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和我游泳搞我,高官女人的性日记

浪漫青春 2020年01月22日

清晨,姜灵笙确定,确实是清晨,才早上七点半,他就被宿管拽了起来,因为这会儿徐佳昕已经到了。

这姐姐是被派来收拾我的吧!

姜灵笙晕乎着个脑袋,进了节目组的小食堂,小食堂啥也没有,就是一个小卖部和一个盒饭窗口,说是食堂,不如叫派饭的。小食堂门右边,有一个很大的空地,被圈成了个没咖啡的咖啡厅,选手经常在这里喝节目组赞助品。

这里啥都缺,就是不缺空地。

姜灵笙一进门就看到坐在那儿的徐佳昕,还有碍眼的林婧。

他们正坐那儿喝咖啡,真咖啡。

姜灵笙坐了过去,无精打采,“早啊,两位。”

徐佳昕拎了杯冰美式放他面前,又掏出一盒蛋糕,他不懂这种西点,不过看起来挺精致的,就是有点儿少。

“想你没吃饭,给你带的。”徐佳昕说。

姜灵笙也不客气,捡起蛋糕往嘴里塞,含糊不清道:“谢谢啊。”

旁边的林婧皱着眉头,一副见不上的模样。

她对徐佳昕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剧组刚杀青吧,听说赶进程熬了好几天,接下来是有个电影?”

“嗯,电影下周进组,正好可以错开这边。”徐佳昕说。

林婧:“这么忙啊,就这几天,还赶了过来,难为你要跟这小子搭了。”

“没事。”徐佳昕笑得很得体,“我很喜欢小原,他的相声……很有意思。”

正在吃蛋糕的小原顿住了……

林婧咳嗽了两声,喝咖啡掩饰住,“那行,你跟原黎交流吧,有什么需要的喊我,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

“好。”

咖啡厅只剩下了两人,徐佳昕脸上还是带着浅笑,如沐春风的,看的姜灵笙有些别扭。

一个美女演员眼带流光地盯着你,主要你还不知道她意欲何为。

太瘆人了。

“哎,姐姐。”姜灵笙放下了蛋糕,“林婧瞧不上我的,虽然我现在看起来人气挺高,但是林婧不会捧我的,您不用这么卖她面子。”

上场淘汰栾忻之后,姜灵笙的人气直逼第一,虽然骂声还是不断,但是投票已经稳定第一。

徐佳昕笑了,“我不是看她面子,她刚才还不想我参与呢。”

“啊?”这倒让姜灵笙不解,“姐姐我没这么大魅力吧。”

徐佳昕带着善良的微笑,“确实没有。”

姜灵笙:“……”也不必如此直接。

“你跟周云滦关系很好吧。”徐佳昕似有若无道。

姜灵笙愣了一下,表情微变。

徐佳昕:“我帮你忙,你也帮我个忙,我们交个朋友,你觉得好吗?”

姜灵笙很想把吃了的蛋糕吐出来,再给她堆回去。

“姐姐,我觉得你有点儿判断失误,我跟周云滦呢,就是一般朋友,甚至没那么熟,你的忙我可帮不起,劳烦您跑这一趟了。”

“原黎,”徐佳昕喊住了要走的姜灵笙,“你们的关系,不需要一个挡箭牌吗?我想法很简单,也没有恶意,周云滦出道这么多年了也没有绯闻,唯一一个绯闻是跟你,这对他的象形来说,可并不好。如果他需要一个人来稳固形象的话,我希望可以是我。”

姜灵笙:“???”

这个姐姐在说什么呀?

“你不用先着急拒绝我,可以和周云滦先沟通一下,反正合作的都市剧也需要宣传,我新加入的电影,也是周老师主演的,如果能炒一下情侣,对双方都有益处。”

听到这里姜灵笙算是明白了,敢情对方真把自己当做周云滦的小|情|儿了,还自愿献身帮自己打马虎眼。这是什么奉献精神啊,姜灵笙一时间感动得不行,然后就拒绝了。

“姐姐您原来打得是这个心思啊。”姜灵笙说:“那你可真是找错人了,且不说我跟周老师没什么关系,就算有,您也应该直接去找周云滦啊,您找我可是白跑一趟。”

姜灵笙扬了扬手中的冰美式,“谢您的咖啡,我先走了。”

“我以为你会懂事的。”徐佳昕喊了一声。

姜灵笙往外走的步伐顿住,回头看她。

徐佳昕说:“说白了,我只是想蹭热度而已,你和周云滦永远没有办法公开,我很识趣,只合作,绝不会影响你们,和我合作,总比放任周云滦在外面要好得多,你觉得呢?”

姜灵笙真是笑了,由衷的笑。

“姐姐,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言情故事,少看吧,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搞得我跟被养的小|情|人一样。天怪热的,您回去歇歇吧。”

徐佳昕皱了一下眉头,“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周云滦是圈子里公开的gay啊。”

姜灵笙:“……?”

姜灵笙:“!!!”

