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仰头闷哼真紧 第章放炮双胞胎

浪漫青春 2020年01月04日

颜诗诗哪里受得了简一受委屈,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看着季舒林就开始讨伐:“你干什么?怎么这么和简一说话?”

说罢,还一把打掉季舒林拉着简一的手。然后自己柔声的哄着简一去吃早餐。

季舒林无奈的看着自己被打掉的手,默默地在心里又给简一记上了一笔。这个小子平日里有什么委屈从来不说,更不会表现在脸上。怎么这一次却刚好被颜诗诗看见?

不用说,一定是故意的。

季舒林也难得再管简一了,自己就回了二楼房间换衣服。公司里还有一堆事等着他呢。

颜诗诗一边哄着简一,一边观察季舒林。看见他上楼之后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她还怕季舒林不让她走呢。现在季舒林走了,她终于可以安心的跑路了。

“简一,妈妈先走了。改天再来陪你。”

颜诗诗亲了一口简一,略显慌乱的和简一告别。

“不和爸爸说吗?”简一瞪着大眼睛看着高高在上的二楼上的男人,忽然有一点大势不妙的感觉。

然后,简一也慌乱起来了,他急冲冲的拉着李洋就往外走:“李洋叔叔,我们快去上学吧,要迟到了。”

“唉,简一,妈妈送你去学校。”颜诗诗看着简一着急的样子还以为他很着急,也急冲冲的跟着简一跑。

“李洋会送他,你急什么?”

季舒林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颜诗诗不受控制的停下脚步。

“你送我。”不过两秒,季舒林冰冷的声音又响在颜诗诗的耳边。

“你说什么?我送你?”颜诗诗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季舒林迈着长腿,稳步从二楼走下。

边走边说:“李洋原本是要送我的,现在被简一叫走了。”

“所以呢?你不会自己开车去吗?”

“我马上要去谈一个跨国合约,你觉得我自己开车合适吗?”

颜诗诗皱眉,好吧,是不合适。不过,凭什么要她送?

“不送。”两个字坚决的从口中吐出。

季舒林已经走到了玄关处,此时正在换鞋,听见声音抬头对上颜诗诗的不屈的眼神,调笑到:“补偿?”

补偿?就这么简单?确实是诱惑到了颜诗诗,她一本正经的开口:“好吧,此事一过,昨晚的事一笔购销。”

“好。”

一笔购销?哪有这么简单,季舒林一言不发的跟在女人的后面。

颜诗诗从包里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却被季舒林一把抢过。“上那边。”

“你不是要谈合作?”颜诗诗被季舒林弄迷糊了,突然抢钥匙是怎么回事?后悔了?

“谈合作和你去那边有联系吗?”

“是没有?可你不是说自己开车不合适吗?”

“有吗?你听错了。”

“???”

颜诗诗就算再傻也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

不过,就这样吧。懒得和他争。

颜诗诗上车之后也不说话,靠在座位上休养生息。

季舒林倒是真的是来谈合约的,他们很快就到了公司。

“钥匙给我,我要走了。”到了目的地之后颜诗诗就要走,可季舒林却把钥匙拿走了。

“不赔偿了?一天还没到呢?”坐在驾驶位置上,季舒林好笑的看着略显不耐的女人。

“一天?你说的难道事给你当一天司机?”

“当然。”

“你去死吧。”说着,颜诗诗猛地伸出手,既然不给那她就抢。

季舒林的手机响了,他一只手紧紧把颜诗诗箍在怀里,一只手掏出手机。

“喂。”

“总裁,少爷出事了。”电话一通,李洋的声音就急切响起。

听见是简一出事,季舒林箍着颜诗诗的手不由得用力:“说清楚。”

“是夫人,夫人和薛小姐带着一帮人不顾简一少爷的意愿就把人带走了。”

“去哪里了?”

“老宅。”

挂了电话,季舒林放开颜诗诗,低声开口解释:“简一出事了,坐好。我现在去找他。”

“简一怎么了?”颜诗诗顿时脸色煞白,紧紧地抓住季舒林的手询问。五年前她就失去过一次简一,现在一定不能再有事。

察觉到颜诗诗情绪的变化,季舒林连忙柔声安慰:“放心只是被我妈带走了,暂时没事。”

谁知,这样更刺激到了颜诗诗,:“你妈?季舒林,五年前就是你妈要把简一打掉的。不行,他不能留在那里,我们快一点去救简一。”

颜诗诗有些激动了,紧紧抓住季舒林不肯放手。

“好,我们马上去。诗诗,你先放开我。这样我才好开车,好不好?”

季舒林温柔的把颜诗诗的手从自己的手上拿下,他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付芳玲不会伤害简一,毕竟五年前的事实就摆在那里。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颜诗诗亲眼看见简一没事。

听见季舒林的话,颜诗诗立马把手从季舒林的胳膊上拿下来。她强迫自己镇定,可声音还是有些颤抖:“季舒林,快一点。开快一点,简一还在等着我们去救他。”

季舒林没有再为自己的母亲辩解,因为此刻看着颜诗诗害怕的模样他很心疼,而且他一点也不想理解自己的母亲。

季家老宅

平日里没什么人气的季家老宅现在被一群黑衣保镖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而老宅主院更是站了一排保姆模样的女人。

老宅主院里,付芳玲被简一气得一脸菜色。

气到不行,付芳玲深吸一口气从主位上起身抱住站在面前的简一苦口婆心的道:“简一,奶奶早就说过那个女人不配你的妈妈。你想,世上有哪个妈妈会舍得打掉自己的孩子。你不知道,当初要不是我跪在地上求她,现在奶奶都看不到你嘞。”

付芳玲说着脸上有一丝屈辱和疼惜,好像当初她真的跪求颜诗诗过。

“爸爸不是这样说的?”简一摇摇头疑惑的看着付芳玲,他有一瞬间的恍惚,奶奶好像没有理由骗他。

站在一旁的薛梦媛看着简一似乎松动了,赶紧上前一脸疼惜的抓着简一的手补充:“简一,阿姨当初也在场。当时,唉•••,阿姨是亲眼看见奶奶下跪求那个恶毒的女人的,你爸爸不告诉你也是不想伤害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