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和姐姐,扒灰色说儿媳妇

耽美小说 2019年10月26日

白秀秀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先于大脑反应,双翅一震,慌不择路地高速飞离。

白羽寒大氅一挥,将白冰冰整个包起来拦腰抱住,带着他一起飞上天空,望着那个远去的白色影子眯了眯眼,“女人?”

“白秀秀!”白冰冰一眼认出来,扭头急道,“还不追?!”

白羽寒危险地眯着眼,嘴角慢慢勾起一抹笑。

他带着衣衫凌乱的白冰冰落回地面,“名正言顺杀掉那个小贱种的机会来了。”

*** *** ***

“萌萌!萌萌!”白秀秀不顾王宫礼法、不顾众人阻拦,径自飞落合院,推门就进。

已经睡下的吴辛急忙合衣迎出来,免得睡熟的白可可被吵醒。

“萌萌!”一见吴辛,忍了一路的泪便泄洪般夺眶而出,全身的力气仿佛都在片刻前的逃亡中耗尽,白秀秀扑到吴辛怀里,失声大哭。

吴辛扶住脱力跪下的白秀秀,递了个眼色叫侍女赶紧给搬个凳子来,把人扶着坐稳,这才软声道:“怎么了?”

压抑了一路的各种情绪在一瞬间全部涌出来,白秀秀几番张嘴,却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捂着脸哭个不停。

吴辛站在旁边看着她。

时已入夏,虽高山寒冷,但少女穿得并不单薄。抖成这副样子,想必是受了什么巨大惊吓。

如果是任务目标,吴辛早就凑上去各种关怀了。可这世界是个意外。白秀秀只是个映射。所以吴辛只冷眼看着,不准备做任何事。

过了一会儿,白秀秀猛地抬起头来,抓住吴辛的手,有些神经质地央求道:“萌萌!你带我走吧!离开这儿!我不想待下去了!片刻都不想!”

说罢,她就站起来,蛮力地拉着吴辛,踉踉跄跄地往外跑。

白萌萌的身体是真的弱,连个女子都拉不住。吴辛只得使了个巧劲儿把人甩开。没了后缀力的白秀秀踉跄一步,一下摔在地上。她不哭不嚷,立刻爬起来奔回吴辛身边,要重新拉着他跑,却在对上那双机械般毫无表情的脸时愣了一下。

她仔细看眼前的少年。

说不上哪里,就仿佛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比白冰冰还要冷的人。

冷得叫她,下意识地想放手。

“萌萌?”她试探地叫。眼中满是惊恐。

不、不要。不要连她最后一丝希望和寄托都剥夺。

一个眨眼间,眼前那副机械般冰冷的面容突然有了水样的柔和。不真实得像一场幻觉。

少年开口,是她这些日子熟悉的那种怯懦的、羞涩的样子。

“秀秀公主,到底怎么了?”

白秀秀抓救命稻草一样地抓着他,焦急得语无伦次:“我们离开这儿!都留下来会死的!大王子和一个男人……他们要杀你!……我看见了!我听见了!他发现我了!我们得走!现在!”

吴辛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遭遇假凌风后,吴辛就把自己的行动准则定为“不作为”,也就是不凭一己之力去强行扭转什么,顺应剧情。所以虽然之前在将军府偷听到了劲爆消息,也全作不知道。

但现在既然有人特意来告诉自己,也就是剧情已经发展至此,自然要顺势而为。

“好。”吴辛点头,还待再说什么,却突然望着前方目光一凝。

大批士兵擎着火把迅速逼近,悬停在合院上方。打头的,正是动作片的二位主角,白冰冰和白羽寒。

白秀秀似有所感,茫然回头,一见嘴角勾笑却目光阴寒的白羽寒,吓得瞬间靠进吴辛胸前。

白冰冰落入院中,手臂一抬,先发制人:“好一对奸夫银妇!来人!拿下!”

几名兵士领命俯冲而下!

