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我想现在要,弓起身子更紧密结合

穿越架空 2020年01月07日

白毓倒吸一口冷气:周郎,你不能像孙策一样,好喝就行了吗?什么都要刨根问底,活得累不累?可看到周围的人也投来疑惑的目光,没办法只好解释一下了:

"奴昨夜得一梦。梦中奴身在瑶池。西王母正以蟠桃宴请各路神仙。其中有一茶仙,便以此道奉西王母。"

中国神话界的万能膏药,西王母隆重出场!有什么无法解释的事情都可以往她身上推,不用白不用。

白毓一席话说得字字铿锵,不由人不信。不信也不行,因为真相说出来更让人无法相信。

面前摆着一个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钵盂,小玉说这个叫"豆"。里面盛的东西……黄黄的,圆溜溜,比大米小一点,比小米大一点。旁边一小份腌菜,一小份生菜,半条煮好的鱼。

这个,可以吃么?

偷偷抬起头。上座,乔家二老默不作声地吃;对面,小乔默不作声地吃。突然感到乔老头的目光,赶紧低下头。

拼了!

呜!这米好硬,像是麦粒,白毓皱了下眉头。腌菜是用盐和芥末调成的,味道还行,就是尝不出来是什么菜。生菜可不是白毓常吃的莴苣,就是生的菜,切碎了,依然是看不出是什么。鱼就是用盐水加一点葱煮了,口感可比不上昨天吃的生鱼片。

米太硬,腌菜太咸,想喝水,桌子上没有……

哐当!

"不想吃就不要吃!"看着白毓在那里数米粒,乔老爷子率先憋不住了,重重把豆放下,"女儿大了,出息了。眼光高得连人家吴侯都看不上,当然也看不上家里的饭菜了!"

"谁说的,我都饿死了。可我家喂狗的粮食都比这个好吃,还以为天天都有香菇炖鸡吃呢。"当然,白毓也只敢肚子里顶几句。衣食父母衣食父母,把父母惹急了狗食都不给你吃,于是头垂得更低了。

小乔也没有抬头,筷子咬在嘴里,泪水在眼眶里转了转。

"好了,事情还说不准呢,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跟女儿为难。"乔老夫人,其实还很年轻,看起来三十不到的样子,很和蔼地问白毓,"是不合胃口还是有心事?要不要让厨房给你添个菜?"

白毓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又被乔老爷子劈头盖脸地训斥:"你还惯着她!平时就是太宠她了,已经不知好歹了!人家是搞错了提亲的对象,可人家不是马上登门道歉了嘛!你居然还说人家没诚意。孙郎周郎,多好的孩子,人家有哪点配不上你!我怎么不把你生得丑一点,叫你不要这么目中无人!"

"我本来就没这么漂亮,而且还要更嚣张一点。"低着头,依然是腹诽。白毓没什么感觉,这种训她挨得多了。乔夫人谈了口气,放下手中的豆,似乎也没了胃口。小乔的眼泪终于滴了下来。

"好了够了!"白毓本来是独生女,最在乎,也最缺的就是兄弟姐妹。一旦有了一个就宝贝得不行,当然更见不得她掉眼泪,"吃得好好的饭,干吗在这里闹得大家不开心。我自己说的话自己心里有数。他们要是有诚意的话,肯定会回来的。"

"你竟然还对父亲不敬……"不敬的结果果然就是饿肚子。白毓呆坐在院子里,正卷袖望月"空肠"叹。

"唉!"

"唉!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在想什么。"这个时候,会理她的也只有小玉了,"饿了吧?这个给你。别嫌是我剩的就行。"是半个面饼。

大恩不言谢,拿起饼就吃。

看着白毓狼吞虎咽的样子,小玉又叹了口气,"你到底是怎么了?这么讨厌吴侯吗?"

白毓摇摇头,用力咽下一口饼,艰难地说道:"习惯,纯粹是习惯……"

谁叫她上辈子相亲太多,难为对方婉转拒绝的潜意识已经深入骨髓了。

这话要追述到下午茶道之后。这种本来应付自如的相亲茶会今天却让白毓觉得很不舒服。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