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男友插的感觉,一受三攻太涨了

穿越架空 2020年01月09日

等快到青塘村村口时,天色将将擦黑。

本来周清兰是能早点儿回来的,但奈何今天发生了这种令人预想不到事儿。

仔细说起来,她今天应该是崩人设了,她担心自己会不会暴露。

但这一路上,她仔细瞅了狗剩的神色,还好,没什么异常。

想着自己总归是狗剩的救命恩人,就算是狗剩觉得自己厉害过了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才是。

这么一想,周清兰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甭管怎样,自己可都是为了救狗剩,这才出手收拾劫匪。

否则的话,她完全可以扔下狗剩一个人跑。

不过,这件事儿,周清兰却不想让村里那些老人知道。

狗剩年纪小,或许不知道原主的底细,但是那些老人,定然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但周清兰又不能要求狗剩保密,要是周清兰真那么一说,反而变得可疑。所以,她是说不是,不说也不是。

而且方才路上,狗剩可是说了,今天紧着先送她回村,明天可是要去报案的。

报案的话,也得牵扯到她。

“狗剩啊,明天你报案,周奶奶就不去了……”周清兰想了想,最后才开口说道。

她是真不想去,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跟公安打过交道呢。

说实在的,她心里有些打怵。再加上她本来就是个冒牌的,心里越发不愿意。

自然是能避免,就避免。

周爱党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周清兰叫他狗剩,还是因为周清兰不愿意去派出所。

但是他也没有勉强周奶奶,“行,周奶奶,那我明天自己去。”

眼瞅着前面就是周奶奶家,周爱党赶紧放下背篓,然后挑出其中还比较完整的东西,一股脑儿塞进周清兰的手里。

“周奶奶,您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手里也就这些东西,希望您不要嫌弃。”不管怎么话说,该感谢的,就得感谢。

今天要是没人家周奶奶,他可真就是成了刀下亡魂。

周清兰又不是冲着人家东西,才救的人。

她自然不肯要,这年头,就狗剩塞到她手上的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

死贵死贵不说,有些东西,还要票。

她哪能要这些东西?

“狗剩啊,这些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补补身子吧,瞧你这小身板这弱的……”今儿个要不是她,这家伙指定回不来。

所以,这些东西,还是让他留着吃,补补身子去吧。

周爱党:“……”

“不行不行,您要是不收下,我只能跪下来磕头,以表示感谢了……”说罢,把东西一放,就要跪。

这下轮到周清兰:“……”

我滴个老天爷,她一大活人,哪能受人跪?

周清兰赶紧把人扯起来,“行行行,我收,我收还不成吗?你可千万别跪,千万别跪,男儿膝下有黄金,知道不?”

周爱党低着头,周清兰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他见周奶奶愿意手下他的谢礼,赶紧把东西,一股脑儿地全塞进周清兰的怀里。

周清兰不经意间,抱了个满怀。

两人道别之后,周清兰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

方才真是吓死她了,要是今天狗剩真的跪下给她磕头,她非得一晚上做噩梦不可。

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好家伙,林林总总,有好些个。

这还没到家门口,周清兰赶紧把东西,收进自己的背篓里,免得被人看见,徒生事端。

她的背篓里本来就有好些东西,这会儿也只能把背篓上面的干草捡出来,然后使劲儿压了压。才勉勉强强,把东西给塞了进去。

而最上面,只是虚虚改了一层干草。

不是周清兰不想多铺一点儿,实在是铺不下。

于是周清兰背着满满当当背篓,往家走。

老周家是住在村口的位置,住了好几户人家,全都外来的。

至于村子里土生土长的青塘村村民,这是都在里头。

而他们这些外来户,只能住在村口位置。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

一来,是村子里面土地不够,比较拥挤。

二来,村子里面即便是有好地方,那也是留给村里的后辈子孙,哪里会留给外来户。

周家不是最外头第一家,而是第二家,位置倒也还算好。

反正周清兰十分庆幸,这要是她背着这么一个满满当当的背篓回村子里,再遇上那么一两个罗里吧嗦的人,搞不好就要闹出事儿来。

当然,周清兰也没有放弃自己的警惕之心,左顾右盼一番,发现没人之后,就赶紧往家里钻。

因着靠近路边,周家又有好些个小孩子,所以周家的院门,是关着的。

周清兰用不轻不重的声音,拍门。

等了一会儿,却没有人开。

周清兰只好加大拍门的力度,“奶回来啦,快开门。”

