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了太粗太硬了,不敢了 啊快点亲爱的别停

浪漫青春 2019年11月29日

安心从背后一把捂住他的嘴:“明华,虽然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不速之客来捣乱,但是我可以确定,你要是再这样杞人忧天大喊大叫下去,发布会马上就会被你搞砸。”接着又用尖利的目光指向小美,“我拜托你不要再说这些让明华容易受刺激的话了好不好?你难道不知道他的神经是很脆弱的吗?”

小美没所谓地耸耸肩:“我这只是预测而已,而且刺激一下他,也能有助于减轻他的神经脆弱。”

睿东也来劝说:“安心,你就别那么认真了,小美不就是开了个玩笑吗?”

“可是她这个玩笑让明华很激动。”安心虽有些不服,但还是先放开了明华,想不到他嘴巴一自由,又立即开腔:“这是红色警报!这是红色警报!小美预知能力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我建议我们大家现在即刻进入一级警备状态,誓死捍卫发布会的圆满成功!”

安心很是无语,拿手按着额头:“行,没问题,只要你不再大呼小叫,我很愿意和你一同誓死捍卫发布会的圆满成功。”

无静听得忍俊不禁,这时建南下来了,见她们此状便好奇问:“你们在笑什么?”

“没什么,我和无静在说笑呢。”

顶头的灯“啪”的一声全然熄灭,巨大的LED屏幕款款亮起,首先是一片银白,再渐渐显出影像:满目金黄灿烂的阳光中,一位美丽少女骑着自行车在小路上奔驰着,头后曳着一长秀发,乌黑滑亮,如同一匹丝绸般在空中飘逸生姿。忽然,这黑绸拂到了路边一个男孩脸上,他闻到那上面的芳香,显出一脸陶醉,然后不由自主去追那女孩……

明华无限赞叹道:“这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我实在是太棒了,居然能拍出这么完美的广告。”

无倩本想说些什么,但无静忽然拉了一下她:“无倩,你快看,那好像是冰冰。”

无倩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借着屏幕的荧光,依稀看得见走廊上有一个人影,的确是形似冰冰。她心里“咯噔”一下,小美的预测还真是该死的准确!她立起身赶过去,建南惊异问:“无倩,你要去哪里?”

她没有回答,转眼间已经行出了几米,建南也意识到不妙,连忙跟上去,及至走廊,才看清前面的人是冰冰,无倩正拦着她。她说:“你干嘛不让我进去,我要找少奇!”

“少奇”二字就如一颗原子.弹,不偏不倚砸到建南的头上,炸得他头晕眼花,无法思考,就站在那里呆若木鸡。无静也过来了,拉着她手说:“冰冰,你冷静一些好不好?这里可是发布会,你这样很容易出乱子的。”

因为黑着灯,所以无法看清冰冰的表情如何,但仅从声音中就能听出她有多么激动:“你早就知道少奇在什么地方了对不对?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枉我把你当好姐妹,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

无静使劲抓着她的手,不让她挣开:“不是这样的,冰冰,你误会我了,我也是今天才见到少奇的。”

“那你为什么不打电话通知我?”

“我不打电话给你,就是怕你会像现在这样啊。等发布会一结束,我就会马上通知你了。”

广告播放完毕,顶灯立即齐刷刷大放光明,大厅瞬间便亮如白昼。与此同时冰冰猛地推开无静,一边跑向后台,一边发疯似地大喊道“少奇!少奇!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快出来,别躲了!”

大家都吃了一惊,尤其是建南,他被这一喊给惊醒了,马上跑上去,拦腰抱住她,用命令的语气说:“冰冰,我不管你来找少奇做什么,但是今天这里是盖天的广告发布会,很多公司的客户都在这里,我不允许你再这样闹下去,有什么事情我们等一下再说,现在我们先出去。”

冰冰只觉得脚下一空,视野一百八十度旋转,腹部一撞,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他扛了起来了,她不甘心,奋力挣扎,使劲叫唤,引得记者闪光频频。建南顾不上那么多,只得疾步扛着这麻烦表妹出了大厅,找了个位置将她“卸”下,她却还在那里叽叽喳喳个不停,他终于爆发了:“够了!你到底有完没完!”

