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干爹靠了,他的炙热定在她呢小腹

总裁甜文 2019年12月02日

凉婵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服务员站在桌子中间,萧何拿着菜单各种嫌弃。

“就这些,最后给她煮一锅白菜粉丝吧,就你们这最便宜的那个。”

他合上菜单心情极好的,对她眯起了眼睛。

“不用感动,我怕你会饿死。”

凉婵瞪他一眼,骂道“幼稚!!”

“谁让你小时候总是抢我的吃的,哼,现在我可是打倒地主的翻身农奴。”

“难道那不是你进贡保护费吗?”

“哈,我那明明是被迫的,你见地主收租的时候,谁家愿意贡献粮食阿!”

他拿起筷子就要敲她的脑袋。

凉婵目光一敛,落在他的手上。

“你手怎么了?”

他手很长很白,食指处有一处紫黑色的淤青一样的东西。

萧何怔了怔,摊开手放在桌上,“不知道在染的颜色,我也是昨天才发现的。”

凉婵一脸嫌弃,“你不会是中什么毒了吧,咿,好恶心的颜色!”

萧何伸手便入她脸上戳,“中毒也要先传给你!!”

“滚蛋!”

她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萧公子心情不错,“听说你涨工资了,今天你请客。”

“好说!”

“对了,你中秋节放假吗,我一个同学,开了一个度假村,给了几张体验券,你带着你们全家去玩几天吧。”

“什么地方呀?”

“南沙岛附近吧,一座私人岛屿,环境还是错。”

凉婵没说什么,兴趣缺缺的吃着白菜。

萧何瞥了她一眼,“你从工作至今,好像还从来没有带陈姨出去玩过,叔叔走后,你回家也少了。”

凉婵眼前忽然出现那一个矫健而敏捷的背影,那种又湿又重的痛,再次侵袭。

她放下筷子叹了一声,“你说的对,我这几年一直没怎么回过家,都是我哥在照顾我妈,给我吧,我找时间带她们去玩。”

萧何“嗯”了一声,眼底的笑意却泄露了他此刻雀跃的心情。

连一向讨厌的海参都吃出了一点甜甜的味道。

两人吃到一半,凉婵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半。

萧何眼角一挑,“得,就知道你是这样的德行!”

凉婵“你闭嘴!”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荀愈的号码。

“怎么了老荀?”

荀愈说“京都周边的阳城发生一起爆炸事故,带着你的人,去看看吧。”

“这样好吗?我刚进医院还没一天?”

荀愈失笑一声,“你是在医院吗?我怎么看你吃的那么欢快!”

凉婵赶忙举目张望,只见荀愈带着沈廷玉和吴灏天从门口处走了进来,后者后里还拿着一篮子水果。

沈廷玉那女人一见到她,立马一把从吴灏天手里把果篮夺了过来,“你看,这女人一点毛病没有,还在这里大吃大喝还想公费吃水果,想都别想,这是我的!”

三人向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凉婵站了起来,指着萧何说,“介绍一下,这是我发小,萧何,这位是荀愈,这两个你都认识,沈廷玉法医,和吴灏天你都见过的。”

“你们好,我是萧何!”

“你好萧医生”荀愈一笑,伸出了手。

“萧医生,好久不见,我最近看你家股票又涨了,我下次去你们家旗下的酒店时,能不能给我打个折?”

吴灏天天然呆的也伸出了手。

萧何失笑,“没问题,你直接记我账上就可以!”

沈廷玉一脸鄙夷,“马屁精!”然后她话锋一转,“我呢,能不能也记你账上?”

“当然!”

凉婵恨不得装不认识这两个人。

又增了三个人的座位。

凉婵问荀愈“阳县发生了爆炸案?这种普通的案子,也需要我们去?”

荀愈说“嗯,情况有点特殊,资料已经从阳县那传过来了,你如果没什么问题,明天过去看看吧。”

“爆炸死了多少人?”

“没有伤亡?”

“没有伤亡?难不成去抓制造爆炸的人吗?”

荀愈还没说话,沈廷玉抢先道“没有伤亡不代表没有死人啊,真是的!你伤的是手,怎么脑子也伤了?”

吴灏天说“是一个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里面炸出来一座古墓,但是这古墓里面竟然有几上穿现代装的人……”

萧何坐在一边听着,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难不成是穿越了?”

吴灏天一听立马来了精神,“原来萧医生也是这么认为,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而且那座墓据说是清朝康熙年间的,哈哈说不定我们真的遇见了清穿的人。说不定真是的马尔泰若曦……”

凉婵拿起筷子另一头,对着吴灏天的手敲了过去,“怎么这么长久了,还是治不了你这脑残追剧的毛病!”

吴灏天手背生生挨了一下,委屈的憋嘴,不敢再乱说话。

荀愈说“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阳县那边已经申请支援了,明天你带着沈法医过去看看,处理完这件事后,你们中秋节给你们一周的假,我和其他人值班!”

吴灏天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荀哥,你不会是坑我们的吧。”

凉婵嘴角一抽,心想这死孩子可真是不会说话,“坑你什么,坑你的肉吗?”

沈廷玉打趣“猪肉价格上涨,所你们荀处坑你的肉去卖!”

众人哈哈大笑。

五人一起吃了饭,萧何接了一个电话,提前离开了。

沈廷玉只要是白吃白喝就很开心。

“我给我说,柳薇薇那女人身上的事多了,老荀已经套出话来了,张小旗就是她找人杀的,这下跑不了了!”

吴灏天说“就是,这娘们太可怕了,姜源说,八成她父亲的死,都和她有关系,只不过那个叫徐珩的自从被抓之后,什么都没说,苏齐他们几个也很头疼,嘴太硬了,撬不开!”

荀愈没说话,拿起一支烟来,问“不介意吧!”

吴灏天“不介意”

沈廷玉“不介意”

凉婵“不许抽!”

众人“……”

荀愈低笑一声又重新放了下来,琥珀色的眸子里,有点浅浅的光在闪动。

“徐珩有前科,他早些年属于黑恶势力,被抓了起来,放出来一,一直跟着柳家,柳薇薇的母亲死后,他就离开了,具体做什么,还不清楚,不过左右都是那些老本行,再审审,如果和苏冶的案子没什么交集,就把他移交给刑侦局那边。”

凉婵有点心不在焉,“嗯,行。”

沈廷玉问“你们家程老师呢?听说他伤的比你还重,那女人不是喜欢他吗,怎么折磨的是他,而不是你?”

“对啊,我也很想知道?”

吴灏天笑嘻嘻的伸过头来。

“……”

凉婵看着一满满的一桌菜,都被这两个没有人格和底线的家伙横扫一空,还在这里贱兮兮的希望她出事。

忽然很想一掌拍死这两只!

------题外话------

亲们,明天上午有事,一更应该会放在下午六点左右,白天没时间码字了。

另外,现在月底了,小可爱们手里的月票快砸我身上吧,周末如果没什么意外,我给大家万更,么么哒。

月票,月票……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