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快点舔我的下面,爸爸给女儿洗澡

纯爱言情 2020年02月27日

“举起小手问一句,望舒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下面瞬间多了很多评论。

“同问。”

“应该是,啧,被整的这么惨。”

“谁啊?这么恨他,这手段好毒啊。”

“你们说前几天的新闻是真的还是假的?会不会也是有人想害他…”

“被楼上这么一说,细思极恐,大晚上的毛孔都竖起来了。”

“呵,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他活该吗?”

“卧艹,这个傻逼又来了,举报举报。”

不过下面也多了其他言论,说是望舒人品太差,得罪了人,才会被人针对。也有人说,据现场小道消息,是望舒当人家小三,被金主的老婆知道了,所以才被人整了,那根本不是毒品,只是想吓吓他。

“那个说不是毒品的是个憨批吗?官方都通报了。”瞬间有人出来反驳。

“望舒粉丝都死绝了,人品这么差的人还在给他洗,就算没吸毒又怎么样,还不是个被包养的整容怪。”

“我又不是他粉丝,只是路人看到讨论一下而已,你嘴怎么这么恶臭呢。”

这种情况不只这一个评论楼,还有很多已经盖起了高楼,评论区瞬间撕了起来。大致分为两派人,一派相信官方发出的通告,觉得这次望舒确实是被人陷害的。另一方则认为,说不定人家只是在搞情趣,被发现了,便想借这个机会洗白而已。两方争锋相对,掐的势如水火。他骂对方眼瞎,对方回骂说他心盲。

很多路人只是发表对官方转发的看法,就被骂是望舒的粉丝,在洗白,路人无形中被迫站了队。被骂的路人也不是好脾气,撸起袖子就骂了回去。

后面就演变成了,望舒无辜与望舒有罪两方的争辩场。有罪的一方死咬望舒之前的黑料,认为这次活该被搞。另一方则让对方放实锤,无锤不约,别瞎bb。

公众的聚焦视线很快从毒品上转移到望舒身上。

医院,望舒正在躺在病床上打点滴,人还没有醒过来,面色苍白,嘴唇还有些起皮。医生和护士都站在门口,医生看着站在房里的谢衍之,有些犹豫,但还是带上门离开了。夜里医院会有值班人员,少爷其实不必陪在这里。

这是谢家开的一家私人医院,保密性很好,所以倒是不用担心有狗仔混进来。谢衍之走到床边,注意到望舒没有血色的唇瓣。他倒了一杯温水,用棉签蘸水,在望舒干燥地有些起皮的唇上涂抹着。

见唇色恢复了些许红润,谢衍之将水杯放下,看了望舒一会儿,右手抬起,用指尖将望舒额角的碎发撩到耳后。精致的面容和上辈子一模一样,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心里现在没有任何感情,但是保护这个人好像已经成了习惯。

化为了本能。

望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了,他挣扎的想要起身,余光突然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人。望舒身体一顿,就见那人转过了头,是昨天救他的那个人,逆光的他让望舒看不清谢衍之的神色。

谢衍之起身走到望舒边上,将人扶起坐好,在望舒背后垫了一个枕头,然后支起小桌,将床头柜提前放着的粥摆好。

望舒看着谢衍之的一系列动作,颇有些手足无措,脑子直接宕机。

谢衍之见望舒没有反应,疑惑道,“怎么了?”

望舒抿了抿嘴,看了一眼还在冒着热起的白粥,“我…,”他抬头看了一眼谢衍之,“谢谢……”望舒突然卡了词,他有些尴尬的冲谢衍之笑了笑。

谢衍之轻咳一声,“谢衍之。”

望舒手里拿着勺子,对谢衍之礼貌笑道,“谢谢,谢先生。”谢衍之嗯了一声,他对望舒颔首道,“既然你醒了,那我先走了。”望舒手里捏着勺子不自觉地紧了紧,他说了声,“好。”

谢衍之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身走了回来,他给正在发呆的望舒递了一张名片,见人惊醒似的抬头看过来,谢衍之垂眸,“如果你遇到什么事的话,可以来找我。”

“啊?”望舒看着又突然回来的谢衍之,无措地摆了摆手,“谢先生,不用了,您昨天已经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了。”

谢衍之将名片放在桌角,“收着吧。”将名片放下后,谢衍之转身就走了。

望舒看着被关上的门,拿起桌角的那张的名片,很简约的设计,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他不知道为什么,待在谢先生身边他会很有安全感。

