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领导在家上我/一天被两个男人玩

纯爱言情 2019年12月01日

不管之前顾彦楠做过什么,可是之前顾彦楠已经坦然的面对他,知道自己的错误,这至少就是好的。

虽然他跟顾彦楠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可是血浓于水,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嗯嗯!哥我一定会好好跟你一起经营顾氏的!”顾彦楠激动的开口。

“既然你想从底层做起的话,那你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不过你要做好心里准备,毕竟你之前也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怕你适应不了……”顾彦辰出声提醒道。

虽然顾彦楠在做生意这方面有些自己的方法和能力,可是从小生活在一个温热的环境里,衣来张口饭来张嘴的环境里,突然给他这样的一个生活,难免会产生很大的落差。

“哥,你放心吧,这一次我是真的下定了决心,想要跟你一起经营顾氏,完成爷爷的生前的遗愿。”顾彦楠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嗯那就好。”顾彦辰欣慰的点点头。

“是啊,彦辰,你就相信彦楠吧,他肯定能做好的。”苏浅夏也替顾彦楠出言说话,浅笑道。

“谢谢嫂子。”

这声嫂子,顾彦楠他是真的从心底里面叫的,之前他出了那么多的事情苏浅夏跟着顾彦辰也帮了不少忙,想想之前,他是真的心里过意不去。

苏浅夏回之一笑,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坐在沙发上,顾彦楠的头发已经干的差不多了,顺手将毛巾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一瞬间的突然有一些伤感。

小的时候他不听话每次都和顾彦辰争宠,可是每次好像都是无疾而终,大多数的时候顾父会偏心他,那个时候他还觉得沾沾自喜和不屑。

莫名的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

坐在沙发上的苏浅夏突然站起身,微笑着开口,“你们两个先聊着,我去看一下方姐,让她做些吃的,外面雨下的那么大,先吃个饭吧。”

顾彦辰点点头,苏浅夏随即离开了,其实她也想去看一下圆圆。

苏浅夏刚离开,顾彦楠脸上渐生苦楚,没想到一眨眼时间都过去两年了,“哥,时间过的真快,一眨眼爷爷都走了两年了。”

“嗯呢,圆圆都快两周岁了。”顾彦辰不禁夜感叹道。

“圆圆要过两周岁生日了?”顾彦楠诧异道。

“还有一个星期,阿浅她说想要置办的沈单一些,在家里办个宴会,邀请一些熟悉的人,也能玩的开,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

一眨眼圆圆都要两岁了,顾彦辰夜不禁觉得时间过的飞快,曾经圆圆那么小的被他抱在怀里,没想到一眨眼都那么大,会说话会跑会跳了。

时间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放心吧,哥我肯定会来的,再怎么说我也是圆圆的小叔叔,怎么可能不来呢?”顾彦楠认真的回答着,氛围却无比的轻松。

顾彦辰点点头,他和顾彦楠似乎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聊过天,这种感觉似乎让他们之间的陆系亲近了不少。

顾彦楠突然环苏了一下四周,“唉?圆圆呢,我这次回来的太匆忙了,而且还下着雨我都没有给圆圆买点礼物,怎么不见他人呢?”

看了一下客厅的四周,还是没有发现圆圆的踪影。

“他应该在院子里玩呢。”顾彦辰浅声回答。

顾彦楠点点头,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出去找圆圆,“哥,那我出去看看圆圆。”

“别去了,你坐下我跟你说件事。”顾彦辰突然换了副神色,语气冷冰冰的。

顾彦楠疑惑的重新又坐回了沙发上,看到一脸严肃的顾彦辰,不禁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怎么了哥,突然变得这么严肃。”

“秦长思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顾彦辰沉声道,神情微凛。

果然,该来的还是挡不住,顾彦楠莫名的有些心虚,低下头,不敢再看向顾彦辰,也一句话都不说。

“你总是这样逃避根本不能解决任何事情,这件事情是由你引起的,你就必须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你必须要面对秦长思,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无辜的孩子。”

看着心虚的顾彦楠,顾彦辰心里不禁有些微愠,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应该去解决不是么?

顾彦辰继续开口,“上次我跟阿浅去了一趟秦长思的住处,跟秦长思谈了一下,听她的意思,仿佛什么条件都没有就是想要生下那个孩子。”

虽然秦长思的态度强硬,苏浅夏也说可能秦长思的意思只是想要平平淡淡生下孩子过日子罢了,可是顾彦辰总是觉得,隐隐哪里不对劲。

“哥……”顾彦楠弱弱的叫了一声。

“你跟秦长思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彦辰继续追问。

对于顾彦楠逃避的态度,他真的是很不理解,英俊的脸庞也被愠味覆盖着,却别有一番风味。

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的顾彦楠,阴沉着眸子,脸上敷着纠结,显然很是犹豫,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抬起头,看着顾彦辰,直直的对上他的眸子。

“哥,其实我跟秦长思我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顾彦楠一顿,“上次我因为秦菲的事情去了酒吧,跟朋友喝了一顿,然后喝多了,不知怎么的就碰到了秦长思,然后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就……就是那样了。”

顾彦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显然还是有气无力的,对于秦长思,他也很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彦辰和顾彦楠面对面坐着,满心严肃,绷着脸。

对于顾彦楠来说,真的是平白无故,莫名其妙的睡了秦长思,更让他意料不到的是,竟然又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个孩子,直到现在,顾彦楠还是云里雾里。

“不过哥,我发誓我跟秦长思真的只发生过那一次陆系,之后就没有了。”观察着顾彦辰阴晴不定的脸色,顾彦楠小心翼翼的开口,希望顾彦辰能舒缓一些。

“只有那一次?”顾彦辰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

顾彦楠连忙点点头,使劲的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也很无辜,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孩子,他并没有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啊……

“你知不知道秦长思和秦菲的陆系,你也能……”

一想到这层陆系,顾彦辰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顾彦楠弱弱的开口,“哥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是因为喝多了,其他的我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