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体被塞荔枝吃荔枝-我和干爹的那一夜

总裁甜文 2020年01月04日

发文时间: 12/24 2013

--------------------------------------------------------------------------------

这口气,是个人都听出来两人不仅是认识,恐怕还有一段故事。邬冬这才收回正揉捏乔裳N子的手,尴尬地笑了一下道:“误会,误会。你去给莫溪哥哥倒酒吧。”

乔裳将被撕开的内衣重新粘好,拉上衣带,端起酒盘又向莫溪走去。

“莫溪少爷,您想喝什麽?”乔裳面色如常地坐到他身边询问道。

莫溪脸色铁青,握在沙发上的拳头“咯吱咯吱”响,没有理会她,只是看著地板道:“滚回家里去。不要让我再在这里看到你!”

乔裳抬头看了他一眼,知道这里酒也卖不出去,小费也拿不到了,她也失去了和他争辩的兴趣,於是欠了欠身子出去了。

这才第一天,小费没拿到多少,还得赔衣服。估计莫溪不久就会和莫修空说今天的事。缱惓馆是莫修空的产业,自己很快得换一个地方打工了。

本著先赚回赔衣服的钱的想法,乔裳喝了口水,又向一个VIP大包走去。

里面喧喧嚷嚷的都是年轻人,虽然只有一两个穿校服的,仔细辨认一下,乔裳发觉竟然是自己高中的学弟。

现在的高中生也能来这种场所消费了吗?当年她考进去的时候大家可都是超高分录取,整个学校氛围非常好──不过以她的交际圈,不认识这样的同学也不奇怪。

一边端著盘子一边想七想八的乔裳并没有发现,随著她慢慢走到灯光下,本来一片吵闹的少年们稍微安静了一些下来,虽然没有实质X的举动,但是一双双眼睛都在似有似无地打量著她,随著她的每一步走动而移动。

宗云泽是绝对的中心人物,看到他痴迷的眼神,身边一帮追随的小弟连连起哄。他轻轻拨了一下额发,对乔裳招手道:“这边。”

那是一个十分帅气而且华贵的少年,虽然看著和莫溪年龄差不多大,但是满身服装的质感都更成熟因而甚至显得更大牌──当然,如果莫溪知道乔裳这麽想,一定会笑话她是土狗。

乔裳对他微笑,弯身放下酒托道:“您是更喜欢加烈或是干白?这支马桑德拉的雪利是俄罗斯……”她的话戛然而止。

她居然忘了纱带没有串珠的意思。少年拉开她的肩带,有些费力地和不熟悉的隐形内衣作战,尾指不断隔著柔软的矽胶勾过微凸的N头,将它挑逗得更为肿胀。

乔裳撑著桌子後退了一点,低声道:“对不起,这是个误会。我的服装有问题,但是我不是做真空的。您在花名册上也一定能够看到。”

宗云泽玩味地笑了笑,站起身来将她压在摆满了食物的桌面上,随意地大力撕开了内衣,柔软的连接处甚至被他撕断了。

乔裳涨了许久的N汁在内衣被暴力撕开的瞬间喷到了宗云泽脸上和身上。少年虽然一片狼藉,却仍然兴致勃勃,下手又脱她的裙子。乔裳握住他的手想要拉开,宗云泽一个眼神,越来越多的男生聚到乔裳身後,将她轻易地按在桌子上,还有闲下来的手不住在她背上游走。

不知谁感叹了一句:“这女人皮肤真嫩。”

宗云泽意犹未尽地抚M著她大腿G部的肌肤,渐渐拉开内裤戳进了惊恐开合著的小X,带出一点粘Y,伸指在乔裳面前笑道:“欲擒故纵玩得不错。”

乔裳身体已经有些发红,偏过头去不再看他,只是低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宗云泽轻笑:“你不会想说,你是缱惓馆的少NN吧?所以不出来卖吗?哈哈哈哈哈……”

乔裳:“……”

少年眼睛一亮,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麽好玩的主意,对同伴说:“你们都过来,把茶几挪开一点,我们一字排开,让她一个一个轮流来喂N,怎麽样?”

有人笑道:“云泽你还没长大吗?”

宗云泽摇著手指:“你不想吸她的N子吗?我是怕大家一起上,把她的孩子戳下来了。先做足前戏嘛。”

一……一起上?

乔裳脸色发白地看向他。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