周清兰希望来开门的是几个小娃娃。可是没等她等到孩子们来开门,她就发现后面传来一个脚步声。

“哟,周姐回来了啊?这背篓里装的是啥呢?这么沉甸甸的?该不会是有啥好东西吧?周姐,要是有好东西,分一点儿给我家呗……”

说话的是隔壁的王家当家老太太,也就是王老太。

平时就喜欢从别人家里卡点儿东西,东家的火柴,西家的酱油。都是一些小东西,邻里邻居的,大家伙也不好意思拒绝。

这一来二去,就让这王老太养成了坏习惯。

隔三差五的,非得上别人家弄点东西回去不可,不然她就浑身难受。

要是对方不给,她就站在人家家门口,明里暗里讽刺对方小气不大方,一点点东西都舍不得。顺便在说说这家,各种鸡飞狗跳的事情。

这么一趟下来,谁受得了?

所以每当王老太出手,鲜少有不能得手的。这也愈发增加了王老太的胆量,几乎成了村中的一霸。

周清兰转身一看,就认出了这人是谁。

她想直接进家门,可是这会儿门是关着的,她进不去。

只能站在门口,赶紧把这人给打发走。

“哎哟,是小王呀。你家儿媳妇,肚子有没有动静了?”周清兰张嘴就放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这王老太只有一个儿子,皮相长得又不错,当初很是有小姑娘喜欢。她千挑万选给,给儿子跳了个各方面最拔尖的。

可令王老太后悔莫及的是,儿媳妇儿都嫁过来八年了,还一个蛋都没下!

而周清兰这话,真可谓是直接往王老太的心里捅刀子。

王老太气得当场头发丝儿都立了起来!

撸起袖子,就想上前跟周清兰干一架。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家的院门开了。

周清兰哪能给对方机会,一个闪身,就进了自己家门。

“咣当”一声巨响,周清兰就把自家大门给甩了上去。

王老太只觉一阵风袭来,那大门就离自己的口鼻,也就一个手指头的距离。也就是说,她方才若是再往前走一点,那么现在的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想,王老太吓出一声的冷汗。

站在周家大门口,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好你个周老太,你个要死的……”

前来开门的老二媳妇,心里有数,一点儿都没觉得奇怪。

定然是这王老太看中了自家什么东西,但是她婆婆不给,所以就在家门口闹了起来。

“妈,今儿个上县城,咋样?”赵荷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家婆婆背后背着的背篓上。

看这背篓的样子,里面可是有不少东西。

婆婆可是最疼他们一家子,有什么好东西,可都是先紧着他们。

于是赵荷花赶紧说道,“妈,这背篓怪重的,卸下来,我帮您拿吧?”

一边说着,一边直接要去卸婆婆是身上的背篓。

周清兰连忙转了个身,避开了老二媳妇的手。

她也不好说什么,快步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徒留赵荷花在院子里傻眼,往常婆婆可不会这样子,今儿个是怎么了?

难道是今天拿回来什么好东西?所以这才藏着掖着?

是了,今儿个婆婆去了县城,肯定是带回了好东西。

一想到这个,赵荷花的心里,就跟抓心挠肺似的想知道。

可是婆婆那样子,显然是不想让她知道。

然而,赵荷花心念一转,计上心来。

她转头就去厨房倒了一碗水,准备端过去给婆婆喝。

周清兰进了屋子,就把门跟关上,顺便还插了插销。

然后速度极快地把背篓里面的东西,都给收拾了出来。

狗剩方才给她的东西,她拆开一包糖果抓了一把,收进自己的口袋里。其余的,全部锁进了自己的柜子里。

至于金戒指,她塞进了老鼠洞。

剩下的,都是可以放在明面上的,周清兰便打算把这背篓里面的东西,提到厨房去。

哪知道她刚一开门,就发现门口站了一个人。差点没把她吓得跳起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