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女人的逼 将军托起娇

总裁甜文 2019年12月06日

“你儿子和儿媳妇的感情难道不好吗?”秦奋有些疑惑的问道。

容父的目光落在院子里白茫茫的一片上,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啊,大概是有些话还没有说清楚。年轻人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多过问了。”

这句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曲宁宁走在院子里面的时候,总能感觉到身后管家异样的目光。

“怎么了?”她转过头微笑着问道,笑容中有着比阳光更灿烂的温暖,却又让人眼眸中流淌出来的是悲伤。

管家知道今天夫人去老爷那里本身就是有目的的,最巧的就是遇到了秦奋,说的不该说的通通都说出来了。

“没什么 ,外面冷,我们赶紧进屋吧。”管家点了点头,直接将话题扯开。

曲宁宁却站在门口的油箱位置上一动不动,这时正巧看着刘妈披着一件厚厚的斗篷畏畏缩缩的走出来。

“夫人回来了?”她看到曲宁宁立刻扯出了一抹微笑,手上还在不断的互相揉搓着。

曲宁宁下意识的看了看她手上的钥匙,缓缓地开口问道:“是不是有邮件?”

“嗯,是的。”

曲宁宁伸出手,掌心朝上,刘妈立刻知道了她的用意,把钥匙交给了她。

冰凉的钥匙落在手里的时候,曲宁宁身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油箱上的小锁头。

“夫人,我来吧。”管家感觉到有一丝丝的不对劲,主动站出来说道。

曲宁宁摇了摇头,自顾自的打开了小门,里面赫然躺着几张卡片。

“看来这个人还挺执著的,这一次又是去了哪里?”

这是来自佛罗伦萨的一个小镇的明信片,曲宁宁紧紧地捏在手里,一步又一步的走回了别墅。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仔仔细细的看着上面娟秀的笔迹,还有依旧动人的情话。

“管家,还不打算告诉我她的名字吗?”曲宁宁抬起头的时候,目光中带着期待和悲凉。

管家犹豫了片刻后,还是装傻着说道:“我实在不明白夫人的意思。”

“算了,我亲自问他吧。”

曲宁宁再一次把卡片放到桌子上,转过身独自走向楼梯,刚刚迈了一个台阶,头也不回的说道:“对了,把这些卡片都收好,等少爷回来的时候一并给他。”

管家这次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满脸愁容。

曲宁宁洗了一个热水澡就躺在了温暖的被窝里,晚上刘妈来叫我下去吃饭的时候,她却只是找了个借口拒绝。

“可是,孕妇一天要一顿三餐的吃,怎么能说不吃就不吃呢?”刘妈站在门外有些担心的喊道。

曲宁宁听到这种催促声实在是不耐烦,只好也提高了嗓门有些不悦的说道:“我饿了自然会去吃的,别再打扰我了。”

她一整天都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困顿中,从秦奋嘴里说出来的那个五年前的女孩子,还有不断收到的明信片,她越来越好奇容厉行到底隐瞒了她什么?

晚上所有的佣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整栋别墅安静的好像没有人居住一样。

“刘妈。”曲宁宁轻轻地敲了敲她房间的门,声音压的很低,似乎是怕吵醒另一间房的管家。

刘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开热门,看着门口站着的夫人立刻问道:“是不是饿了,我现在就去给你热饭。”

曲宁宁赶紧伸手拦住了她,笑着说道:“没有,只不过想问问你这两天收到的明信片放到哪儿了?”

刘妈睡眼惺忪,根本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随手的向右面指了指:“书房里。”

“好,你接着去睡吧。”曲宁宁的声音特别的温柔,带着让人安心的魔力,果然流氓点了点头就迷迷糊糊的重新躺了回去。

曲宁宁站在书房里面来回踱步了好几圈儿,也没有找到那些明信片。

她干脆随意的打开了一个抽屉,抽屉里面赫然躺着一个笔记本。

“这是什么?”曲宁宁自言自语的拿起来问道,她平日里并不是一个会经常来书房的人,也根本不会翻看容厉行的东西。

她记得容厉行好像没有记笔记的习惯,随意的翻开了一张,就看到整张纸上都用黑色碳素笔缭乱的写了重复的几个字。

伊柔。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更加冷冽,容厉行穿着皮毛大衣回来的时候,手指都冻得僵硬了一些。

“少爷,您回来了。”管家在门口接过了他手中的箱子,转过身又吩咐刘妈,“告诉厨房今天晚上多做几个菜。”

“得嘞。”

容厉行把外套和毛巾挂在了门口,面无表情的问道:“宁宁呢?”

