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老外老板搞的流水/穿越空间之五零孤女

穿越架空 2020年02月14日

邱天辰没反应,我视线一垂,看辛羽。

辛羽今儿想报15号的仇,结果仇没报着,反倒落了个自讨没趣儿。她一下儿不说话了,双颊微红,羞恼地瞪邱天辰,气得腮边儿皮肉都在抽颤。

第二回合比试,邱天辰又胜!

从头儿看到尾,邱天贺手指在桌面儿弹跳轻打,笑嘻嘻:“大哥,你变了。”

邱天辰放下水杯,目光扫向邱天贺,他微挑起眉,问:“哪儿变了?”

邱天贺笑得贱贱的:“女人向来不入大哥的眼,今儿大哥倒是看辛羽的腿老半天,真是太阳打北边儿出来的。大哥,你变得像个人了。”

此话一出,我、邱天鸣、邱天绮瞠大了眼睛,瞪目结舌。这,这……邱天贺嘴真毒,他这是变向儿骂邱天辰从前不是人啊!

辛羽愣了一下儿,随即喷笑:“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双手捂嘴,乐得眼睛马上就没了。

还是兄弟了解兄弟,邱天贺比辛羽会找重点!他一针见血,马上让邱天辰有反应了

邱天辰颧骨肌肉“突”地一抽,冷目转瞬间已然森寒冰冻!

他阴阴地盯住邱天贺,薄唇开阖即吐寒凉:“14号晚上,是谁带着40件儿礼物灰溜溜地跑回家,坐在沙发上抽闷烟喝闷酒,抑郁了一宿也没睡觉?是谁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

邱天辰的披露具有极强的冲击力,话一出口瞬间就把邱天贺的贱笑凝固在脸上了!

凝固3秒,邱天贺闪电般收起贱笑,一张脸面瘫得比邱天辰还要加个“更”字儿!

抽闷烟!喝闷酒!抑郁一宿!乌烟瘴气!哇哇哇,这四组词语太抓人脑神经了!我惊讶地看着邱天贺的面瘫脸,相当意外!

我一看邱天贺,他脸更瘫了,像一块什么也没有的白板一样平平整整。

披露刺激了邱天鸣的话欲,他像打了三斤鸡血似地兴奋起来,对我说道:“甄甜,你可不知道!自打我二哥成年以后,他要么彻夜不归,要么就是凌晨3、4点钟儿才回家,从来就没有午夜12点以前回家的时候儿!14号晚上,我二哥居然11点多就回家了!哎呀呀,这可真是天大的奇闻呐!

他头一回这么早回家,吓得我们以为二哥出了什么大事儿,吓得我们要给他找医生!一问,我们才知道他是被某个女人给深深地刺激到了!哎呀呀,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能把二哥打击得闷头儿抽烟闷头儿喝酒抑郁得不睡觉!”

邱天鸣眉飞色舞地讲完,邱天绮的劲头儿也上来了,她朝我暧昧地眨眼睛,继续补充:“甄甜!我二哥病了!从14号晚上他回家以后开始,一直到我们来香满怡和之前,他居然一直呆在家里大门儿不出、二门儿不迈的做良家闺秀!要知道,他是天天往外跑的人,一天不出去就浑身难受!他这几天一直窝在家里抱着笔记本儿上网,在网上查一大堆关于经济实惠的东西!哎呀呀,甄甜,二哥他真病了!他病得相当严重!”

又听了邱天鸣、邱天绮的披露,我惊奇极了!目光地注视邱天贺,胸膛里的小心脏不经意地“扑嗵!”跳快一个节拍。经济实惠,他是为了讨我欢心才特地去查的吗?

辛羽端正了姿态,她以一种全新的眼光儿端详巨瘫邱天贺,轻声啧语:“啧,啧!真看不出来呀,二公子难不成要转性了?”

邱天贺本来是笑话邱天辰来着,结果却被邱天辰、邱天鸣、邱天绮、辛羽逮住把柄反调侃一通儿!他悲催地抽了下儿嘴角,而后十分缓慢地转头看我。

接触到他似怒非怒的目光,我心里“咯噔”一下儿,心说:坏了!我是过错方,我不应该表现得跟辛羽他们一样兴奋!这不对!这不对!

“那个……我还要招呼贵客,先失陪了……哈……哈……”干笑一句,说完转身就走,我得趁邱天贺没发飙之前赶快离开!

