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大姐二姐和小妹,跟小男生做了

总裁甜文 2019年12月06日

徐薇在海南度过了一个喜庆的春节,想着要离开海南了,因为海南这个地方也埋葬了她一段失败的爱情。可她现在离开海南,还能去哪里流浪?

黑夜,她躺在宿舍的大床上,两眼无神地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在想着以后的去处。这个中国还有哪个地方她还没去过的?这一夜下来,她辗转反侧,总是在纠结她接下来想去流浪的地方。忽然,她脑海里一道思绪飘过,她想到了。

她立马从床上坐了上来,豁然开朗:“中国有三个大岛,南海诸岛我怕是去不了,海南我现在就在这了,看来……只能去台湾了。”

……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徐薇买了一张船票登上了从海南到台湾的客轮。徐薇始终拉着她那个粉色行李箱,在四处奔波。她第二次乘坐轮船,心情十分畅快。

徐薇又化身成Rose,可这次她只是站在船尾,但尽管如此,依旧有清新的海风拂面而来。徐薇手扶着栏杆,海风拨弄她那头飘逸的长发,也让她身上穿的衣裙荡漾起来。

海风很清凉,扑在徐薇的脸上,徐薇感觉到是她亲爱的妈妈在抚摸她的脸庞。海鸥自由翱翔于蓝天之上,尾随着徐薇乘坐的客轮,发出一连串动人心弦的鸣叫。

徐薇闭着眼睛,任凭海风吹拂,再听着海鸥发出的脆响,她再次感觉到自己现在正与海鸥齐飞翔。

这一趟旅行,徐薇恐怕会记一辈子。徐薇现在起身去台湾,也不指望什么爱情了。世界果然无奇不有,本来渣男遇一次就够了,可徐薇目前为止遇到了至少五个渣男,其实冯诺可也不算怎么渣!

徐薇这次去台湾,纯粹地想一览那里的风情。老实说,就算她已经有过六段失败的爱情,但她对爱情还是或多或少有点憧憬的。

……

徐薇长途跋涉总算到了台湾的台北。她在台北流浪有两个多月,总算找到了一个工资平平的轻松活。她是在一所大学里担任图书馆管理员。

那大学在当地可谓远近闻名,那大学很大,至少也有一千多亩地,而且什么游泳馆、图书馆、体育馆、校园超市、校园银行等等设施都应有尽有。

徐薇其实很憧憬大学生活,可惜这个世道很多人都身不由己。她爸妈死了,她被迫出来流浪,被迫放弃高考,也失去了去大学深造的机会。如今她置身于一所大学里,那心情别提有多畅快。

徐薇在那所大学算也看到了她当初青涩的影子。每个学子脸上洋溢着的都是自在的表情。

学校里树特别多,算是绿化很好。同学们成群地走在校园的林荫小路上,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把他们的影子都烙印在水泥路上,然后伴随着他们的走路,影子开始便流动起来。

徐薇有时候会在某个角落看到一男一女在无所顾忌地亲吻,徐薇看到之后也总会假装没看到,害羞地在他们旁边悄悄走过。

徐薇每次走在校园小道上,总会有二年级的男同学误以为她是学妹,便过来用正宗的台湾腔来搭讪她:“学妹,你是哪个系的?”

徐薇每次都总会看着那个男同学,然后笑笑不回答。

徐薇可不想让这些男生知道——她的年纪比他们还大。徐薇想要的男人要么是有上进心的,要么是比她老成的。然而徐薇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她居然在那所大学里偷偷爱上一个一年级的男孩。

……

徐薇坐在图书馆的管理员柜台前聚精会神地收拾着学生还给图书馆的书。突然,有一个磁性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还带点台湾腔:“那个……姐,我想借这本书。”

徐薇听到声音就停下手头的收拾,抬起头来,看着现在站在柜台前的那个人,起初还不耐烦地说:“等会啊,姐马上就要忙……”

待徐薇仔细地看着面前这个男孩的五官后,她语气放得平缓了许多:“完了。”

面前这个男孩看上去才十八岁,他跟顾凯一样的清秀——大眼睛就不说了,还外双眼皮。鹅蛋脸也不说了,还留了挡住眉毛的齐刘海短发。头发整齐、黝黑就更不说了,还那么柔顺、细密。

面前这个男孩的声音跟顾凯一样清脆,清脆中还有点甜腻和动听。徐薇每次听到顾凯的声音都会心情澎湃,因为顾凯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了。而此时此刻,徐薇头一回在外面发现一个跟顾凯神撞脸的男孩,徐薇突然有点小兴奋。

徐薇记得第一次跟顾凯见面时,顾凯也是留了齐刘海短发,直到快高三时,顾凯的发型慢慢地成熟了,他再也不遮挡他那浓得刚刚好的眉毛了。

徐薇犀利地看着那个男孩,说:“你干嘛留齐刘海短发啊!”

男孩有点愣,他真不知道徐薇干嘛要问他这个无聊的问题。他只是弱弱地回应了徐薇:“为什么不能留?”

徐薇说:“你不知道你留这发型很幼稚么!你可是大学生啊!是成年人了!”她在心里又悄悄地补充了一句——虽然看上去很清爽很可爱。

男孩被徐薇这么一嘲笑都有点脸红了,他来图书馆是来借书的,可没想过要和徐薇聊家常便饭,他拿起手中的书给徐薇看,直奔主题:“你还是给我办理借书手续吧。”

徐薇看了一眼男孩手里拿着的这本书,便接过去了。

她问男孩:“把你的姓名,班级告诉我。”

男孩如实地说了,但让徐薇记得最刻骨铭心的是男孩的名字——李迪生。

徐薇三两下就把借书手续给办好了。她把借书卡连同这本书向男孩递过去,男孩右手马上就要接触到了时,徐薇突然手一缩,不给男孩了。

男孩有点气愤:“喂,你干嘛。”

徐薇打量了男孩一会儿,她怎么看都能从男孩身上看出顾凯的影子,无论是样貌,还是脾气。徐薇觉得这个男孩可以是顾凯的替代品。

徐薇说:“你为什么要叫迪生啊?是你妈妈喜欢听笛声,还是你爸爸喜欢爱迪生?”

李迪生可不想跟徐薇聊这种无聊的话,他臭着一张脸,说:“能不能把书还给我?”

徐薇也不玩李迪生了,反正李迪生是这学校的,走哪哪都能碰见。徐薇把书还给了李迪生,李迪生就打算离开,徐薇对他轻声说:“我叫徐薇哦,小迪生。”

李迪生理都没去理徐薇,撇一撇嘴,就消失在徐薇的视野里。徐薇看着李迪生的背影消失不见,这才陷入了花痴当中:“哇,感觉又回到跟顾凯初次见面时的场景去了。”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