却在接近吴辛二人时不知被什么射中,纷纷惨叫,跌落在地。

“什么人?!”白冰冰大怒。

西殿木门应声而开,凌风背着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臂弯里抱着一个小匣子,另一手一抖长摆,抬腿迈出门槛,施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白冰冰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高声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另一个奸夫。”

凌风不恼,微微一笑,“跟您那位比,着实担不起这样的名号。”

白冰冰面色如土,两腮直抖。

原来,原来那两只“老鼠”指的是他们!

白羽寒拉住要发作的白冰冰,背对着身后遮天蔽日的白鸿大军,手臂一挥。

前排手擎火把的兵士向两边避让,弓箭手就位。

凌风目光一凝,丢了手中小匣子,向着吴辛大步奔过去!

不待第一步落地,肩上背着东西倏地张开,竟是两扇巨大的玄色羽翼!

忽而一震,便带着凌风极速前冲,几乎是瞬移到吴辛二人面前,身形一转,羽翼大张。

飞速而来的箭雨被羽翼抵挡,箭头与羽翼碰撞,发出一片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

“那是什么东西!”白冰冰气急败坏。

“哦?”白羽寒微叹,显然对凌风作出的东西很感兴趣。

这里不是什么高科技世界,能利用的材料有限,如此密集的箭雨攻击,背后的这对翅膀承受不来第二次,凌风再清楚不过。

而且,带不了两个人。

不待凌风开口,白秀秀已经抬头紧紧抓住他衣襟,虽然惊恐,却无比坚定,“你带萌萌走!”

凌风讶然,而第二排弓箭手已然就位。

白秀秀瞳孔骤缩,催促道:“快呀!”

说罢,将吴辛的手交到凌风手里,紧紧握在一起。

凌风:“……”

吴辛:“……”

那边,白冰冰气急败坏地对弓箭手大喊:“放箭!我叫你们放箭!都聋了吗?!”

眼见弓箭手们不为所动,清楚认识到即便自己当了国王也不过是一个傀儡、一个脔宠的白冰冰只得去揪白羽寒衣领,咬牙切齿:“叫他们放箭!”

白羽寒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微笑:“那人背上的东西很有意思,不如招为我用。”

“我叫你,杀了他们。”白冰冰一字一句。

白羽寒拨开白冰冰,上前一步,“久闻凌公子大名……”

然而不待他说完,玄色羽翼忽而一震,凌风已抱着少年冲上高空。原地只留下泪流满面瘫坐在地的白秀秀。

被驳了颜面的白羽寒脸上笑容愈冷,“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臂一挥,百千白鸿族兵士向着逐渐融入夜色的二人追击而去。

白羽寒刚展开双翼准备跟过去,中途停下转向白冰冰,“我先过去?”

“嗯。”白冰冰随意应了一声,向着白秀秀一步步走过去。

白秀秀仰头看着他,满脸木然。

哀莫大于心死。

白冰冰在她面前驻足,顿了两三秒,半蹲下来,摊开掌心——有一粒药丸。

白秀秀看了药丸,又抬眼看他。

“吃了它,就解脱了。”白冰冰开口,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白秀秀伸手拿过药丸,望进白冰冰的红瞳。

恍惚间,她想起,曾几何时,他也是如今这般温柔地看着自己的。

可事到如今,再提往事,又能如何呢?

白秀秀将药丸含入口中,仰头痛快地咽了下去。

白冰冰没有骗她,很快就解脱了。

白冰冰接住白秀秀瘫软下来的身体,轻轻放在地上,闭了闭眼,抽回手,回头冷眼看向立在身后,笑得一脸玩味的男人,“你看什么?”

“看你身后。”白羽寒笑得开心。

白冰冰不明所以地皱皱眉,看向自己正后方——

只有噤若寒蝉的合院侍女。

白羽寒将手中火把放低,将一片地面照亮,“地上。”

白冰冰视线下移——

是斑斑血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