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娘的菊花 在车上干了妈妈又干姐姐

穿越架空 2020年02月14日

田仙儿没有等到陈立的消息,也不想再等了。她现在就想自己跑到司马谨之的面前当面问清楚,跟自己好为什么还与别的女孩那样啊。她就想知道为什么,死个痛快。

有的人吧,他想见你容易,你想见人家可不是容易的事咯。

田仙儿也是倒霉,跑了几次硬是没见着人家司马谨之,不说门了,就是小区大门保安都没让进。田仙儿这时真有傻了,这是来真的啊。起先她还觉得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呢,人家图新鲜而己,说不定只是与别人玩玩呢,与自己才是真感情呢,还有一个就是,说不定是自己误会人家了呢。

女人啊,永远抱着幻想,抱着一堆的王子与灰姑娘怎样怎样再怎样从此幸福地生活下去。田仙儿也不能免俗气。人家司马谨之人长得高,工作又好,还又帅到那种可能没朋友的帅,哪个见了不心动啊,不动的,田仙儿觉得那是真的入定当神了。

“师傅,你让我进去吧,我真的是他女朋友的。前几天我还来过的啊。啊?!”田仙儿站在小区门口,别提多急多火了,伤心更别提了。本来她来伤心来着呢,现在都快忘了伤心是怎么回来了。保安不让进!她现在心里就剩火了。可再火也没用,人家还是不让她进,郁闷死了。

“不行!不行!”最近安防部的老大可是对他们吼了几吼,千万不要放过一个不是小区里的人进来,进来可以,必须得有卡。

这保安是个外乡人,三十来岁的样子,黑,看外貌很老实,田仙儿觉得吧,这么老实的一个人,肯定好说话啊,结果呢....屁...啊。这保安看田仙儿直在小区门口打转转,也是想笑,你说你是里面那谁的女朋友,你倒是打电话过去请他证明啊,又不打电话,就在这跟他急,有什么用啊。他可不能心软放她过去,这小区里住的都是大爷中的大爷,他们老大说的,那是不能得罪的主。

“师傅,我就看他在不在家,真的,真的。我和他闹了点别扭,他现在不理我了。你就让我进去吧。”说到最后一句,田仙儿那声音就有点大了,弄得刚好进去的两个小情侣对她看了又看。那对小情侣也是奇了,像他们这样的小区还有女疯子来这瞎闹啊。

也许是田仙儿运气真的是太差吧,最后还是没让进去,反而被说了好大一通。说什么你年纪轻轻的啊,学什么不好啊,意到这来闹,这是闹的吗,你男朋友?没搞错?真住的这儿?姑娘,别被骗了还不知道啊,我告你啊,现在啊,这社会骗子很多的,什么租着宝马与美女约会还硬说那车是自己的其中的一辆最不起眼的破车,别信啊,现在啊,姑娘现实爱富,小年轻哦,也一样咯,小心为上啊......

这一通说教,弄得田仙儿都快要信了。田仙儿打电话给陈立,问司马谨之与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吗?

陈立当时正在开会,见有电话进来,还以为是什么急事呢,一看,是田仙儿,也就接了。一听电话那头问的事,也觉得田仙儿太马大合了,都与人家睡上了,还不知人家是什么身家,也难怪人家看不上啊,现在跟别人看似来戏了。

哎.......

陈立现在就想叹气,他也真叹了,还是在电话里叹的。

陈立说:“他没告诉你吗?他没说自己的事,那我这边更不好说的。”

田仙儿气得咬牙,田仙儿觉得自己性子多慢的一个人啊,现在也没气得急起来了。是,有的事情她是反应慢,是不太动脑子去想,可并不代表她真笨啊,她只是太过不经心而己。结果呢?就是这样被对待吗?

好,好,她不去找他了,爱理不理吧。就当她那几次被狗咬了。

田仙儿这人有个大优点,真的到那时候了,放下得比谁都快。不就是一个男人嘛。

...

司马谨之这边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不太想与田仙儿在一起了,觉得烦了。如果问怎么烦了,他也说不出什么来,就是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于是他就故意的找一个那么个从小就喜欢他的世伯家的女孩一起演戏,就是让公司的人看到,究意谁看到,他不关心,不过他知道最后田仙儿肯定是会知道的。电话呢,总是在响,总是中响,还是同一个号码,司马谨之是谁啊,脑子好得有点过,一目十行的那种,大学都是早早就上完拿到各种证书的,一个号码而己,他当然知道是谁的。不接,他就是不想接。没意思。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