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破了以后肚子疼,儿子好大好紧妈妈好喜欢

穿越架空 2020年02月14日

季蕴直接给顾恺知回拨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喂,季蕴么?你终于起床了?”顾恺知打趣道。

“嗯,昨天睡得有些迟。”季蕴起身接了杯水,继续说道:“你说找到适合的房子了?”

“对,有三套房子。一套主人家买来投资的,内部还没装修,现在有出售的意向;一套内部精装修过,住过一段时间,但是主入家出了急事,现在急于抛售;还有一套也是精装修过,但是还没入住过。”顾恺知说。

季蕴考虑了一下,问道:“什么时候过去比较方便?”

顾恺回道:“今天下午怎么样?”

“没问题,那下午见。”季蕴用完人就扔,说着就要挂电话。

“再说两句,你昨天是不是喝了酒,等一下记得泡杯蜂蜜水,解酒。”顾恺知阻止道。

季蕴喝了一口手中的白开水,靠在沙发上笑了,说:“你怎么这么贴心?还有,我都没告诉你我昨晚喝酒了,你怎么知道?”

顾恺知在那头语气认真:“我听出来的,你醉酒醒来后的声音特别迷人。”

季蕴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他没听错吧这还是顾恺知么?他在撩他吗?

他怀疑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没错啊,的确是顾恺知的电话。

“逗你的,我猜出来的。”顾恺知好像是看到了他怀疑地看电话的举动,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通过电话传过来,激得季蕴耳朵有些发痒。

季蕴把手机拿远离耳朵一点,无语道:“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顾恺知了。“

恰巧这时有人敲门,季蕴忙道:“我外卖到了,先吃饭,饿死我了。“

听到顾恺知回复了“好“之后,季蕴便挂断了电话。

季蕴中午点的是鱼香肉丝饭,他吃了两三口就有点反胃,连忙狂喝几口水把那种恶心的感觉压下去。然而肚子还是饿的,他勉强塞了几口白米饭,潦草地解决了午饭。

下午和顾恺知约定见面的地方就在他住的小区门口。

季蕴开车到的时候顾恺知正站在一棵大树下等他。

今天的顾恺知到是有几分季蕴熟悉的少年模样,他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衫,一双修长的双腿裹在牛仔裤里面,正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周围经过的人都会不自觉地隐晦打量一下这位气质出众的帅哥。

和印象中不同的是,现在的顾恺知尽管安静沉默,在人群中是闪闪发光的,令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而以前的他更像是一个有些阴鸷的隐藏在人群中的普通大男孩。

季蕴在经过顾恺知身边时鸣了一声喇叭,对方注意到他,扬起一抹笑,收了手机拉开车门动作迅速地坐进副驾驶。

“从地下车库进去,往左边开,在第13栋楼下停车,房主在那边等。“顾恺知指挥道。

季蕴“嗯“了声,踩下油门。

尽管都在一个小区内,三套房子看下来还是费了不少时间。

看完房之后,顾恺知问:“怎么样?有满意的吗?“

季蕴心里比较满意最后一套,也就是精装修后未曾入住的那一套,房子装修的风格符合他的喜好,黑白灰色调简洁舒适。他不在乎房子是否要亲自装修,只要装修风格合适就行了。只不过相对于其他两栋,这一栋的价格稍高一些,他前一阵刚刚投了一笔钱在其他地方,先阶段有点资金不足,所以他有些犹豫。

他便答道:“有,最后一套,不过资金上有点愁。”

顾恺知闻言面上的惊喜一闪而逝。

他故作平静地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是最后一套的话,资金什么的可以先缓缓,不需要马上全额付款。我先前没告诉你,那套房子就在我家对门,是当初和朋友一起买的,只不过他买了就没住过。今天带你参观房子不是本人,是他的助理。你如果有意向的话,我可以帮你谈谈。”

季蕴惊讶地看着他,说道:“这么巧吗?不过你这朋友也不缺钱,怎么急着卖房子,放着继续升值多好。”

顾恺知面色从容道:“谁知道呢?可能有钱没处花吧。”

季蕴点点头,大概是富豪的特殊癖好吧。

他说:“我考虑一下,确定了告诉你。”

顾恺知“嗯”了一声,说道:“去我家参观一下,我下厨做一顿好吃的当作正式欢迎你回国怎么样?”

季蕴一脸怀疑的表情:“你下厨?”

顾恺知看着他的眼睛说:“为喜欢的人学的,希望将来能够有机会为能够好好照顾他。”

季蕴愣了愣,笑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都不认识你了。有机会是指还没追到?”

