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公车上被两男轮流干 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穿越架空 2020年02月13日

听到秦菲的话,东方玉卿没有想太多,就嘴快地怼了一句:“这里是我家,你想让我去哪?”

“呵,东方先生总算忍不住说出心里话了。既然这里是你家,那么我带秦怀钰即刻离开这里!”秦菲气呼呼地吼完后,就转身跑了出去。

只可惜没跑出几步,就被东方玉卿拽住了手臂,猛然用力一拉,华丽丽地做了一个不由自主的回旋动作。

为了防止东方玉卿偷吻她,秦菲下意识地咬紧牙关。

因此呈现在东方玉卿眼里的是秦菲的眼底噙满了委屈的泪花,她撇开小脸,死死咬着唇瓣,誓死做着最后的抵抗。

殊不知仅仅只是因为一个轻咬唇瓣的动作就让东方玉卿的腹部一紧,甚至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以往她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那些个火热场景……。

像是受到某种牵引一样,东方玉卿终究还是忍不住拦腰抱起苏菲,往楼上的主卧走去,当然他依旧没有忘记温柔缠绵地摩挲着苏菲的唇瓣。

秦菲试图挣扎着:“你混蛋,快点放我下来!”

东方玉卿的额头轻轻碰触着秦菲的额头,轻声诱哄道:“乖一点,别吵到咱儿子休息,嗯?”

秦菲顿时气得不想说话了,索性由着东方玉卿将她抱进卧室。

当身躯接触到床榻的这一瞬间,秦菲终于意识到东方玉卿接下来想要干什么了……脸蛋倏然间绯红一片。

几乎不给秦菲任何逃避的机会,东方玉卿那炙热的唇再度掠夺着他女人的香甜。

“叫老公,吻我!”东方玉卿用略显沙哑的嗓音命令,甚至不忘吸吮着秦菲的唇瓣,撬开她的贝齿,狂热索吻的同时又像是在引导着秦菲的主动回应。

然而,回应东方玉卿的是秦菲的放弃抵抗。

对于突然间安静下来的某个小女人,东方玉卿反倒惊慌地停止了索吻,居高临下地询问:“菲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秦菲微眯眼眸后迅速睁开,生无可恋地质问:“你想睡我是吗?好,我成全你……但从今以后不许再来骚扰我,否则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跟你鱼死网破!”

眼看着秦菲要动手拉扯她的衣服,东方玉卿急忙阻止,“菲儿,我……”

趁东方玉卿愣神之际,苏菲推开东方玉卿,然后跑出了卧室。

翌日,秦菲是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出现在秦怀钰的房间,可惜床上早已空空如也。

秦菲惊慌失措地跑出房间,大声喊着:“秦怀钰……秦怀钰,你在哪里?”

迟迟得不到回应,秦菲心里猛然间咯噔了一下,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等秦菲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跑到楼下餐厅时,看到萧伊敏正心不在焉地给秦怀钰喂饭,而坐在秦怀钰另一侧的东方溢则是满脸堆着笑。

秦菲有一瞬间的恍惚,倘若不是秦怀钰不停地在叫她,她险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莫名就红了眼眶。

“妈咪,爷爷、奶奶来看你了,还给我带了很多好玩的……”秦怀钰径直向秦菲跑过来,抱住了她的大腿。

秦菲黑着脸,厉声提醒:“怎么不自己吃,你没长手吗?”

苏锦绣原本染笑的眸子瞬时变了变,看样子秦菲不怎么喜欢他们贸然来这里打扰。

可是这里是她儿子家,她这个当妈的想来就来,凭什么要看这个小贱人的脸色?

出于礼貌,秦菲还是率先打了招呼,“叔叔、阿姨好!”

听闻秦菲的称呼,这下连东方溢的脸色也挂不住了,但碍于认孙子心切,也只能尴尬地站起来。

就在秦菲不知所措时,就见东方玉卿双手提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秦菲避之不及的秦琼。

几人视线相撞的一瞬间,屋里的气氛更加的诡异。

说实话,此刻的秦菲想死的心思都有,这还让不让人喘口气了?

于是,对东方玉卿的怨恨更加的深,觉得肯定是东方玉卿这个妖孽想要跟她争夺秦怀钰的抚养权。

否则怎么可能同时在这里看到东方玉卿的父母,以及当地有名的金牌律师?

东方玉卿率先打破这尴尬的对视,“爸,你们怎么来了?”

此话一出,东方溢冷着脸回应,“怎么,就允许你们一家三口团聚,就不能让我来看看,我的嫡长孙?”

秦菲脸红得厉害,这后半句显然是在暗示她。

秦琼适时地冲着萧伊敏和东方溢打招呼,然后递给秦怀钰一个限量版擎天柱。

“哇塞,秦叔叔果然大方,这个可是限量版……”秦怀钰爱不释手地端详着手中的玩具,显然没有将眼下的冷场放在心上。

一时间,几乎屋内所有人的视线都定格在秦怀钰的身上。

秦菲上前抢过玩具,塞回给秦琼,然后气呼呼地拽着秦怀钰往门口走。

秦怀钰虽有不舍,可还不至于在这么多人面前让自己的亲妈难堪。

擦身而过的一刹那,苏菲的手腕突然被东方玉卿握住,“菲儿,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任性也要适可而止!”

倘若这里没有外人在场的话,东方玉卿铁定不会这样说。

“我就是这么不识好歹,说好今早就能离开的,希望东方总裁不要出尔反尔!”秦菲的每一句话都犹如尖锐的刀锋刺进东方玉卿的胸腔,想要挽留的心思也没了。

“那你走吧,儿子给我留下。我东方玉卿再不济,也不可能让自己的亲生骨肉流离失所!”

秦菲反唇相讥:“凭什么?他是我怀胎十月,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你凭什么这么霸道?”

“既然不愿跟他分开,那就死心塌地做我东方玉卿的妻子。还有,不想亲眼看着你哥辛苦了一辈子的公司被你连累的话,就乖乖听话。”

秦菲气得浑身颤抖,却又佯装镇定,怒视着东方玉卿,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看着秦菲快要被气哭了,秦怀钰这才反应过来,扑向东方玉卿就开始拳打脚踢,“你这个大坏蛋,不许惹我妈咪生气!我以后再也不喜欢你……”

众人唏嘘不已,自然没有料到秦怀钰竟是这样的反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