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给我我不会让你疼的-身体里有跳蛋上班

总裁甜文 2020年02月14日

蓝小月怀里的鼠宝,全程都很老实,也知道都是因为自己大家才受袭的,所以现在小心翼翼地发言,“吱吱,吱吱!”主人,让白泽用我的药材吧!钻进包里拿出一根人参叫道。蓝小月一看到人参也才想到,“对了,可以给白泽用人参,能让他快点恢复!”蓝小月也并未责怪鼠宝,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去把人参拿给白泽了。

“白泽,你好点了吗?来,你把这只人参吃了吧,能快点好起来!”蓝小月看着白泽苍白的脸色,他现在肯定很虚弱吧。“我没事,月,黑里已经帮我上过药了,那人参还是留给狼夜用吧!”白泽却拒绝道,“你放心,给狼夜的我没有动,这是鼠宝的,也是它的心意,你必须吃掉!”蓝小月伸手递给他,不容拒绝道。“你还是吃了吧,这也是月关心你,你快点好起来,她才能安心!”银翼也在旁边沉闷的说道。

白泽也怕月会自责,就接着了,蓝小月又让他当着大家面吃掉了,没一会儿,再看他时,脸上就恢复些血色了,蓝小月也松了口气。“红羽,我看你刚才也受伤了,严不严重啊,你要不要也吃点人参?看白泽恢复多快呀!”看到身边的红羽,蓝小月也关心的问道,“我就不用了,我的伤不严重!很快就好了!”红羽笑笑回答道,没想到月还关心他呢!

“白泽受伤,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天再走。”银翼出声说道,“嗯,好啊!”他们找到可以休息的山洞以后,就把白泽安置好,蓝小月在他身边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白泽看着为他忙碌的倩影,如果月能待在自己身边,他宁愿一辈子伤都不好。银翼看着虽然嫉妒,但也没有阻拦,如果不让月做点什么,她是不会安心的,

晚上,月亮瞧瞧的爬上树梢,在听一对情人的瞧瞧话,“月,你都在白泽身边照顾他一天了,我也要你照顾!”银翼睡觉前抱着蓝小月耍赖道,“你哪里需要我照顾了,你又没受伤!”蓝小月看着无赖的银翼,无奈的笑笑,“谁说没有,我这里需要你照顾!”银翼抓着月的手就往他身下放,蓝小月看到他的意图,赶紧拉回自己的手,“银翼!你,你耍流氓!”蓝小月扭头不理他了!啊啊!坏蛋,差点碰到了!

银翼掰过她的身子,又看见月的羞红的脸了!可爱的都想让人上去啃一口。“呵呵!这就害羞了!它也需要你的安慰呢,月!”银翼性感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蓝小月感受到银翼在她耳边吹的热气,使她呼吸有些急促,连耳根处都羞红了。看到这样的月,是那么诱人,银翼忍不住一口咬住她的耳垂,轻轻用舌头舔了舔,直到身边的俏人战栗了,才满意的放开她!

“月,你真美!”银翼满意的笑笑,像一只偷腥的猫!“你,你别这样,我要睡觉了!”蓝小月小声说道,声音里却透着撒娇求饶的意味,让银翼又起的逗她的心,趴她耳边说道,“我怎样了?嗯?是这样吗!”说着又朝她耳朵吹了口热气,这次知道他是故意的,蓝小月回头瞪了他一眼,“呵呵!”惹得银翼又笑出了声,“乖,睡吧,我只是抱抱你睡!”可蓝小月被银翼浑身炙热的身体抱住,很难受的,但也不敢乱动,只有乖乖闭眼睛睡觉了。

第二天依然阳光明媚,早上刮着徐徐清风,很是舒爽。一大早蓝小月就起床,让银翼陪着摘了些野菜和蘑菇,准备给白泽煮肉菜粥,其实昨天白泽吃了人参,加上兽人恢复能力本来就强,今天已经没那么虚弱了,但蓝小月就是想为他做些什么。“白泽,快出来吹吹风,晒晒太阳很舒服的。”蓝小月拉着白泽走出山洞,她已经检查过了,白泽的伤已经结痂了,恢复的真快呢!