冰冰从没见过表哥如此,愠怒如暴龙,似乎下一秒就会喷薄出火焰,将她燃为灰烬,不由得有了几分惧惮,于是乎放低了声音,怯怯说:“表哥,你生气了?”

“生气?你还好意思这样问我啊?现在这个词完全不足以形容我此刻的愤怒。听清楚,是愤怒!”他缓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你知不知道这个发布会对盖天来说有多重要?为了它我费了多少心血,费了大家多少心血,你根本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就你刚才的行为会让那些记者如何大写特写、添油加醋,以致使整个发布会在报纸上变得一无是处?你他妈的统统不知道。你就像一个小孩,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在意自己的感受,做得横冲直撞,丝毫没想过这会因此捅出多大的篓子!”

冰冰听得战战兢兢,面色唰一下苍如白纸,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表哥两手插腰走来走去。

“周冰冰,你丫真的是太他妈过分了!”建南一看是明华,先是低头嘟嚷了一句,再过去拦住他。安心、睿东也跟出来把他拽回去。明华如困兽般咆哮,“你毁掉了我的发布会,你丫天杀的大混蛋!我要把你当成胡萝卜,切切切切,把你喂兔子!还有你丫的刘建南,为什么每次到最后都会发生这样的闹剧?你是我天生的克星!我是自由的鱼儿,现在已经无法呼吸了,我要带着小美宝宝换池子!……”

冰冰听着渐远渐消的叫嚣声,颓然跌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脚步声再响起时,她喃喃说:“我闯了很大的祸是不是?”

“岂止是大。”建南见她形容灰败,便不忍再责难,也坐了下来,沉声问,“告诉我,你和少奇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他出来我再告诉你。”

“周冰冰,你怎么这么固执啊,你看你闹成什么样了?少奇到底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现在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一阵风过,拂起几缕鬓发,贴在她脸上,仿佛是沧桑的印迹,“我知道这次是我错了,可是我实在没法控制自己,我太想见到他了,你也根本不会知道我为了他受了多少苦,所以我才会没有理智的冲动。”

为了爱情的狂热冲动吗?建南忍不住暗自苦笑,曾几何时,自己也不是如此冲动不计后果?朝思暮想只为那心上之人?

有人说过,爱情有时候会让人失去理智,变得鲁莽灭裂,还真对。当它发作的时候,就好比攀山时遇上了雪崩,雪浪呼啸着相继而来,将你吞噬在一片白茫之中,你找不着方向,只能如无头苍蝇般横冲直撞,为了那一线生机不顾一切,哪怕嗑到冰冷的岩石上搞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只要还能拥抱到那最温暖的阳光。

他们就坐在那里等着,一言不语,任时间慢慢流逝,直到少奇出现。

冰冰来到他跟前,几欲张口,却说不出。这人啊,还真是奇怪呵,她心里明明积攒了那么多话,就等着找着他,细细倾诉衷肠,那所有的一切都要让他知道,可是真到了这一刻,却只是两两相望,无从说起。

“冰冰,你来这里做什么?”他说。那声音冷得就如她的名字般,直彻心扉。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夺眶而出,扑过去抱往了他,哽咽着说:“六年了,你到底去了哪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是,我承认自己错了,我不该在你最最潦倒的时候离开你去法国留学,但是请你相信,我是有难言之隐的,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说得可真好听。”少奇冷笑一声,“你忘了你当年给我寄来了一封分手信,你说你要去法国留学,没法再陪着我,还说你想专攻学业,不想我去打扰你,所以特寄此信来了结我们的关系,从此萧郎是路人。字字血泪,历历如昨,我怎么可能会忘?我当时有多绝望你知道吗?我没有了家人,而你也因此看不起我而离我而去……不过这些都过去了,我从绝望里熬了出来。而你有你的追逐,有你的锦绣前程,所以我不恨你。但你为什么又要回来找我?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觉得我们还回得去吗?”

少奇推开了她,她抹了把眼泪,突然变得理直气壮:“少奇,我们相爱三年,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子吗?你太让我失望了。”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