“嗯,他还不知道我喜欢他。”顾恺知突然语气低落道。

季蕴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却发现顾恺知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个子了,他中途改道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安慰道:“你条件这么好,有谁会拒绝你?大胆地去追吧,他肯定会答应你的。”

顾恺知笑了:“承你吉言。”

这个小区是位于市区中心地段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周围配套设施很齐全,两人一起去走路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今晚的食材,然后回到了顾恺知的房子。

季蕴站在门口扫视整个房子,客厅如季蕴所想的被顾恺知收拾得很干净,一如他以前洁癖的性格。房子的格局和他看上的那套一样,装修走的也是简约风,一共有三间卧室,一间主卧,一间次卧,还有一间被他改造成了书房。

顾恺知从鞋柜掏出一双拖鞋摆在他身前,说:“随便坐,喝什么饮料?我这边做了解酒茶,你还喝吗?”

季蕴坐在沙发上,抬头看向站在冰箱旁边的顾恺知,心里突然有些感动,他掩饰住情绪,说:“喝啊 ,当然喝,正好我胃里还有些难受。”

他又问,“专门为我做的?”

“我猜到你刚刚回国不久,又不是个会照顾自己的人,家里肯定什么都没有,正好你下午要过来,我就顺手熬了茶。”顾恺知背对着他解释道。

顾恺知从冰箱里端出一杯茶,放到微波炉里加热一下递给季蕴,说:“胃难受喝点热的。你可以随便看看,我去处理一下食材。”

季蕴四处走了走,不好在主人不在身边的情况下仔细查看,便端着汤,跟了进去靠在橱柜上,看顾恺知动作熟练而流利地准备晚饭。

厨房里的厨具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料理台上放着一些简单的调味料,看起来是有经常做饭的样子。

土豆已经被削好了皮切成小块摆放在砧板上。

顾恺知一边用高压锅熬汤,一边用不粘锅炒菜。

他身体微微前倾站在料理台旁边,他的手臂上的肌肉线条流畅,手腕上淡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这是一双充满力量又灵巧的手。

季蕴默默倚靠料理台边没有说话,他盯着顾恺知忙碌的背影出了会儿神,突然出声问道: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去你家的情景吗?”

顾恺知顿了顿,回答道:“当然记得,我怎么会忘?”

--------

距离季蕴第一次去顾恺知家的时间过去了将近快七年,但对顾恺知来说,却是印象深刻。

那天是中秋节,他和季蕴认识了有七个月,自从季蕴和他约定好一起上下学之后,季蕴确实每天都遵守着这项约定,风雨无阻地一起上下学,谁的班级先下课就到另外一个人的班级外走廊等着。

一开始学校的人还很诧异他们俩怎么混到一起去了,毕竟季蕴人长得漂亮学习又好武力值又高,而他尽管学习成绩不错但却是个身体有问题的弱鸡alpha。然而,季蕴毫不在意,他自然也不怕。久而久之,学校其他人看到他们俩在一起也不会再三三两两地凑到一起说些什么。

那天下课后,他明显感到季蕴情绪不高,他考虑了半天,还是决定问出口:“季蕴,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季蕴“啊”了一声,摸了摸脸,苦笑道:“我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顾恺知点点头,他试探道:“是因为你爸爸吗?”

他知道季蕴的父母已经离婚了,季蕴现在是和他爸爸一起生活。之前有几次季蕴不高兴都是因为和他爸爸吵架。

“嗯。”季蕴语气低落地应了声,接着语气又激烈起来:“今天是中秋节,他居然和我说要出差没空回来。家里就我和他,虽然平时也不经常在一起吃饭,但是今天是团圆的日子.......”

虽然季蕴平时和他父亲吵吵闹闹,但是顾恺知看得出来,季蕴还是很在乎他的爸爸的。

他不太懂得怎么安慰人,便转移话题道:“我今天也只有一个人,要不然我们一起过吧?“

“你怎么也只有一个人?你爸妈呢?“季蕴果然如他所料被转移了注意力。

认识好几个月了,顾恺知从没和季蕴提起他的家庭,季蕴也从来不问。

“我父母也离婚了,我和妈妈一起住,她三个月前出车祸去世了。“顾恺知平静道,”所以,我现在一个人住,你要来我家吗?“

季蕴有些不知所措,很显然,他没想到顾恺知的家庭是这种情况,他看着顾恺知平静的脸,不知怎的突然冒出一股怜惜,他想起那一次顾恺知的教室伤心哭泣的样子,他居然还把人带出去玩了一下午.......

他猛地一把抱住顾恺知,语气充满歉意:“对不起,我之前不知道......”

顾恺知回抱住他,悄悄地把手搭在少年的精瘦腰上,他以为季蕴是在因为打听到他的身世而抱歉,他埋头在季蕴颈边轻声说道:“没关系,不关你的事。我还要谢谢你之前安慰我。”

顾恺知抚了抚他的脊背,说道:“走吧,去我家。今天过节,我让阿姨准备了很多菜,够我们吃了。“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