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啊快啊呜呃啊_操大波熟妇15P

穿越架空 2020年01月07日

白辰在湖边安顿好七七,洗了果子放在七七身边,随后脱了鞋子挽起长袍拎着自己的离殇剑在浅水之处捕鱼。

有人曾说过,一个男人的专心致志是最吸引女人的武器。白辰没有发觉,湖边举止娴雅的七七早已对白辰芳心暗许,红红的小脸像是水嫩的樱桃般诱人。“白公子真是让人好生佩服,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白辰莞尔一笑,“过奖了过奖了,只是孩童时期比较顽劣,所以略懂这些。”

七七掩唇轻笑,“原来白公子也曾有过不一样的童年,七七有些好奇白公子小时候的事呢。”

谈话间,白辰已捕了条肥硕的鱼儿回来,在湖边生起了火,简单处理过后一条鱼已然架在火堆上。白辰坐在七七身边,“我的孩童时期啊,”白辰略微顿了顿,然后缓缓开口,讲了一个让七七分外心疼的故事,“我本是弃儿,被爹娘丢弃在仓茗山附近,所幸老师傅下山办事时救了我,将我抚养长大,收我为徒。当时一同拜在无名老师傅下的还有几个官宦子弟,和一些富贵之人的孩子。小时候我们一同习武,一同背诗诵文,一同住在山上,日子倒也过的潇洒。”

说到这里,白辰顿了顿,伸手将鱼儿翻个身子,接着开口,“后来我们长大了些,开始懵懵懂懂心里记一些事情时,无名师傅允许我们每月下山回家一次,之前大家并未在意,久而久之,大家发现每次无名师傅允许下山之时,只有我独自一人留在山上,没有人来接我。”

听到这里,七七隐隐觉得这个故事可能不像开头那般轻松愉快,于是双手环腿正色仔细听了起来。

“起初他们认为我可能有些深厚背景,所以一同习武一同玩耍之时大家都相互礼让三分,后来不知是谁了解了我的身世,他们便开始疏远我,排挤我,骂我是有人生没人要的野种。大家不再同我一起习武,每每课上无名老师傅检查时,只有我丝毫没有进步,师傅认为我没有天赋,所以交起来也便马马虎虎。可只有我明白,因为习武时没有同伴,我不知自己每一步是否正确,有时候一个错误的动作我却能练上整个下午。儿童叛逆时期,我忍不了疏离,受不了师傅失望的眼神,常常想着偷偷跑下山去远离那片江湖。无奈师傅对于下山这等小问题却看管很严格,只有一次,我在师傅的酒中偷偷放了些从其他人那边偷来的迷药,等着师傅陷入沉睡这才偷偷下了山。可我天生方向感较差,整整在那仓茗山转了两天两夜都没能找到下山或是回去的路,直到无名师傅找到了我,这才带我回去。”

白辰说着,将手中烤好的鱼递给七七,“起初我是不愿意回去的,我跪下来求师傅放我下山。师傅沉默,问我为何执意要下山,山下并无我的亲人。我问反问师傅我的爹娘呢,他们为何要抛弃我,我说我恨他们。师傅听了久久未接话,只是深深的看着我,他说,人生本就是独孤的,既没有人与你同行,为何要将自己的人生用来抱怨而不是走好自己的路。从那时起,我隐约明白,人生短暂,我们应该追求自己所追求的,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听到这里,七七忍不住泪光闪闪,没想到看似阳光未经世事的白公子也曾在小小的年纪承受过这么多本不该由他承受的心酸。七七声音微颤,“然后呢?”

“然后啊,我便跟着师傅回了山上。从此他人排挤我,我就当他们嫉妒我,因嫉妒而生恨;无人同我练习,我便去找师傅,我知道自己坚持的意义何在。后来他们都被各自的家人接了回去,要么接管家业,要么娶妻生子,只有我,这个无依无靠的弟子留在师傅身边。久而久之,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与师傅能过得了一两招时,方才真正明白师傅说的那段话的意思。后来我剑法已学成,无名老师傅仙去,这才下山来,遇到了你和苏怡姑娘,再之后的故事,相比你也就知道了。”

说罢,白辰深深吐出一口气。抬起头时神情已与之前无异。七七内心一阵酸楚,手中香味怡人的烤鱼却是再也没了心情吃下去。如今黄帝昏庸,整日沉迷酒色不论朝政,各方强权各自封地,官宦富豪抢掠百姓,这才让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刚出生的孩儿变成孤儿,自少受人排挤。像白辰这样豁达,像苏怡这样无畏强权用自己单薄的肩膀敢于去抗争的人能有多少。相比之下,自己真是幸运太多太多,至少在自己成为弃儿濒临死亡时有一对慈祥的老夫妇收留了她,用她们并不强大的肩膀为自己遮风挡雨,这一挡就是十几年。

“如今世道如此,白公子莫要伤感。既然白公子此行并无目的,不如就和七七作伴。自此之后,七七和苏怡姐姐便是白公子的家人!”七七调整情绪,一双眼眸对上白辰淡然的双瞳,柔弱的面容却露出少有的坚定地眼神。白公子,这个她所深深爱慕的人,自己一定要竭尽所能让他不再受到伤害!

白辰见着七七如此认真的模样,不由心头一阵感动,但是他分得清,这种让他微微鼻酸的感觉是友情,并非爱情。他心中心心念念的,自始至终只有苏怡一个人。

白辰并不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温馨,重重点点头,随后岔开话题,“我见七七姑娘似乎略懂医术,不知这方圆之内可否找到一些草药来治疗剑伤?”

七七自是懂得白辰的眼神,心中虽有烦闷,但也顺水推舟答道,“的确是有的,这里常年不见阳光,傍晚却有月光照耀,的确适合几味草药的生长。只是如今我行动不便,寻找起来有几分困难。”

“七七姑娘尽管将外形描述于我,由在下代劳寻找可好?”白辰正色,如果能早日让七七得到治疗,那离寻找苏怡他们便更近一步。何况七七也是苏怡所看中之人,更是对自己体贴有加,让这样一个柔弱的姑娘日日受苦,自己心中也是十分不忍的。

“也好。以后白公子便随苏怡姐姐一样,唤我一声七七吧,姑娘倒显得生分了些。”

“一切听七七所言。”

说罢,七七大概交代了几样草药的外形和生长环境,白辰起身将七七扶到“小木屋”附近,便转身走向一片稀疏的树林深处寻找。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