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和他的黑人教练_六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

纯爱言情 2019年10月26日

凤简有点愣住了,这是谈钱伤感情的真实写照吗?

他似乎很有钱,跟本没把这点小钱放眼里吧?把人家的帮助用钱来衡量,确实伤人。

凤简想去跟他道声对不起,这时门又响起了敲门声,凤简闻声望去,门没有关,一个长得很精致,眼睛像月儿,打扮也很漂亮的妇人站在门外揣着饭菜,对她笑着说:“我能进去吗?”

凤简赶紧上前客气的说:“您请进……请问您是……”

妇人慕容思笑着走近来:“我是之儿的师母,你饿了吧,之儿抱你进来时你就一直昏迷。来!过来呀!”

站在门边的凤简说:“谢谢大娘,我不吃了,我要走了,帮我谢谢恒之。嗯,谢谢你。”

她被劫走,赢代一定很着急,她得赶紧回去!

“天色已晚,要走也得明天呀,在路上遇到坏人怎么办?再等着人救你吗?”慕容思一针见血地直击凤简的心脏。

确实,一直以来,总是给别人带来麻烦,如果自己有足够的实力,这一切都不用麻烦别人了。

“谢谢您……”

“谢就不用了,难得之儿第一次带姑娘过来……”

“诶……?”凤简想要解释什么却又被慕容思打断:“你快吃饭吧,一会凉了,有事就去前院找我。”说完便转身离开。

凤简食不知味,草草咽了几口饭后就往屋外去走走。

重阳时节的望川崖,有点凉,这倒让凤简清醒了不少,月色清亮,望着深黑的崖底,凤简退回几步,虽有木桩栏栅,可失足跌落的可能也是会有的。

或者这次的离开,对她和赢代来说未必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毕竟她迟早是要离开,赢代和她之间产生的微妙的感觉早点结束也好,免得将来无法割舍。

至于圣玉,将来都找到了,一并给他吧,只要借于她一用便是。

目前最重要的,凤简已经想明白了。

这晚,时恒之没有再来。

天微亮,就听到前院有说话的声音。

“思儿,你又吓我的狗兔!你看它又吓跑了!”

“谁让它偷吃我的地瓜!哼哼,晚上把它炖了!”

听得出,是在说笑。

凤简往前院走去,其实这房子不算小。

站在侧门过道,凤简只见一个白发老者在寻东西:“白馒头……白馒头?”

而时恒之则站在一边似笑非笑。

“你的白馒头重要还是我重要啊!快去摘点遛遛果回来!”

施药安滴咕叫着:“我的白馒头……白馒头?”

“父师说,白馒头重要。”时恒之说。

“臭小子又来坑我!”言罢刷的一下到了时恒之面前伸手就往他头上敲。

时恒之灵敏一闪,躲开了他的掌劈,道:“徒儿没有耳背。”

“嘿,臭小子快了不少啊!”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施药华又迅速出手,时恒之都一一档住,只守不攻。

“诶——不玩了!快帮我找白馒头!”没有占上风,施药华耍无赖般结束,这青出于蓝更于蓝,他内心其实是很欣慰的。

凤简看着眼前这一幕,不得不佩服,她在现代学得只能在现代防身,而在这里,一招必破!难怪昨晚时恒之能瞬移到她后面。

凤简突然觉得脚后边有东西在蹭,扭头低看,是一只白绒绒的似球般的小东西,吱吱吱的蹭着她的脚。

凤简蹲下,将它捧起,这小东西有点像小狗又有点像兔子,长耳朵塔拉下来,粉色的眼睛正在盯着她并吱吱的叫着。

“好可爱!”

“吱吱吱吱……”

“哈哈哈!然来跑你这里了!”施药华走过来:“小姑娘你也起来啦!我是那臭小子的师父。”

然后小声问:“喂,你们吵架啦?我那臭徒儿天生就不会哄人,你让着他点。”

“我……我们没有吵架。”这老人真是自来熟,连凤简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和他认识好久了。

“臭老头你怎么还没去摘遛遛果!”刚才进屋又出来的慕容思说。

“仲青…”时恒之示意他去帮忙。

当他们出去之后,凤简走到时恒之面前,吞吞吐吐的说:“昨晚……那个……我那个……不是那意思,总之对不起了。”凤简给时恒之鞠了个躬又道:“谢谢你。”

时恒之又露出了人畜无害却有点疏离的笑容道:“没事,一会我让人送你回去。”

“我……我想留在这里拜刚才那位长辈为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