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把她的长裙拉到腰间 妻子他的黑人教练

穿越架空 2020年01月06日

胡佩慈瞪了他一眼,“什么怎么办?我还能揪着这件事儿不放不成?”

伍晟隽无奈的耸耸肩,道:“这还真的是说不准呢,毕竟女人都是记仇的,能在心里记出一个小本子来。”

“我记仇吗?”

听着伍晟隽的话,胡佩慈顿时就乐了。

顶着自己老婆那质问的目光,伍晟隽自然是说不出来别的,他哪里敢说自己的老婆记仇,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嘛。

“哪有,我说的女人可不包括我老婆,我老婆最是大度了,从不记仇。”

“哦,除了我还有别的女人啊。”

胡佩慈了然的点点头,然后看着伍晟隽的目光变得凶狠了一点,道:“都说说,你觉得记仇的都是哪些女人呐?”

伍晟隽的脸色微微一僵,他刚刚不过是顺口给自己解释了一句,哪里想到这随后而来的话题,他也招架不住。

见伍晟隽不说话了,胡佩慈微微一笑,对着伍晟隽道:“老公,你这个时候不说,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伍晟隽觉得自己此时都已经开始冒冷汗了,自己老婆的问题是一个比一个尖锐,他委实是不好回答啊。

“不是,我拢共也没见过几个女人。”

眼看着伍晟隽被自己给逼成这样,胡佩慈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随后轻轻的咳嗽了两声,道:“老公,你可别逗我了。”

“没逗你。”

“还没逗?”

胡佩慈挑了挑眉,道:“你说你身为总裁,怎么可能没见过几个女的呢?远的不说,就你公司这些员工,女的可就不少呢。”

“我都没接触过,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

“你之前的助理室也有不少的女助理啊。”

不管伍晟隽说什么,胡佩慈总是能飞快的抛出下一个问题来,弄得伍晟隽还真的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此时的伍晟隽,心里也是纳闷的很,怎么自己的小妻子,突然间,言语就凌厉起来了呢?

伍晟隽觉得他百思不得其解,胡佩慈却是在那里暗自偷笑。

“现在都没有了,你看,助理室就一个男助理和一个女助理。”

“唉,”胡佩慈忧愁的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啊,是真的挺难过的,总觉得是上了你的当,被骗了。”

伍晟隽心里顿时就敲响了警钟,滴滴滴的开始一级战斗状态了。

“我哪里有骗你?”

此时的伍晟隽又开始了他百试百灵的装委屈,然而,这次他失算了,胡佩慈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跟以往一般顺着他的话说什么。

伍晟隽被这一眼看的心里发麻,最后这委屈的表情也是做不出来了,只得苦笑了一声,接着哄着自己的小妻子。

“怎么会上我的当?我哪里骗过你?”

见伍晟隽老实的不再跟自己装可怜了,胡佩慈‘自导自演’的戏终于是可以接着来了,想来她还是有点兴奋的。

毕竟此时伍毅不在,他们这么闹着玩,倒是有几分过二人世界的感觉。

“你之前说,你这五年就没有亲近过别的女人。”

“对啊。”

伍晟隽这话回答的是毫不犹豫,也一点都不心虚。

“但是你身边可是有不少的女人呢,要我说说吗?”

伍晟隽想了想胡佩慈还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闹出来的那两个女人,顿时面色一黑,这旧账可不能再次让自己老婆翻出来了。

“是我识人不清。”

胡佩慈听到这话,配合的点点头,道:“确实,你眼光挺差的,我还记得,你当时为了舒助理,可是跟我冷战过。”

“……”

伍晟隽心里顿时叫苦不迭,果然自己老婆还是把这些旧账给翻出来了,他此时要是反驳的话,会不会还有后招等着他?

伍晟隽此时当真是举棋不定了,他总算是理解了顾源常常向自己诉苦的那些话,如今,他才算是感同身受了。

“怎么不说话了?”

伍晟隽苦着一张脸,在自己老婆疑惑的目光投过来时,斟酌了片刻,这才小心翼翼的道:“我在认真的听老婆的教诲。”

“什么叫我的教诲?”胡佩慈觉得能见到伍晟隽这苦哈哈的样子可不容易,索性就今天的这个劲儿,把女人的这个纠缠劲儿给发挥到极致。

伍晟隽此时当真是有些傻眼了,这么说都不行?他突然很想场外急救,把顾源给拉过来,想知道,若是发生了这种事情,他是怎么做到自保的。

“那……?”

伍晟隽想了许久,还是不知道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最后只好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老婆,摆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态度来。

胡佩慈见状顿时摇摇头,道:“唉,算了,不跟你计较了,没意思。”

“???”

只是为了有意思?听到这里的伍晟隽心里顿时有些不爽了,自己老婆玩尽兴了,他可还不高兴呢。

“不行,你今天非得说出个一二三来。”

胡佩慈其实是觉得自己好像是把伍晟隽给欺负过头了,所以对他也就不想再这么调戏下去了,毕竟,她也是知道玩过火了,遭殃的还是自己。

不过,现在来看的话,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如今,她已经玩过火了,就看男人那双眼睛,她也知道,今晚怕是逃不掉了。

胡佩慈对着他微微一笑,道:“老公,我去你休息室里坐一会儿,中午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就我们二个人?”

伍晟隽见状可没有丝毫想要放过她的意思,勾了勾嘴角,道:“我以为你上午约了季敏,中午会约蓉蓉呢。”

听到伍晟隽这话的胡佩慈顿时就有点心虚,她还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这话在这个时候可不能说出口。

胡佩慈对着伍晟隽笑了笑,道:“怎么会,好不容有了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机会,不会叫外人插足的。”

许是老天故意要拆胡佩慈的台,她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开了,一个人影窜了进来,“伍晟隽,我来找你了。”

胡佩慈脸色一黑,顾源这个时候过来,有点不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