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寡嫂不可不说的事/嗯啊……肉棒好大

浪漫青春 2019年10月26日

母亲却已感到了问题,说:“你给我和逸君带得这些东西不是在北京买的吗?怎么会有H市商场的发票。”

“我从北京先回了H市,在那里为你们买了礼物,才回来”

母亲怀疑的问:“北京又不是没有直到这里的车,还有必要从H市转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唐馨见母亲快要联想到了她和少龙,索性趁这个机会坦白说:“妈,几个月前我就从北京回了H市,和少龙又在一起了。我爱得人始终还是他,不想再和他分开了。爸爸他已经不能复生,少龙对以前的事也很悔恨,他想弥补,我们不如”

母亲气得浑身发抖的打了她一耳光,手抖得厉,神情痛苦又伤心大叫:“给我滚,我只当女儿也死了!”

“妈!你以前不是也劝过我要给人改正错误的机会吗?你就不能再给少龙一次机会”

“我叫你给我滚!”母亲将手里的羊绒衫甩给她,又将她买回来的其他东西从窗户扔了出去,疯了似的把她往门口推。

唐馨不愿被母亲赶出去,还希望能说服她,“妈,妈,你冷静点,听我解释好吗?我在北京遇到了危险,是少龙救了我”

“自己的女儿要跟害死自己丈夫的人在一起,要我怎么能冷静?”母亲异常痛苦的用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说,“他救你?恐怕是他故意找人害你,又装成大好人来救你!这是他最会演的把戏!只有你还会信”母亲突然站不稳的直往后倒。

唐馨立刻扶住母亲,“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母亲嘴唇发白,呼吸急促的说:“我,我心口好疼,透不过气来!”

“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母亲的额头开始冒汗,坚持着说:“我们去医院了,逸君一个人在家怎么办?我没事喝点水就会好了。”

唐馨见母亲的脸越来越苍白,判断非去医院不可,说:“你等我一会,我去叫隔壁的张婶帮忙看下逸君。”

她叫来隔壁的邻居,赶紧将母亲送往医院。

母亲是急性心肌绞痛,到医院输液,又开了些药,回家吃过药后就没什么大碍了。

躺在床上休息的母亲还是很生气的看都不愿看唐馨一眼,冷冷的说:“你走吧,抱走逸君去和那个害死你爸的人一起过,以后你就没我这个妈了,我不会妨碍你们的,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了。”

“妈。”唐馨无措的哭着说,“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会扔下你的。”

母亲木然的躺了下去,用被子蒙住头,不再理她。

唐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边是她唯一的亲人,一边是她最爱的人。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少龙打来的。

她悄悄走出母亲的房间,躲在客厅的一角接起电话,装作没事的小声说:“少龙,昨天你一个人过除夕还好吗?”

“昨晚和张哥,还有小玫一起吃了餐年夜饭,挺好的。”少龙在电话那头语气高兴的说。

唐馨心里有点酸的咕噜说:“小玫?你们还在经常见面吗?”

少龙忍着笑说:“嗯,不可能不经常见面。”

“你们,那你还是有点喜欢她的?你不如还是和她在一起……”

少龙忍不住笑出声来,说:“我就知道你又会吃醋,她现在可是张哥的女友,我和她肯定还是会经常碰到,你想让我去抢兄弟的女人不成。”

唐馨不由嘴角也荡起了笑意,但瞬间又难受起来,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好坏,又没先跟我说她和张哥好了。我还以为,以为我不在你就耐不住寂寞。”

“天呀,你的醋劲也太大了吧,以后我哪还敢跟除你以外的异性接触。”少龙开玩笑的抱怨说。

唐馨想告诉他,母亲还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们可能还是得分开,说:“少龙,我想我们,我们还是……”她无法再跟少龙说出还是分手的话,努力忍着泪意,说不下去了。

“还是什么?”

她强颜欢笑的说:“还是应该互相信任。”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