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四爷高肉_芳芳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

穿越架空 2020年01月07日

自打轩辕翊走后,夕儿的心总是空落落的,总觉得这日子里少了些什么。

脱离了外界的纷扰,她在谷里的日子过得简单纯粹。白日里帮着婆婆洗衣.做饭.耕织;夜晚望着天空的北极星发呆;想他的时候便把心思化作诗赋,记录在她自己做的小册子里。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婆婆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差,所以夕儿开始潜心研究医理。她以前看了不少医书,希望能帮助到婆婆,偿还先前的搭救之恩。

可是婆婆年纪已七旬有六,身体的各个器官都面临衰竭,夕儿的药也只能缓解她的痛苦而已。看着婆婆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夕儿心里也异常难受,但是她没有一点办法,毕竟生命的轨迹从来都由不得人。

终于,在时间过去两年半的时候,老人安静的去了。临走前她拉着夕儿的手说道:“闺女,我知道你留在谷中是为了照顾我,谢谢你这些年的陪伴。现如今,我已到了栖木之时,我走后你便去寻你夫君吧。人这一辈子不长,能在一起的日子也不多,要好好珍惜才是。”

老人的话一直萦绕在夕儿心间,两年多过去了,她与轩辕翊没见过一面。她想了很多理由,譬如他不记得回来的路,他以战事为重无暇分身……还有两个她最不愿意承认的理由:一个是他忘了她,另一个是他受了很严重的伤甚至……她不敢再想。

老人的话没错,人这一辈子也仅仅数个须臾而已,弹指一挥便过去了。她在这两年六个月里,每日每夜都想着那个人:他是否安好?是否打败了北国?是否与心儿姐姐修好……她的心每时每刻都悬挂着。

其实,这几年里她无数次想出谷去寻他,但是想到婆婆日渐衰弱的身子,她实在不忍心。所以她一直等,等着他主动来寻他。

现下,婆婆因病故去,她留在谷中的最后牵绊也没有了。继续在谷中折腾了几日,最终她还是拗不过心中对他的担心,决定出谷去寻他,只看一眼他安好便回来。

第二日一早,夕儿便乔装打扮出了谷。出谷后,夕儿走了一日,才到了庶北。在庶北打听了半晌,才弄清楚两年前的燕裕战事。

两年前,轩辕翊率领的天南国大军以少胜多,击败了北国蛮士,然而在战乱中主帅轩辕翊负伤严重。太后担心儿子安危,逼迫皇上轩辕泽更换驻军主帅,命人接轩辕翊回天都养伤了。

“原来……他真的受伤了。”夕儿的心突然难受起来。她完全不理会轩辕翊受伤已过两年,她的心里只想马上见到他,她要亲眼见到他平安才放心。

在庶北集市雇了一辆马车,夕儿便踏上了回都之路。一路上她的心都咯噔咯噔的跳着,她想象着他见到自己的反应,会是开心的吗?现在的一切她都无法预料,毕竟他们之间太久未见。

马车日夜兼程,过了半月便到了天都。到了都城,夕儿先找了间客栈,自己长途奔波,需要梳洗一番才能去见他。

夕儿梳洗之后便蒙上了面巾,毕竟对于这个世界她已不复存在,她还是谨慎些好,免得多惹祸端。

夕儿怀揣着忐忑的心情,正准备走出客栈,去翊王府,便听见旁边五六个一桌吃饭的人正大声议论着:“这翊王爷简直艳福不浅啦,先前故去的王妃被传惊为天人,现在这位也是有沉鱼落雁之色啊!我昨日陪夫人去庙里上香,正巧撞见这翊王妃在庙旁布粥,简直如同仙女下凡呀。”

“这翊王妃果真这么漂亮?”其中一人附和着。

“骗你是小狗,不信你自己去看看。”那人见眼前人不信他,焦急的说道。

夕儿记不得走出客栈时自己是怎样的心情,“翊王妃?多么熟悉又多么陌生的称号,他娶了别人吗?他不来找她,是他早有了决定。自己不过与他有一段露水情,是他几日便可忘却的人。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夕儿一厢情愿而已。”夕儿的眼眸酸涩不堪,眼泪却流不出来。她的腿好似没有知觉的走着,整个人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来到了翊王府门前。

到了翊王府的大门前,夕儿才回过神来,她怎么了?不过是一份相处仅数日的恩情,有何放不下的?他身边已有人照顾,安危再不需她挂怀,她该高兴才是。

正当夕儿想得出神时,王府的大门打开了,吓得她赶紧转过身去。

“王爷和王妃姐姐这是要去何处?可否带上仙儿?”一阵熟悉的女声传来。

“本王与王妃要进宫见母后,你就不用跟随了。”轩辕翊的声音像一根根针,扎进了夕儿的心里,眼泪便在听见他话音的那一刻夺眶而出。

“翊,仙儿妹妹也是你的侧妃,要不我们就带她一起去见母后吧。她是夕儿的姐姐,母后平日里也挺喜欢她的。”如果说轩辕翊的话似银针,那么柳砚心的话就如同一支支利剪刺进了夕儿灰暗的心。

她能理解轩辕翊迎娶心儿为妃,但她四姐为何成了他的侧妃?她开始质疑他当真喜欢过自己吗?还是他对颇有姿色的女子都一样喜欢?

她想转身去向他问个究竟,可是却害怕得到那个答案。

“王爷,王妃姐姐都同意带仙儿去了,你就答应带上仙儿吧。”叶澜仙拉着轩辕翊的袖口撒娇道。

轩辕翊厌烦的甩掉她的手,猛然抬头间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背影,粗布麻衣,身形与心中的一人很是相像。

感受到一抹灼热的目光,夕儿本能的回头望去,四目相对,夕儿心中大叫不好,她怎能暴露自己的行踪。于是赶紧回身,庆幸自己带了面巾,小跑着离开了他的视线。

轩辕翊第一反应便是追上去,那女子眼中的凄楚让他心中一痛,她会是她吗?然而,还未待他迈出步子,心儿便牵住了他的手,言到:“翊,时候不早了,母后该等我们了。”看着那一抹身影消失在了眼前,轩辕翊心中有些失落。不过转念一想,三年之期未满,她应该还在谷中等自己,又怎会出现在此处。思及此,心底慢慢释然,之后他便带着两人一起进宫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