望舒喝着那碗白粥,有丝丝的甜味,口感软绵。睡了一觉,望舒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如今喝了一碗温粥下去,又恢复了一夜消耗的体力。

望舒整理好垃圾,打开房门准备离开医院,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高大黑衣人,望舒条件反射的想将门关上,黑衣人动作快一步的抵住了门,“我是谢先生派过来的。”

望舒闻言手中的力道松了下来,黑衣人见势道,“望舒先生,您昨晚的医药费已经交了,这几天会有很多娱记正在找你,您现在独自出去可能会遇到危险,谢先生特地派我过来接您回家。”

望舒听到这里就把门打开了,对黑衣人道谢,“麻烦您了。”最后望舒跟着黑衣人走了私人通道,到了地下车库。

回到家后,望舒打开了手机,一开机就看到了爆炸的电话还有信息。一开始是前经纪人打过来的,后面则是很多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望舒极有耐心地,将不认识的电话一个一个的拉黑。信息望舒看都没看,直接点了全选,都删了。

他昨晚出了那样的事,网上肯定闹翻了,不知道他们会怎么黑自己。望舒换了小号上了微博,想看看情况。

却发现自己竟然在热搜第一,跟着毒品两个字。他踹踹不安的点开,然后愣住了,并没有和自己想的那样,被黑的彻糊。反而有很多人在安慰他,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能证明他清白的视频。

望舒心里有些热热的,他抬手抹了一下眼睛。从一周前他开始被黑,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愿意相信他,安慰他。虽然他也看到了一些恶毒的评论,但和之前相比少了近乎一半。

第二个热搜是#启文总裁被捕#,后面是一个“沸”字。被捕?望舒有一瞬间的恍惚,今天是怎么了?启文总裁是望舒之前经纪公司的老板。

当望舒点开话题,看到那个顶着蓝V的“望舒全球官方后援会”的微博时,迷迷糊糊,他什么时候有全球后援会了?他连一个粉丝群都没有的小明星……,望舒看着那个全球后援会几个字,有种莫名的羞耻……还有一些小开心。

后援会是今天早上七点发的一条微博,是启文娱乐集团总裁指使下属,安排人给望舒注射毒品,银行汇款,提供相机等,试图抹黑望舒的一些证据。最骚的是后面一张图片,都是水军的ID,一个ID发了几千条的评论,从昨晚开始,就在网上帮启文娱乐集团的总裁转移视线。

将众人的视线从毒品转移到艺人身上,试图逃脱法律的制裁。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望舒全球后援会@了相关部门希望彻查,然后九点多的时候,就有记者拍到了警察带着牧嘉清,也就是启文娱乐总裁,上了警车。

很快,媒体就有关此事开始了大规模的报道,全网哗然,竟然是自己公司要搞自己的小艺人,手段还如此下作,什么仇什么怨?启文娱乐公司股价受此次影响大跌。

有网友提出三点疑问:一,为何公司总裁对自家艺人如此恶毒?二,牧嘉清的毒品从何而来?三,法律的规则真的能让牧嘉清服罪吗?

望舒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一寒,没想到背后在抹黑他的竟然是自己的老板,倒打一耙还让他赔偿两千万。

看到牧嘉清被带上警车的那张照片,让望舒心里狠狠的吐了一口浊气。望舒又往下翻了翻,都是网友的吐槽。

“我靠!昨天一晚没睡,和对方掐架,没想到对方是个水军?”

“昨天就看出来是水军了,但是不妨碍我骂他[微笑再见]”

“水军一顿操作猛如虎,成功转粉ws。”

诸如此类的评论。

望舒关注了这个全球后援会的账号,然后退出了微博。他将怀里的名片拿了出来,把电话号码存好,备注:A谢先生。

望舒隐隐有些觉得,这背后也许有谢先生在帮忙,毕竟他一个没背景的孤儿,能在这件事中做到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望舒用大号重新登陆了微博,发现自己原先只有几万的粉丝竟然变成了一千多万,虽然那几万个粉丝是专门过来骂他的。

望舒抖着手,关注了后援会,然后转发了那条微博,配文:感谢[爱心][爱心]

没想到蓝V后援会随即就转评了,“[爱心][爱心]”,而且很快就有了几千赞,排在热度第一。而望舒微博下面也有很多评论不断在刷新。

统一的“[爱心][爱心]”,都让望舒怀疑,这是不是后援会大佬买的机器水军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