛吃的,这东西都能丢,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纹身男说完之话直接开了一枪。

枪上虽然说***,但是我贴在了门的墙上,怎么可能听不见。

纹身男说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大概的能猜的出来是一种非常邪恶的东西,这种东西一但练成,别说百米之内了,恐怕百里之里都得跟着出事。

想要不让这东西练成,我就得跟踪这个纹身年男,从而知道一些关于这东西练制过程。

但同我也想到了,人家敢练着个东西,那么人家的后台绝对的硬,不是我一个人就办到的,所以需要更多的人来支持我,从而才能得知这东西的练制进度。

“百者为医,蠱虫。”下蠱虫的原因不是我想要害他而是因为我想要知道他的位置还有他经常去哪里,这样一来我才能知道炼制的时候在哪里。

“啊文啊,进度还差多少。”一个类似于空灵的声音传了出来。

“还差……还差……”啊文不敢说话而是直接跪在了地上。

“没事,你只要收集够一个人的血就可以了。”空灵的声音说话完话之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了一份文件。

文件上面有这很详细信息,我从门外的门缝里看到了上面的信息,“陈雨柔”。

这不就是我吗?难不成这个家伙知道什么,不然的话怎么会知道我身上血有特殊之用呢!

“雨柔,这个人的血真的有用。”啊文听完之后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这个人的血不仅能破封印,还可以增加本尊的实力,你要能把她给抓来,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空灵的声音说完之后往门的方向愁了一眼说道:“她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话后我连忙从门上闪身躲开来直接跑到了ktv门外。

“子涵,快跑。”说完之后我拉着子涵直接上车。

子涵也没有问什么而是直接上车按了一键启动,车子发动,用尽了最大油门跑向了李家庄园。

“想跑?怎么可能。”空灵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过来。

听到这声音后,我哪里还在敢在车里待着啊,直接推开门滚了下去,滚下去之后也不管身体身上的疼,直接开跑。

“阴阳道,助跑符,跑!”说完之后我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贴在了腿上面。

这种助跑符还是有点作用的,就是费灵气,不过后面有一东西在追着,顾不上费不费灵气了,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奔跑。

我以最快的速速跑出了三十里之后直接躺在了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我已经没有灵气了,只能是先缓一会在说,今天出来的忘了带恢复体力的符纸,所以说只能这样了。

缓了一会起来接着跑,我一边跑一边往后看,同时心里在想着那家伙千万不要来。

人在越害怕的时候就越来,转过身的时候那东西流在后面,而且离我已经没有多少步了。

看见那玩意离我没有多远之后直接开跑,跑到了一个山洞里躲了起来,躲起来之后顺着山洞里面的下坡路走了过去。

这洞里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我没有办法只能在洞里慢慢的往下面走去,走了没有多大一会后出现了一个大水池,于是我便顺着大水池直接走了进去。

走过去之后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手在外面狗刨,这种虽然说比较难看,但是跑的快啊!。

狗刨好一会后终于到了看到了一丝月光,顺着月光远远的看到一个洞口,看到这洞后之后直接爬了上去,一边爬一边往后看。

看了好一会之后,这才知道哪个东西没有追过来,于是直接爬出了山洞,爬出山洞之后顺着月光一直往前走。

这个地方全部都是那种原始森林,既便是有月光那也看不太清楚,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然后在往前面慢慢闻一下,确定没有东西之后这才敢往前面走。

一边走一边往用脚踩着下面,这样是为了能够踩到树枝,踩到树枝之后生个火堆就能看清楚这里面情况了。

一边走一边踩,走了好大一会之后这才找到一堆树枝,然后用钻木取火方式点燃,之后我从包里面取出了符纸和两本书放在了地上。

这个包并不防水,所以这里面的东西全部都被弄湿了没有一干的,必须得在这着把东西给烤干,不然的话符纸根本就不能用!

“符纸口诀!”这个到是也能用,不过这个跟自身的灵力挂钩的,实力不强自然也不能用很强的符。

我现在是灵气一层能用的符纸口诀能用的很少,就算是能用那也只是一些比较低级的开锁符了,等等,这一类的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用处。

我拿起了阴阳道看了起来,这里面有很多的小故事同时也有很多的修炼口诀,不过需要灵气。

这上面所有的修炼口诀,有一半需要达到灵气五层,另一半的则需要达到聚灵已上的修为,剩下的自然就是灵气所能修炼的。

灵气能修炼的并不多,也不厉害,但是有总比没有强的多,于是按照灵气层级别的记住了一个掌的口诀。

掌的口诀虽然说并没有多大的实用性,但是可以用来对付一些小点的动物。

这个原始树林虽然什么也没有看到,但并不是说这里面什么也没有,反而这里面的东西非常的历害,有多历害呢?不知道,没有见过,所以也就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有多凶。

“滴”

“滴”

“滴”

一滴又一滴血滴在了我头上,我摸了一把,全是血。

这种血说是人的血不像,说不是人的血但又有点像。

“滴,滴,滴,滴”

这次血并没有滴在我头上,而是直接滴在了我手上,我回头看了一眼,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