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长好大硬舒服爽给我 我受不了了再深些

总裁甜文 2020年02月11日

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杨翠萍准备回娘家待着,等到了日子男家来迎娶,早上临走时,宋子阳老妈给了杨翠萍一百块钱,说是买结婚衣服的钱。一百块钱根本就买不到一套像样的衣服。之前宋子阳也给杨翠萍说过,“他们家困难,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钱,买衣服最多也只能给你一百五十块钱,多了就没有了等等……”看着手里的一百块钱,杨翠萍也不好说什么,宋子阳看见只给杨翠萍了一百块钱,就说了一句,“至少也要给一百五十块钱才能买到衣服,一百块钱哪里够泥”。谁知话还没说完,他老妈一下子就炸开了,“哪里有钱,你看你把你爸都逼成什么样了”。宋子阳的老爸一听这话,拿起手里的锯子就照着宋子阳的头上打去,接着站起来又准备对宋子阳动手。杨翠萍转身提着包就走了,她在也看不下去了,心里赌的慌,宋子阳看见杨翠萍走了,也跟着去送她走了。

在车站等车时,宋子阳的老妈又追来了,对着宋子就骂:“我就不给你买衣服,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老娘一分钱也不会给你了”……

宋子阳把杨翠萍送到县城里。因为结婚日子也近了,没有多少时间了,就陪着杨翠萍一起买衣服,看着手里的一百块钱,杨翠萍只好买了一套便宜点的衣服。宋子阳脚上的鞋子前面也张开了好大一个口子,杨翠萍又给他买了一双布鞋,又给了宋子阳十块钱车费。

回到家里,杨翠萍想想心里很憋屈,但她没有把在宋家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自己爸妈,她想,父亲恨不得她立即嫁出去,就是给他们说了宋家的事情,他也不会关心的,父亲担心的是,这婚结不了,他丢面子。

想到宋家人的蛮横和不讲道理,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杨翠萍怕了,她犹豫了,不想嫁了。

但又想到父亲成天吵吵的厉害,如果这次的婚姻成不了,父亲肯定又要整天骂人,杨翠萍不怕父亲骂,父亲就骂母亲,杨翠萍心疼母亲,母亲一辈子老实巴交的,从来都是以父亲为天,父亲说什么就是什么。杨翠萍最怕的就是父亲骂母亲,只要父亲拿母亲出气,杨翠萍就是妥协,很多事情杨翠萍都是不想母亲为难,就忍气吞声的忍让。

想到母亲整天在杨翠萍面前哭哭滴滴的,杨翠萍什么都不想说了。她只好自己安慰自己,算了,不管以后的路是什么样子,自己就认了。不是说宋子阳宋高中生吗,他父母蛮横不讲理,宋子阳应该不会像他父母那样吧,至少心里素质要好一点吧,再说了他是高中毕业,以后去参加考招聘干部,等结婚以后,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日子也不会很差。

转眼就到了结婚日子,宋家缺一直没有给杨家拿彩礼钱,先前问过宋子阳,他说是等结婚来娶亲时一起带过来。父母很不高兴,就成天埋怨,说:“养女儿不划算,养大了白送给人家了”。也不给杨翠萍准备嫁妆,他说:“养了这么多年,我还要倒贴钱”。后来两个哥哥觉得没面子,就说服父亲给准备了两套被套,一台缝纫机。大哥给杨翠萍买了一辆自行车,父亲很是不情不愿的。

本来父亲是想大摆筵席,因为前面两个女儿他没有管过,这个小女儿,他想挣个面子,毕竟自己是退休干部,怕以后别人问起来没面子。但这女婿却又不争气,拿不出钱了,他觉得这女儿嫁的亏,整天唠唠叨叨个没完。杨翠萍心里也憋屈,她知道宋家人不讲道理,根本连面都不见,宋子阳又做不了主。

杨翠萍就给父亲商量,叫父亲不请客,不摆宴席,,因为路程太远了,宋家请不起车来接,到时候反而都没面子,再说了,杨家这边也没准备嫁妆,到时候去了宋家,宋家那边的人看了也笑话,宋家那边的人都把女儿看的很重,那里人嫁女儿嫁妆都很多,而且很好。

宋家就来一辆车,把人接着算了,杨家这边也不用去那么多人送亲。父亲也想到这边没有嫁妆,如果在要求高了,也怕别人笑话,想了想就同意了。

杨翠萍又给宋子阳说,他们宋家不是没有钱吗,那也不用摆喜酒了,一切从简,宋子阳也同意了。

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父亲也没有大操办,只有杨翠萍两个哥哥两个嫂子,还有二姐一家,舅舅和隔壁邻居叔伯,还有姑父是介绍人,中共两桌人,聚在一起,随便抄了几个菜就是了。

