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叫干爹晚上叫爹干 一起弄我故事

浪漫青春 2020年01月14日

“行了,告诉我是谁,明天我去跟人家拼命,这个家里没有人出头,他们真当我是软泥巴,谁都能踩一脚了。”

看着她气乎乎的样子,心里暖暖的。

“姐,我打回来了。”

“真打回来了?”

“真的,真打回来了,他脸都被我给打肿了,明天你还继续待在这里,我不想他们欺负你。”

“谁敢欺负我,我还能让他们欺负了?敢欺负我,我就敢封山,姐现在有银子,别说封山,就是封了整个苏家堡都行。”

苏岩红着眼,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苏静慌了。

“别,别哭啊,是不是疼?还是害怕?没关系的,你闯了天大的祸,有姐在呢,姐给你扛着。”

苏岩走过去,伸手抱着她的腰,把头埋在她的胸口。

“姐,我不怕,我也不疼,我就是不想让你嫁给他们,你就是不听,总和他们单独在一起,你还总背着我。”

“唉,合着,全是我的错,可你关也关了,说了说了,别再生气了,我不还是你姐的么,再说了,我真没背着你。”

他的身量,比以前高了不少,已经快到她的肩膀处了,他会长大的,她,也确实着急了。

“唉,算了,是我不对,我不好,这件事就过去了,好不好,我这刚拿了银子,想在咱们这里铺一条路,直通关道的那种,到时候下雨下雪都不怕了,你明天让姐出去,咱们还得过好日子呢,更何况,我又不是在和他们谈情说爱,我也是有正事的。”

“嗯。知道了。”

第二天,苏静是出来了,可是还是没能出得了这个院子,因为下雨了。

刚减下去的衣裳,又重新穿上了。

苏静看着这雨,想到昨日他伏在自己身上哭,心里确实挺心疼,总的来说,他还是没有安全感,见识也少,等到夏天来临,带他去外面,见见世面,他或许就没这么粘她了。

天晴之后,苏静就找到陈亮,说了要铺路的想法,他去请了老爷子,他一口表示赞同,正好这些日子也闲,没到农忙,她又付工钱,他自然同意。

至于那些在苏静这边闹得最狠的,拔了她的树苗的,自然不能算上了。

她这边给钱很快,当天的活做完,晚上就把钱给了,一个人十个铜板,苏家一家人也都在,苏老太太想让苏静多给点,毕竟是自己家人。

苏三郎一听,立即给驳倒了,自己家人,那帮忙就更不应该给钱了。

老太太一听,心凉了半截,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家人都去了,唯有老二家的没去,苏二郎却是去了的。

苏静看着这么多人,仍然嫌太慢,索必性把那些闲在家里的女人也叫上,她不想看着这些人为了一点钱争跟什么似的。

比如,他今天多搬了多少石头,另一个今天少干了多少,那一个今天磨破了手,这个走路崴了脚。

关于这些,她是真的很烦。

直接回呛过去,既然不满意,那就不干好了,自说了这话,再没人说什么,只是看苏静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苏静全部暗自记下,下次再有什么事,决不带这些人了。

人一多,活干的倒快了,已经铺了一半,远远看到何荣骑着马过来,苏静笑着上前。

“今天怎么舍得来了?”

“这不是几天没来了么,我找你有事。”

他看一眼还在铺的路,和她一起往回走。

这次没有揽到这个活的,不少人在远处看热闹,看到这两人并在一起往回走,心里酸意往上窜。

“我看二娃他娘说得挺对,这苏静,就是个狐狸精,祸害,那青山明明是咱们村里的,她非要买了,这不等于扼着咱们的喉咙了吗,依我看,王家恐怕也是知道她不安份,这才休了的。”

“谁说不是呢,往日苏三郎待咱们都还不错,咱也不敢说,你们不知道,山后面都传疯了。”

几个人一听,往前探了探,围成一个小半圈,问她传了什么。

“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不能到处说。”

“知道,谁没事说这个干嘛,我们这不是不知道吗,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是听我孩他舅舅的老婆说的,他说,咱们这里出了一个寡妇,到处勾引男人,把那些男人给迷的,活也不干,整日的往咱们这边跑,我当时就问了,我们这里不是有两个吗,一个,你们知道,她确实见了男人就往上扑,可人家都怕她,这一个,可是男人见了往她身上扑的,结果,她就说了,是那个年轻的,没生孩子,倒带了两个孩子,听说被咱们村给赶出来的,这不就是她吗,你们想啊,这人啊,就是得长成这样才行。”

其他人听了,哈哈大笑。

“长成这样?难道你还想让别的男人往你身上扑?看回家你男人不打你。”

她回呛她,“别告诉我你不想,你没见,我是见了,要说,她那脸,确实好看,粉粉嫩嫩的,可比那才出生的小孩还光滑呢,你看看你这脸,糙的跟树皮一样。”

那人也不满了,指着她,“你还说我,你又好看到哪,脸上褶子一大把,还粉粉嫩嫩,看我不告诉你男人去。”

“你看我不抓你的脸。”

“你敢,你敢抓我,我就敢告诉你男人。”

眼看这两人要掐起来,其他人连忙劝下来.

屋里的苏静还不知道外面那些人是怎么编排她,又差点因为她引发一场大战。

何荣一到院里,就说了他的来意,也是传达他大哥的意思,想要再让她酿出十坛酒来卖。

苏静笑着,“你想我多酿一点?”

“我不管,他这样说,我这传,你酿不酿,我也不管,我只求别少了咱自己喝的就成。”

“谁跟你咱咱的,酒我是不酿了,一年也就这么一回,卖多少,就多少,买得着就买,买不着拉倒,我才不管呢,再说了,要是真有这么好弄,我这酒就不值钱了,遍地都是了。”

何荣也想到了这一点,早就劝过他了,他不听,非要再让他弄,他哪里弄得来,除非把他的也给交出去,可那哪里够,人家一要就是百十坛,还真以为这酒是大风刮来的,说有就有了。

“那就不酿好了,反正想买,明年还有,我回去就这么跟我哥说,让他等明年,总不能让我们没得喝啊。”

“是该这样的,今的桃花期过了,以后,我都不准备多酿的,就算多酿了,也就是留着自己喝的,你想喝随时有,可有一点,就算有,也不多的。”

只要她想,多少都有的,可她不想,一年五百两,只这一下,赚的就够她生活的了,做什么累死累活的去弄那么多呢。

原以为他大哥是个会做生意的,没想到也是个急功近利的,看来,还是何荣知足,比他哥强多了。

(//)

:。: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