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隔壁老妇性事_看老婆被老板干

总裁甜文 2020年01月10日

翌日清晨,司马府。

“小姐,主母来了。”

司马倾城正在房间里捣鼓什么东西,听到丫鬟的通报,连忙起身将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地塞进衣柜,“知道了。”

司马倾城开门笑着迎来了款款而来的程惜,乖巧地行礼道:“娘。”

程惜越发觉得这个女儿懂事乖巧了,没有以前那么嚣张跋扈的刁蛮样了,“快起来,娘今日带你去京城最有名的裁缝坊做嫁衣。”

司马倾城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勾唇,“好,城儿去换身衣服,我要漂漂亮亮地和娘一起出去。”

程惜含笑望着她,点点头,“去吧,娘在正厅等你。”

司马倾城送走了程惜,回到房间将刚刚塞进衣柜的东西掏了出来,眼睛里的精光尽显。既然是各凭本事的事情,那我也很乐意奉陪到底。

母女二人去过裁缝坊之后在集市里逛了逛,程惜没有司马倾城的体力好,很快便觉得累了,提议要回府,司马倾城却提出想去一趟太子府。

“你去太子府做什么?”程惜很是惊讶,因为司马家和叶谦的关系和叶梵之间甚少联系。

司马倾城莞尔,“前些日子我出来逛街的时候碰到了太子妃,和她甚是投缘,想着今日好不容易出来逛逛便想着去看看她。”

程惜听到司马倾城如此说法不疑有他,而且这孩子从小娇惯地很,很少有能聊得来的女儿家,有个同龄的人说说话也未尝不可,便应允了她。

太子府。

“殿下,司马小姐求见。”

叶梵也是下朝回府不久,正在书房批阅今日刚从公里带出来的奏折。叶梵心中许些疑惑,司马小姐?心中虽有疑虑但还是朝着门外的衍生说,“让她到正厅等候。”

“是。”

叶梵看到司马倾城的时候,眉头微皱,她怎么来了。

“倾城见过太子殿下。”

叶梵朝着司马倾城点头,“起来吧,不知司当初马小姐突然到访所为何事?”

“想必殿下已经听说了景王妃的事情。”

叶梵微微挑眉,他当然知道了,那么,司马倾城的用意为何?

司马倾城见叶梵并不答话也不介意,自顾自地说,“但是殿下可否知道景王为何会选择娶简云深为妻吗?他堂堂一个皇上御封的景王爷为何要娶一个将军府的庶女,难道殿下不好奇吗?”

为何?他所有喜欢的东西叶谦都想要,如此而已,但是他只是微微勾唇含着笑望着司马倾城,他倒要看看她想说些什么。

“想必殿下也应该知道,六年前景王府发生了一场火灾,而从小照顾景王的李嬷嬷和她的女儿梁沫正是殒命于那场火灾。”司马倾城从袖间掏出一张叠起的纸递给叶梵。

叶梵伸手接过,打开来看,眉头微微皱起,“这是谁?”

“殿下是不是觉得十分眼熟?”司马倾城的嘴边擒着笑。

叶梵挑眉望向她,“司马小姐这是何意?”

“这幅画是我在景王的书房里看过后来临摹的,可能没有那么好的画风,但是隐隐约约应该能看得出来,她的眉眼像极了一个人。”

其实叶梵早就发现了,画中人的眉眼像极了简云深,“司马小姐告诉本宫这些,不知所为何意?”

司马倾城忽然笑出声,“虽说倾城回到京城的日子不过一年的时间,但是坊间的传闻我都是知道的,而且现在景王妃肚子里的孩子景王爷并不承认,这不得不让人联想翩翩。想必殿下也是知道其中的缘由的,倾城今日前来话已带到,接下来就是殿下的事了,倾城告辞。”司马倾城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叶梵望着司马倾城离开的背影,眯紧了双眸。

景王府。

本在房间里休息的简云深突然迎来了叶迅身边的亲信,说是叶迅要见自己,还请自己务必要赴约。

简云深当然知道叶迅为何要见自己,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可是来人说自家的王爷知道如何解决简云深此时面临的问题。或许是简云深太过想要洗去自己的嫌疑,想了半晌才点头答应前去赴约,自然带上了茹依。

九江香。

当简云深再次踏进这里的时候,那晚上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茹依见简云深有些不对劲,便上前一步搀扶她,才发现简云深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此时叶迅正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瞧着一楼大厅里的简云深,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她竟然敢来赴他的约,上次见过她之后就觉得她与平常的女子大不相同,更是在自己不知不觉中拿走了自己身上的玉佩,她可真厉害。

