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火车美女—前男友粗大活好

总裁甜文 2020年01月10日

已经长大许多的少年冷淡又认真地坐在教室中。

我是一个孤儿。

因为无父无母被人嘲笑欺凌。

但是那有什麽关系。

我有世界上最好的姐姐。

总有一天我会出人头地,让姐姐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

眼镜男坐在电脑前劈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他的鼻子里还堵着一截药棉,这让他那一回到屏幕前就变得冷静专注的神情显得有些可笑,他打出一串复杂的代码,最後附上了一个简单的算数式。

7-3=4

壮汉腿踩在一边的桌上,坐在椅子里抱着手臂,头向後仰靠在墙上,似乎终於困极睡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落进一缕,将屋内的明暗划得愈发分明。

现在时间,早晨07:40。

作家的话:

以後都这个点更新333

PS:谢谢 单恋爱好者 和 绿茶控 两位亲的礼物!!窝才发现(捂脸)……抱住麽麽哒!!

PSS:修……算数式,算错了……(颤抖)

☆、清水不彻底(小结之一:蛇毒)16

现在时间,早晨08:05。

从付具进入书房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虽然书房里没有监控,不过眼镜男大致能猜到里面发生了什麽。

或者说,他一手推动了什麽。

作为情报人员,搜集情报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职业习惯,更是身体的本能与喜好。加入这支雇佣兵小队前,他是业内小有名气的雇佣兵,虽然身手平平,却有出色的情报分析能力。只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黑暗世界里最顶尖也最神秘的情报贩子“蜂鸟”。

没有“蜂鸟”拿不到的情报,只有买家出不起的价钱。情报贩子没有立场,但他却有好奇心和对未知的狂热。在“蜂鸟”少数搞不到出身情报的几人中,有两人同属於一支佣兵小队。於是他以另一个身份接受了邀请,加入了这支小队。

虽然他依旧没能直接挖掘到易严付具的过去,却在小队对胡承的关注中,意外找到了关键所在。

一个多年前死在胡承手里的女人,在浩如烟海的各种信息中,能找到的只有一个名字,年龄,以及她有一个弟弟的记载。不过,这就够了。

零碎的线索被串联起来,过往并不难猜,半年来的磨合相处也足以让他判断出两人的X格,只要稍加推动,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他看了一眼时间,因为冷静专注而显出特殊魅力的脸上微微露出笑容,准备起身。此时,监控画面一角的房间里,有个人动了动。

“哎?哎……?”

────────────────

“好不乖,你的好爸爸看到会伤心的。”

“───!!”

被穿刺的疼痛,是R铃。

……

他对着一个方向抱起她,是抱着小孩撒尿一样的姿势。

“呼……爸爸也这样抱着你撒过尿没?我C到你尿出来好不好?”

分开双腿,阳具进出。男人愉快的喘息。她的挣扎只能带起细碎的铃声。

……

咬着她耳朵:“告诉你镜头在哪里好不好?”“跟他说,你有多舒服。”

“乖。”

“叫出来。”

────────────────

胡杏蜷在被子里,从噩梦中睁开眼睛,身体似乎还残存着被不停贯穿的记忆,微微地打着颤。不知道昏过去了多久,眼睛几乎睁不开,意识和R体都困倦不堪,唯有心神在X腔中震颤欲裂,难以安睡。

胡杏轻喘一声,额上的汗水黏腻湿冷,烧似乎已经褪了大半,她裹着被子试图坐起来,手臂和腰肢面条一样软得毫无力气,让她支撑了一秒便忍不住地颤抖。

全身上下都酸疼得仿佛被拆装了无数遍,下身几乎失去知觉,她半倚着床头阖眼歇息,新的冷汗流过鬓角淌下来。

大概是觉得她即使醒来状态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娃娃脸在离开前并没有束缚她的手脚。被玻璃扎伤的右手已经被绷带包扎起来,她刚才撑着床铺坐起时,却并没有感到多少痛感。

“叩叩。”

门响了。

有人……敲门。胡杏反应顿了一拍,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在这里有谁会在进入她所在的房间时敲门?

外面的那人又礼貌地叩了两下,推门进来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