我刚转身迈出一步,眼角余光就瞥见邱天贺也站了起来!见状,心房一抖,我下意识加快脚步“蹭,蹭,蹭”猛走。

快走回先前站立的位置,我双脚刚踩到地面还没落定好,就听见身后飘来邱天贺鬼魅一样的幽冷嗓音:“甄甜,你给我过来。”

闻言,我身体当即一阵发软,脸苦了,双肩跟着垮下。

邱天贺从我身边儿走过去,我就低头跟在他身后离开大厅。

邱天贺对香满怡和的路挺熟悉,不用问人就把我领到洗手间转弯儿的僻静无人角落。看样子,香满怡和建好以后他肯定早就先来过了。

走到角落尽头,邱天贺转过身。

我停在他面前,眼睛看着他黑亮的皮鞋,心里头“扑嗵!扑嗵!”直跳,手指不安地绞在身前。

间静静地流走,5秒……10秒……20秒……30秒……

邱天贺始终看着我不说话,他定定的目光看得我脑瓜顶儿凉凉麻麻的,像结了一层薄冰不舒服!

第50秒的时候儿,我实在顶不住脑袋冰凉,抬眸看他。

时间静静地流走,5秒……10秒……20秒……30秒……

邱天贺始终看着我不说话,他定定的目光看得我脑瓜顶儿凉凉麻麻的,像结了一层薄冰不舒服!

第50秒的时候儿,我实在顶不住脑袋冰凉,抬眸看他。

就在我抬起眼皮的同时,邱天贺突然伸过手来勾住我的腰,一使劲儿把我往他怀里带!

我一惊,绞动的手指霎时停止。他的脸在眼前迅速放大,淡淡的烟草味儿扑入鼻腔,我扑进他怀里,伏在他胸前仰头看他。

任君采撷?邀他品尝?不是、不是,我没那个意思!赶紧摇头。

头摇三下还没摇完,邱天贺蓦地捏住我的下巴固定我的头不让我动。饥谗的色彩划过他的眸,俯头往下亲……

“雷人”二字轻而易举触到我的笑神经,逗我喷笑:“噗”

我揪一揪邱天贺腰间的衬衫,打趣儿:“你说我喜欢雷人的东西,那我以后要是哪天喜欢上你了怎么办?你也雷人?你也是东西?”

闻言,邱天贺愣了一下儿,随即立马头向右偏,朝右边儿连声啐道:“呸!呸!呸!”

他正回头,一本正经地看着我,斩钉截铁:“除了我以外,其它全雷人!”

他的意思,我已经非常清楚了!不过明白归明白,我手指拨弄着他的衬衫,依旧不太确定地问:“那你,不生我气了?”

“啪!”邱天贺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凶我:“你这女人是不是缺心眼儿啊?我都跟家搜了好几天的经济实惠,当然不生你气了!我要还生气,我搜个屁经济实惠!”凶完,他丢给我鄙夷的眼神。

邱天贺抱着我的双臂愈发地收紧,牢牢圈着我,我的脸和他胸膛紧密相贴。他附唇在我耳

嘴唇紧抿,双手攥拳,浑身绷着劲儿!猛地正回头,迈开脚步往前走,多看邱天贺一眼我都脑仁儿疼!不能再跟他呆一起了,不能再让他继续刺激我了,要么我一定会抓狂!

邱天贺这次没追我,和我之间拉开距离走在后头。场合不对,不需要引起别人的歧义。

回大厅一看,我霍然停下脚步,惊愕当场!在我和邱天贺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厅内情形发生巨变

我们走时,厅里只到了三分之一的客人,而现在已经达到三分之二。

三分之二的客人分成两拨儿呈两个扇形站立,空出扇形中间那一块儿,客人们把桌子、四位、桑晓围在当中!

这诡异又奇特的景象震懵了我!我迅速环视大厅,发现候在厅里的服务员们通通震愕地注视着桑晓。服务员加客人,所有人看的只有桑晓!!

这一幕太吓人了,太惊人了!我视线胶落在桑晓面部,骇然地盯着她。被那么多大人物围着,桑晓神色一点儿异样也没有!她游刃有余、从容不迫地和客人们说话谈笑,每位客人都对她笑脸相迎、客客气气。

如果说四位是jung中统帅,那么此时此刻被众人簇拥的桑晓就是王权女皇!这么多大人物,要是换我被众人围着早紧张恐惧的说不出话来了!