只有简云深一人上了楼,茹依被拦在了下面,简云深看到叶迅的时候,他正优雅地品着茶,简云深走上前微微行礼道:“云深见过四皇兄。”

叶迅似是无意与简云深交谈的模样,只是自顾自地喝着自己的茶,谁想到简云深却是坐在了叶迅的对面。这时叶迅才抬眼望向简云深,只见她说:“四皇兄也知道云深怀有身孕,不适合久站。”说罢便自顾自地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起来。

叶迅的唇角勾起一抹摄人心魂的笑,“可是本王倒是听说七弟妹这肚子里可不是七弟的孩子。”

简云深微微挑眉,她知道叶迅这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简云深却是弯了眉眼,沾满了笑意的唇角轻启:“四皇兄都说了只是听说而已,可不要妄加揣测事实。”

叶迅像是一拳打在了棉絮上,还有一个好看的弧度,这不禁让他有些吃惊,他早就见识过眼前这位女子的厉害,只是没想到她竟是这般的伶牙俐齿。

叶迅也不再纠结上一个话题,继续道:“想必七弟妹也知道本王今日找你前来所为何事吧。”

“不知道。”

叶迅正端起的茶杯微微停顿了一下,又恰到好处地送到唇边,“看来七弟妹不仅能说会道,也是个会装糊涂的主。”

“我原本也以为四皇兄明人不说暗话,只是没想到竟还打起了哑谜。”

听到简云深如此说法,这反倒让叶迅有些尴尬了,叶迅也不恼,只是静静地望着面前坐的这个人。简云深却突然站起身,“既然四皇兄只是找云深来喝茶的,今日有些太晚了,改日再约吧。”

叶迅挑了挑眉,“七弟妹自便。”

简云深闻声就准备离开,但是身体不由自主地偏斜,脑袋突然昏昏沉沉的,就在她以为要狼狈地摔在地上的时候,腰间却突然多了一只手,简云深已经没有力气去求证身边那人是谁了,神志一瞬间陷入了昏迷。

叶迅在南方呆了这么些年,倒是学会了不少东西,比如和军中的医师学了医术,也算得上能出师了,他想着便单手揽着简云深,另一只手便去探她的脉搏,发现她只是身体太过虚弱,又因为怀孕营养跟不上。叶迅将简云深拦腰抱起准备送她回景王府,却没想到迎面走来了一脸怒意的叶谦。

叶谦走近直接将简云深从叶迅的怀里接过,一句话没说便转身离开了,叶迅在后面淡淡地开口,就像是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七弟妹刚刚昏倒了,她怀孕营养欠佳。”

叶谦没有回头,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往前走。他今日一回府就听管家说王妃来九江香赴彦王爷的约了,其实他也能猜到叶迅是因为上次玉佩的事情找她,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立马赶了过来。谁知一来就看到叶迅正握着简云深的手深思的情景,他是不知道叶迅还懂医术的,直接就认为叶迅对简云深有着不可名状的情感。

叶谦望着怀里昏睡的人,不禁眯了眼睛,简云深啊简云深,你究竟有何魅力能让这么多人为你倾心着迷?直到马车要到景王府的时候简云深才悠悠转醒,映入眼睑的是叶谦一副阴沉的面孔,简云深心里微微一惊。却没表现出来一点,只是继续靠在侧壁上闭目养神。

“怎么?没有脸见本王?”

简云深倏的睁开眼睛望着他,“王爷何来此番说法?”

“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叶谦眼神里透露着盛怒,语气也像是要撕碎了简云深一般。

“如果我说是你的呢?”

叶谦皱紧了眉头,倏的笑了,“简云深啊简云深,你说这话的时候考虑过后果吗?”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你还记得在九江香的晚上吗?你中了计,那人是我。”

叶谦像是努力在回忆一般,却又立马否定道:“撒谎!那天晚上明明是倾城身边的丫鬟青儿,不然你以为本王为何将她带回景王府?”

简云深早就知道叶谦会这样说,她只是闭上眼,不再说话,反正她解释过了,信不信由他。

叶谦却不打算放过她,伸手捏住简云深的脸,“你这是心虚了吗?谎言被拆穿了,心虚吗?”

简云深睁开眼,凌厉的眼神让叶谦微微一惊,“反正你也不相信我说的话,你为何还要问我?我说与不说结果还不是一样,你依然不承认这孩子是你的,你要我说什么?难道按照你的想法承认这孩子是...”简云深立马停了下来,让她说自己的孩子是野种这件事她做不来。

叶谦望着她说完这段话,手却缓缓地收了回来。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