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不停的要我-我和母亲在芦苇从

浪漫青春 2019年10月26日

“是为清欢绣的哦。”虽然刚才清欢无视了她,但作为胞姐,轻尘还是对清欢抱有一份期望,“母亲以前喜欢将自己绣好的屏风摆在卧室里,妾身虽然比不得母亲,但这份心意还是想要自己来完成的。”

眨了眨漂亮的眼睛,轻尘不知道,自己此刻温柔而带着些许俏皮的神情被雍和记了一生。在他眼中,小姐此刻的温柔胜过人间万物。

哪怕之后同小姐分离,见识过人间盛景,也只有这一刻牢记于心。

“这样的人,根本……”雍和张了张口,再也说不下去了。根本什么?如果小姐的胞弟配不上这份心意的话,谁配?

对于雍和的未尽之言,轻尘只是眨了眨眼睛,一派无辜的模样温和的注视着他,转而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我名字里的轻,是哪个轻,你知道吗?”

什么嘛,这种问题如果都答不出来的话,那么他作为暗卫也太失败了吧。

但这是小姐的问题,对于小姐的问题,雍和一直都是抱有十分严谨的态度,“是轻而易举的轻。”说完他甚至在绣布上十分认真的一笔一划用手指写了出来。

轻尘却笑着,看着他认真严谨的模样,没有一点犹豫的摇摇头,“并不是哦!”竖起指尖在他面前摇了摇,悠然的眨了下眼睛。

不是?雍和疑惑了。

好在轻尘并没有卖关子的打算,拉过他的手,在他掌心学着他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一个字。

雍和不自在的动了动手,脑中不停回想着当时柔软的触感。强迫自己从臆想中回神,细想之下不觉有些疑惑。

“清?”

“对,清欢的清。”轻尘笑的看上去有些不怀好意,故意凑近了他状似疑惑的歪了歪头,“难道雍和不知道吗?”

雍和……雍和还真不知道,感觉到小姐的靠近,只觉脑子里都快成了一团浆糊,满心满眼里只有她此刻的笑语嫣然。

“其实,我应该姓陆,不,应该是清欢姓陆。”略微摆正了自己的姿态,提起祖父,她的神情冷淡了下来,看似严肃了不少。

“父亲本应该入赘陆家,只是父亲不愿,母亲又不在乎此事,是以我同清欢依旧随了父亲姓氏。只是当年我同清欢出生之日,祖父曾要求我与清欢之间,必须有一个孩子随着祖父姓陆。”

雍和是个聪明人,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之后的事情,“老爷选择了小姐?”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大人半生的经营最后会交到小姐手上。

“对。”点了点头,看起来并不在意父亲当初的选择,反而堪称随和的笑着,看着雍和的目光中带着丝丝柔意,“雍和很聪明,父亲当年的确选择了我随祖父的姓。不然我这个轻,合该是云氏这一辈的清才是。”

是吗?雍和被小姐的目光看得有些紧张,不自觉攥了攥拳头,心里却是在幻想若当年被选中的不是小姐,如今又该是何种境况。

那,真是可怕的画面。

“所以,这是我们之间,独一无二的缘。”那个缘字,在口中细细咀嚼品味,以一种意味深长的腔调拖长说出来时,自有一份独特的韵味藏匿其中,百转千回间,不知不觉便叫人酥了骨头。

雍和浑身一颤,既为她此刻拖长的语调,也为她口中的缘。

“以陆姓上了陆家的族谱,成为陆家独自一人的家主,又以云姓入住丞相府成为主子。”抬手抚摸着他垂落下来冰冷的发丝,极轻极轻的叹道,“雍和,我其实,应该是找人入赘的。”

是了,入赘。她前世未尝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只是她自视甚高,待察觉到时,已经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只得以妾室的身份,嫁与她的姐夫。

“再告诉你一件事吧。”温婉的笑着,轻尘不知道,她此刻的模样,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妻子在闲暇的时候,同丈夫说着独属于自己的小秘密。

拉过雍和的手,他手掌的温热同自己指尖的冰冷截然不同,抬指在他的掌心比划着,神情是那样的认真。

淮。

“淮,至清之水也。母亲给我取的名字,本该是云清淮。但祖父却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像个男孩,之后给我改名为陆轻尘。后来父亲不高兴,母亲便央着祖父让我该姓回云,便成了云轻尘。”

轻,本该是清这个字才是。只是父亲并不喜欢从小养在祖父身边的她,并不允许她用云家这一辈的字号。

虽然她也不在意就是了。

原来小姐的名字,还有这么多故事吗?雍和想着,缩了缩手指,垂下眉眼看她点在自己掌心的手指,白净柔软,没有一点儿粗糙的茧。

“雍和记住了。”低声回道,一派的恭敬安然,心里却明白自己并未有表面一般平静,此番场景,许是会在心中记一辈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