由于路程有点远,腊月十九,宋子阳就请了一辆小型中巴车,只和司机两个人就来到杨翠萍家里了。吃过晚饭后,姑父就问宋子阳把彩礼钱带来了没有,宋子阳说:“带来了,在我这里,我

明天早上在给”。说着就出去了,姑父和父亲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明白,宋子阳可能没有带彩礼钱来,姑父就对杨翠萍说:“去,问他要,必须问他要,这些人怎么这样不讲信用”。杨翠萍心里明白,宋子阳肯定没有把彩礼钱带来,她想到宋子阳父母态度,想到宋子阳可能在家又受气了,她不想为难宋子阳,事已至此,她不想去逼宋子阳。杨翠萍有些不明白,宋子阳你没有带彩礼钱来,就没带就没带嘛,怎么就不说实话呢,明天早上你又怎么应付。

杨翠萍又想到自己父母辛苦养育自己二十多年,这四百五十块钱彩礼钱根本不算多,宋家人都不愿意给,越想越难过,忍不住眼泪往下掉,她父亲和姑父看见杨翠萍哭了,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父亲平时吵吵闹闹的厉害,但现在可能想到女儿要出嫁了,明天就真的要离开自己了,这次竟然没有吵闹。

第二天吃过早饭,就收拾好准备出门了,这里也有一个规矩,女儿出嫁时,要给父母拿离娘钱,这个钱不讲多少,只是心意,但宋子阳也没有准备。姑父这次问宋子阳要彩礼钱,“彩礼钱,你不是说今天早上给吗?”宋子阳又说,“哥哥们要去送亲,等送亲回来时,我给大哥手里,让他给父母带后来回来就是了”。姑父说:“那好吧”所有人心里都憋了一肚子气。送亲的有两个哥哥两个嫂子,二姐舅舅邻居叔伯,和几个侄儿还有姑父的女儿,共十一个人。临出门时,父亲对二哥说:“去了什么都不要说,吃饭就吃饭”。意思是怕二哥去了和宋家找话说。二哥一听这话更生气,一路上脸色都不好看,也不说一句话,所有人心里都很憋气,都不怎么说话。由于路程远,到了宋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先前宋子阳同意说服他父母不摆酒席的,结果去了才知道他们家却在打摆酒席。杨翠萍问宋子阳:“不是说好了不摆酒席吗,怎么又在摆酒席,”宋子阳说:“妈说,她们在外布了很多情出去,现在必须要收回来。”

现在接亲的车都到了,他们竟然都还做好拜堂的准备。

送亲的人都不怎么说话,都埋头吃饭,三两下吃了点,起身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杨翠萍和宋子阳急忙追去留他们住一晚上在回去,两个哥哥已经在前面走远了,嫂子说,“我们回去,明天要上班,”说着也跟着走了。

杨翠萍在三挽留,最后才决定,不上班的留下来住一晚上。

看见两个哥哥们走了,姑父就问宋子阳,“你不是说把彩礼钱给大哥带回去吗,你快拿来给你大哥。”宋子阳又说,“等明天,等明天给姑父带回去,”姑父有些生气说,“好吧”。姑父和舅舅二姐邻居叔伯这些不上班的留下来了。杨翠萍知道哥哥们是生气走了的,但事已至此,吵闹也解决不了问题,就宋子阳父母那样的人,你和他们也说不清楚。第二天吃过早饭,姑父舅舅二姐要回去了,杨翠萍宋子阳去送他们,都走了一段路了,宋子阳还是没有提彩礼钱的事情,姑父就再次厚着脸皮问宋子阳,说:“你们彩礼钱一分钱都不给,杨翠萍爸妈养育之恩,你们也应该表示一下吧?”宋子阳说:“已经准备好了的,我回去拿”。说着转身回去拿了两个红包来,给了姑父。杨翠萍有些不放心,因为隐隐约约感觉宋子阳父母没那么爽快,杨翠萍就给姑父说,“你把红包打开看一下是多少钱”。姑父就把红包拆开,结果两个红包,每个红包里包了二十块钱,二姐一看当场就哭了,说:“我爸妈那么辛苦养了二十几年,连一套衣服钱都没挣到,干脆不要了,还给他们,别以后还背名,不知道的还以为给封了多少红包钱呢”。姑父也气的说不出话来,直接就把红包退给了宋子阳,转身也走了。

送走了姑父和二姐他们,杨翠萍真想大哭一场。通过这几天宋子阳的表现,对于这个男人,对于以后的日子,杨翠萍,迷茫了……

离开了自己父母哥哥嫂子,以后就是自己一个人了,在这个陌生的家庭里,她该怎样和他们相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