淡淡的烟草味儿呼吸入鼻,手往右一伸,我抓住来到身旁的邱天贺的西装外套儿,声音骇然走调儿:“邱天贺,桑姐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她能让那么多贵客众星捧月一样簇拥着她?!为什么每位客人都对她那么客气?!”

我仔细观察了,每位客人对桑晓的热忱并不只是单纯的热忱,那热忱里悄然地透出隐晦的讨好!

讨好,这是下级对上级的态度吧?难道客人们都有事儿求着桑晓不成?!我不明白……

邱天贺远望桑晓的侧影,他眼中的心疼和无奈极为明显。他并没有为我解答,而是含乎地说道:“客人们之所以都对桑姐客气,那是因为桑姐从前的默默付出和坦诚相待,桑姐待人接物向来大方得当。过去的年月里,桑姐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十几年了,她才熬到如今众星捧月的地位,她非常不容易!”

邱天贺说了跟没说一样,我根本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只好追问:“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点儿!我不懂!”

邱天贺收回视线看我,眼中的心疼、无奈被叫屈所取代,那是为桑晓报得不平。他说:“我没权力跟你说桑姐的往事儿,你就是追问我,我也不会说一个字儿。如果以后有机会,或许桑姐自己会告诉你。”

说完,他轻拨开我抓着他的手,抬脚朝客人们走去,加入其中。

心,狠狠地沉下去!我万分想知道桑晓的事儿,可听了邱天贺的透露又害怕知道。虽然邱天贺只是不清不楚的几句而已,可也能让我明白往事儿背后的艰辛、酸楚绝对不是好的!

拧紧眉头,我远远地凝视着桑晓,心情矛盾而复杂。说真的,我超级佩服桑晓!先不说她背景儿究竟怎么样,就冲她30出头儿的仍然年轻的岁数就冲她一个女人能让那么多贵客围着她,我就佩服得不行!

一个年轻的女人做到她那样儿,真是极致了……随着一声声宣报响起,剩下三分之一的客人也陆陆续续抵达酒楼。客人进大厅看见桑晓以后,人人都像见着福星一样精神抖擞、笑容满面地朝人群走去,果断加入其中。进来几位贵客就过去几人,无一例外!

11点到11点45,宣报不再高响。核对名单儿之后,今儿宴请的贵客全部到场,男领班儿收走我们手里的名单儿,迎宾结束。

时间分秒静流,手表上的指针从45分移到55分。我看看时间,又看看围在一起的贵客们,心里直着急!

再有5分钟就12点了,12点宴会正式开始,现在贵客全聚一起谈笑没散开的意思,这可怎么办?华家是主角儿,华家来了要是看见厅里这一幕会怎么想?他们会不会认为桑晓宣宾夺主了啊?

厅里的服务员面面相觑,我们全急,可又没一个人敢过去提醒贵客们宴会即位开始,而他们应该马上各归各位。

时间又移动了,现在56分!我起急,使劲儿盯着桑晓的侧脸,心中大喊:桑姐!桑姐!快别说了!还差4分钟华家人就要来了!快归位呀

仿佛听见了我急切的叫喊,桑晓抬起左手腕看手表,看完时间对贵客们含笑说道:“再有4分钟宴会就要开始了,各位贵客如果还有话想跟我说,请大家宴会以后私下找我。咱们现在得先各归各位,准备迎接今儿的主角儿。”

桑晓极具号召力,她客气婉转地说完,贵客们全给面子,一个个二话不说散开,往自己的位子走。

看着贵客们乐呵呵、有条不紊的坐回自己的位子,我对桑晓的钦佩已经达到无法言语的至高巅峰!

神态崇敬、眼神膜拜,我用热烈的目光注视走来的桑晓,一颗心像粉丝见到偶像一样“怦!怦!怦!”剧烈蹦跳!

桑晓停在我身旁,和我站在一起。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压抑的声音难掩激颤:“桑姐,你太牛了!你简直就是我心中的超级女神!”

凝望着我闪亮亮的星星眼,桑晓轻笑:“呵呵……”她拍拍我的手背,简单地说:“光鲜背后需要付出代价,世上从来没有免费的东西。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专心工作,别开小差儿想别的。”

“嗯!嗯!”点头如捣蒜,我应:“是!”

松开桑晓的手,我双手轻捏在一起于身前交叠。亲眼目睹了桑晓神秘而高重的地位,直到这一秒我才算真真正正明白为什么华毓要特地亲自请桑晓出面帮忙!

,精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