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男人好爽|宝贝可以深点吗小说

耽美小说 2020年01月14日

“咳,我这不是顺嘴问了一句嘛。”厉明谦尴尬的自圆其说。

蒲千凝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用紫外线灯在白音的身上照了照,“上面没有留下指纹。”

“指甲里也是干净的。”

说完,对梁子远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初步工作已经完成,让出了主检的空位。

梁子远拿起解剖刀,又在下刀前,对站在自己四十五度角的厉明谦道:“兄弟,做好心理准备。”

刀子,落下了……

第一刀,落在了白音的咽喉处,这是为了判断中毒的来源。

咽喉没有被腐蚀,但有一些黑色的沉淀物。

“她有抽烟的习惯吗?”梁子远问道。

“我们没有在她的房间里,找到烟、烟灰。”而白音的日常生活习惯,目前只有两三位同事给出的笔录,很多细节,问得也不够详细,“我会让他们再去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梁子远点了头。

然而,接下来的每一次落刀,对厉明谦而言,都是一种极大的挑战……

白音的腹腔里,有很多小泡泡。蒲千凝小心的把它们收集到瓶子里,准备后期进行化验。

接着,梁子远打开了白音的胃,里面没有太多的食物残渣,说明她死亡前三到四小时没有进食,这与季庭衡所说一致。

梁子远把它们倒在托盘里,小心翼翼的摸索着。

有些黏。

厉明谦看到这一幕,眉头一紧一松,胃里立刻有些不舒服,但也不至于反胃呕吐,“有什么发现?”

“就这么看,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不过,仅凭肉眼是无法判断里面是否含有毒素的,也需要进一步化验。

蒲千凝看了她的肺部,其表面的颜色,与正常的肺不同,除了有疑似相同的黑色沉淀物之外,还带着一种异样的紫色。

“我想死因已经找到了。”梁子远让蒲千凝附在黏膜上的黑色沉淀物,小心的划下来。

毒,不是因为那瓶维生素片,而且吸入性的。

“可以判断出是什么毒吗?”厉明谦忍住了那倒腾的胃,自如的问出了这句话。

“当然不能了。”

蒲千凝:“如果不是床头的那瓶维生素片,那也就是这件事很有可能与姜一程无关了,那他害怕什么?”

一个每天吃维生素片的人,对维生素片自然很熟悉,就仅凭颜色和气味,就明显的知道,这并不是她吃惯的了维生素,怎么可能会咽?

再说了,正在闹离席的丈夫,忽然为了一瓶维生素,千里迢迢的送到机场,有一种非奸即盗的感觉。

像白音这样的职场精英,怎么可能傻到明知道有问题还要吃?

当然,这也更能说明了姜一程有问题,而他,倒腾了这么多事,无非也就是想排除自己的嫌疑,可惜他忘了‘适得其反’这四个字。

“报告什么时候出来?”

“明天周末,我加个班,争取在星期一早上前给你。”梁子远说着,走到门边,解下手套,放进了垃圾桶。

长达两个小时的尸检工作结束了,厉明谦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样的!”梁子远拍了拍厉明谦的肩膀。

厉明谦低眉看他的手,嫌弃的说,“把你的手拿开。”

梁子远一愣,忽然笑得很灿烂,暗示性的说道:“我刚才戴着手套呢。”

潜台词:我的手很干净。

厉明谦的眉头拧得很紧,那股反酸味,瞬间弥漫了他的口腔,而他,再也压不下去,立刻冲了出去,凭着他对这里的熟悉度,第一时间找到了厕所的位置。

洗手间里没有旁人,也无需再隐藏。

不过,他已经六七个小时没有进食,胃里早就空了,也并没有吐出什么。

冷水扑在脸上,冰凉刺骨。

“哟,不错嘛,还能坚持到这里。”梁子远解决完个人问题,拧开了他旁边的水龙头,“第一次走进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感受?”

这个问题,是不需要答案的。

“如果你真的要跟她在一起,这样的事情你要学会习惯。”

这点,梁子远深有体会。

每次他出过现场,沾过死者,回到家之后,他的妻子都立刻能嗅出来,把他赶到客房去睡,即便他已经在办公室洗完了澡再回家,他的妻子还是会在第一时间发现。

因为他的妻子,嫌他身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怪味。

想当初他们俩认识的时候,他妻子已经知道他从事的行业,并表示不介意,可时间长了,各种积压的情绪多了,事情也就与当初的不同了。

所以,他最能明白蒲妈妈的担心。

男人若是离婚,外面是个花花大世界,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给他介绍新人,可离了婚的女人,那就是各有各的看法。

这些是梁子远亲身经历后的感受,而厉明谦的心里,却窝着一火。

他一直努力在蒲千凝面前保持伟岸的形象,如今,形象被他的兄弟毁了,可“兄弟”却觉得自己在帮他!

刚想怼他,不知怎的,胃里忽然有一股酸味作涌。

梁子远用最快的赶紧离开,他可不想受到身体的暗示,更不愿意闻那些酸味!

蒲千凝这边,收拾好了后续的事情,带着贴好标签的证物出来,看到了梁子远正从洗手间里出来,“厉队呢,还没吐完?”

“估计还要好一会儿。”

蒲千凝莞尔一笑,回想当初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嫌弃洗手间里办公区太远,这回,总该知道,为什么要设在这里了吧!

“那行,我拿去证物室做登记。”

等她忙完回来的时候,厉明谦已经吐完了。

“我师父走了?”

“嗯,翔翔的班主任来电话,说孩子发烧,联系不上妈妈,让他过去接孩子。临走前,交代我送你回去。”厉明谦顿了顿,“走吧,我们先去吃饭。”

“你还吃得下?”

“为什么吃不下?”

蒲千凝伸手给他点赞,“当初我第一次看这个的时候,可是整整三天吃不下,就连睡觉,也很不安稳,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血淋淋的画面。”

“哦?后来你是怎么不害怕的?”

想要吃这行饭,自然要想办法克服,不过,为了不影响厉明谦的食欲,她一点也不愿意描述当初克服的过程,“不是说吃饭嘛,走吧。”

“你想吃什么?”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