——

姜灵笙抱着杯冰咖啡,一路往回走,脑子开始瞎转悠起来,徐佳昕话里话间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了,她想蹭周云滦的热度,但又不敢招惹他,所以找上了自己。艺人都想红嘛,姜灵笙也理解。

只是……

周云滦是那个吗?

他眨了眨眼睛,大脑开始转不动了。

手里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打电话的不是旁人,还就是周云滦。

看着这个名字,姜灵笙莫名有些紧张。

“喂?”

“徐佳昕去你那儿了?”周云滦开门见山。

姜灵笙点头如捣蒜,“是。”

“你不用管,我会跟她说的。”周云滦说。

“哦,好……”

姜灵笙正愁着这事怎么跟周云滦开口呢,徐佳昕找他又不是因为他,怎么着也应该跟周云滦打声招呼。

“你……怎么了?”另一边的周云滦听出了点儿不同寻常。

姜灵笙咳嗽一下,“没啥,就是下一场比赛还没想好。”

他扯了个慌。

周云滦说:“你不用着急,我会再给你安排个帮手的。”

“不用了不用了,千万不用了。”他可不想再来一个徐佳昕。

“你不需要吗?”

“我自己可以上台。”

“会吃亏的,而且不合规定。”周云滦说。

“那怎么办啊……”姜灵笙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就是怕林婧不让他上。”他纠结着。

周云滦:“没事,你想请谁,我帮你。”

姜灵笙扭捏着:“……你也不用这么好说话吧……”

周云滦那边好像有什么事情,听到在催着什么,好像是在拍画报,他可是个大忙人,打个电话的时间,对他来说都不容易。

“你把名字发给我助理肖智。”

他说完这句话就撂下了电话,姜灵笙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耸了耸肩。

害!想这么多干什么,还是先想想怎么把本子写了吧。

从前别人在训练的时候,他喝茶嗑瓜子,现在终于也轮到他着急上火,赶稿子了。

姜灵笙用了三天时间,写了八份稿子,都被自己毙掉了,他躺在床上冥思苦想。

不对啊,我这样的天才,怎么会有才思枯竭的时候?

他百思不得其解。

更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周云滦,他看着肖智带来的人,唇角都快抖得合不上了,他就知道姜灵笙不会邀请什么正经人,但是真没想到会是喻灵春。

喻灵春也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要去综艺说相声?

还跟变了样貌的自己的师弟。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送喻灵春去别墅园的时候,周云滦特别想把姜灵笙拉过来暴打一顿,他不明地看喻灵春不顺眼,但是答应了姜灵笙的话,他又不能不办到。

只能黑着张脸。

奈何见了姜灵笙,他不但看不到自己的黑脸,还开心地蹦到了喻灵春身上!喻灵春还抱着他转了一个圈?

周云滦掉头就往外走。

这一天天的,净给自己找气受!

姜灵笙还好死不死地,冲着周云滦的背影喊:“周老师谢谢你哦。”

“不客气……”

周云滦悔得肠子都青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赶去剧组开机时,还遇到了徐佳昕,他开机当天,才知道这个电影居然也有徐佳昕的参与。

赶这么巧?

周云滦不相信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这个圈子待久了,巧合真的没有那么多。

徐佳昕似乎发现了人群中周云滦的眼神,她点头微笑跟他打招呼。

周云滦看着她,没打招呼也没说话,反而转头往自己保姆车走去,他相信徐佳昕会跟过来的。

果不其然,两分钟后,徐佳昕跟了过来。

肖朗替周云滦打开了车门,礼貌地和她点了点头,迎徐佳昕上车后,肖朗站在门口,扫视着周围,保证一个镜头也不会被拍到。

这是徐佳昕第二次上他的车,上一次是《爱在黎明》杀青后,他们一起下山。

他们是在一个颁奖典礼认识的,算起来认识也几年了,还合作拍了四个月的戏,再怎么着,也不应该是这样的陌生,可徐佳昕坐在车里,就感觉特别陌生。

她跟周云滦,都不算真正交流过。

“那个综艺,你应该也不愿意去,就不用去了。”周云滦说。

“没关系。”徐佳昕说:“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

“我不需要。”

徐佳昕挂在脸上的笑有点儿僵硬,“我也没什么不好的心思,你不用一直这样防备着……”

“你们团队应该跟沈海月沟通过,我不想炒CP,剧里基本的宣传我会配合,其他的不行。”

“周老师……”徐佳昕满脸不解,“我现在是比不上你,但是剧里男女主绑定一下,也是常规操作,我也不期待什么。我实话说了吧,我有个电影想拿下来,但是竞争对手比我流量大,我这会儿需要流量,你能不能……”

“不能。”周云滦面不改色。

徐佳昕的眉头倏地皱起,“周老师,都是一个圈子的,谁都不容易,转眼说不定又合作了,您这样是不是有点儿太不通情理了?”

周云滦看向她,客观又冷静。

“谁都不容易,但我不是开慈善馆的。”

“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显,工作我尽力配合,其他的都不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