有蓝小月在身边叽叽喳喳的,白泽心情也很好,“你在这儿坐着,我去给你煮粥了!”白泽额首,扶着他坐好,蓝小月就去忙了,正好把昨天黑里顺便带回来的巨鸟蛋也蒸蒸给白泽吃,昨天回来后她也听红羽说了,这巨鸟,是鹰的一种,比较阴狠记仇,很是凶猛,又是飞行物种,连好斗的兽人们都比较忌惮,所以今天吃了巨鸟蛋,蓝小月也没觉得有负罪感。

这边蓝小月快做好饭的时候,鼠宝又闻香而来,“吱吱,吱吱!”主人你这是做的什么啊,闻起来好诱人哦!边叫还边吸吸它的小鼻子,蓝小月低头看它的小模样,笑笑说道,“这可是我给白泽做的蒸蛋和粥,你还是去吃烤肉吧!”鼠宝一听是传说中的蒸蛋,急的团团转,“吱吱吱吱”主人,我可以尝尝吗?就一点点!蓝小月这次可没让步,端着给白泽的饭就走了。

回来的时候看到锅里的粥怎么少了,肯定是鼠宝!哎,不对啊,鼠宝那小不点也跳不到锅里啊,在一看正在装模作样吃烤肉的银翼,嘴上沾的还有粥呢,“银翼,是你偷喝了粥!”蓝小月双手叉腰说道,“不是我,我一直在吃烤肉,是鼠宝!嗯!”银翼说着指着地上正在喝粥的鼠宝。

“吱吱?吱吱吱吱!”鼠宝一听银翼卖了自己,就愤愤的抬起它的小脑袋,伸出爪子指向银翼,在看银翼威胁的眼神蹭蹭射向鼠宝,蓝小月在边上看的彻底无语了,一个兽人竟然让小兽背黑锅,“你们两个真是够了,都偷吃!”看两人低着头不说话的样子,蓝小月扶额,真的被打败了,“好了,反正粥做的多,你们想喝就喝点吧!”

其实银翼也不是真想喝粥,就是看月专门做给白泽吃,看着不顺眼,才偷吃的。不过鼠宝就真是个馋猫了。白天大家休息的休息,玩的玩,晚上的时候就出发了,白泽虽然没有完全好,但也可以赶路了,只是要慢上许多,大家也都没在意,终于大家在两天后慢悠悠的回到了部落。

到的时候正好是晚上,他们瞧瞧的背着盐先去了医师那里,“医师,我们回来了!”银翼沉稳的向医师说道,医师一看到他们脸上的喜悦,就知道是成功了,也发自内心的高兴,“你们这次辛苦了,先坐下休息。”待他们坐下,水体贴的拿着烤肉给大家吃,想着他们也该饿了,“孩子们,快吃吧,看把你们累的!”

“水,我们不累,为了部落,不辛苦!”红羽边啃肉边嘴甜的说道,水慈祥的摸摸他的头,又看向蓝小月,“月,你还好吧?跟着他们赶路有没有不舒服啊?” “我很好,这次没有不舒服呢!”正在回答的蓝小月却感到医师震惊的眼神看向她,她还有些诧异,医师怎么了!旁边的银翼回头看了一眼蓝小月,又看了看医师,皱着眉,果然医师看出月的变化了吗!

他想着回来时是晚上,也并未遮盖月眉心的紫晶花,毕竟这几天红羽他们也没问什么,都以为是月画上去为了好看的。医师很快控制好情绪,问了他们制盐的过程,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只留下了蓝小月和银翼。

医师看着两人缓声说道,“几百年前,大陆的预言师曾预言,有使女要降临兽人大陆,将带给大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但自此之后大陆并为有任何变化,也没有发现使女,还是像以前一样为食物争抢,为生存而相斗,渐渐的兽人们就忘记了这个预言,流传至今,估计也就几个部落的老东西们记得了。”

医师定睛看蓝小月,郑重的说道:“而使女的象征正是月额头上的花纹!”两人听了都惊呆了,这也太狗血了吧,自己不就是掉入地下吃了个紫晶果嘛,那要是其他人掉进去呢,蓝小月此刻好像忘了只有她的血能打开树藤,进去地下,拿到紫晶果。

银翼俊逸的脸上显得有些沉重,他是相信的,他知道月的特别,她怎么的帮助部落,可她是使女的话,就意味着她将会成为大陆的争抢对象,是多么的危险,既然无法改变,那么他就要变的更加强大,去保护她!抬头坚定的看着月。

“我记得月之前是没有的,你们遇到了什么事吗?”医师震惊过后,疑惑的问道,蓝小月就把它怎么吃了紫晶果说了一遍,医师也觉得很是巧合,不过既然只有月的血能打开紫晶果,那就说明她确实是使女。

医师沉墨片刻,继续说道,“虽然你是使女,关乎大陆繁荣,但现在兽人们越发忘本,自私自利,我不认为现在是宣布你使女身份的时候,毕竟关乎你的性命,你认为呢?”当然不要,隐藏还来不及呢,还宣布,我的小命还要不要了!“那个,医师你说的对,这个千万要隐瞒,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银翼听了也松口气,这样还能隐瞒一段时间,月暂时是安全的,医师也点点头,嗯,也好,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虽然部落会全力保护你,但将来怎样还都未知,不过,你既然身为使女,肯定会化险为夷的,也不要太有压力!”医师的善意和尊重,蓝小月都能感受到,抬头朝他们笑笑,“嗯,谢谢你医师,我会小心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