“夫人最近这几日一直闷在房间里面休息,连吃饭都很少下来的。”

容厉行皱着眉头,不知道曲宁宁最近又怎么了?

推开门的时候,她中依旧靠在熟悉的飘窗上,将头转向窗外的世界。

“这几日没有好好陪你,怎么你连吃饭都不准时了?”他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曲宁宁正陷入一种思绪之中。

她猛地收回了思绪,就看到穿着黑色毛衣,缓缓走向自己的容厉行。

她张开手臂,嘴角带着一抹浅笑:“欢迎回家。”

容厉行走过去一把搂住了她,这熟悉的味道,再一次让他的心感觉到了安宁。

“还好吗?”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似乎能够感受到里面有一条生命的存在。

曲宁宁轻声回答道:“他很乖,我觉得大概是个女孩子吧。”

“男孩儿女孩儿都是我们的宝贝。”他甚至低下头轻轻地在她的肚子上吻了一下,然后继续温柔的说道,“不过我走的这几天你好像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我。”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委屈,像极了一个三岁的孩子,得不到母亲的关爱。

曲宁宁扑哧一下的笑出声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嗔怪着说道:“我知道你这次出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根本就没想着打扰你。”

“可我还是希望你能经常打扰我一下。”容厉行的话带着八分真意,剩下的满眼尽是柔情。

曲宁宁深深地凝望着他,没多久之后终于扯过一抹笑容,又继续说道:“对了,有些东西要给你看一眼。”

容厉行听到她这句话,忽然有些好奇地问道:“是什么惊喜吗?”

“算是吧。”曲宁宁并没有看向他,而是独自一个人走出房间。

容厉行默默地跟着她的身后,看着她即使怀孕几个月也没有见胖的身体,突然间就觉得有些心酸。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她的背影,竟然觉得曲宁宁此时此刻好像有些不开心。

管家在楼下看着他们两个人走进书房,脸色也变得慢慢凝重起来,低头犹豫了一会儿,也跟着一起走了上去。

“这是最近这些日子家里收到的明信片,全部都是寄给你的。”曲宁宁从桌子上写了厚厚的一摞明信片,直接递给了身后的容厉行。

容厉行一时之间呆住,只是低头看着她手里的这些纸片,瞬间刚才挂在嘴边的笑容凝固了起来。

“怎么不拿着?”她挑着眉笑着望着他。

容厉行目光似乎有些躲闪,没有直接看向曲宁宁,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伸出手拿过来,只是稍微的瞟了一眼上面的文字,就直接放在桌子上。

“怎么不好好看看是谁寄来的?”

“大概是之前一些爱旅行的朋友吧,不重要的。”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对视着她的眼睛的时候,目光中带着坚定。

曲宁宁看到他奇怪的动作,心里更加有些不舒服,正要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就听到管家过来敲门:“少爷,饭菜已经做好了。”

容厉行点了点头直接牵过了她的手,温柔的说道:“我们先去吃饭吧。”

曲宁宁本来刚刚又问出口的话,最终还是收了回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目光看向一脸没有任何表情的管家,他只是把头埋得更低了。

这一顿饭,两个人吃的都异常的沉默。并没有因为容厉行出差回来,而感觉到有什么温馨的地方。

只是随意的吃了几口,曲宁宁再一次的没有了食欲,放下筷子抬眸说道:“前几天我去了一趟公公那里。”

“嗯,他还好吗?”容厉行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好像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曲宁宁只是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说道:“他好像一直在咳嗽,从国外回来之后就是以这种症状,我是儿媳妇不太好说,你下回有时间的时候还是带他去医院看一看吧。”

“好。”容厉行听到她说的这些话,也不由自主的担心起来。

父亲的身体常年硬朗,就算这几年日渐衰老,也根本没有这么严重的时候,

曲宁宁站起,身为他倒了一杯果汁,装作不经意的又提到了那天去容父家发生的事情。

“对了,我还看到了秦叔叔。”

“秦奋?”容厉行抬起头疑惑的问道。

曲宁宁断气果汁自己喝了一口,抿了抿嘴唇釉继续浅笑着说道:“对啊,他还错把我当成了一个女孩。”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