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做爱少妇口述_躲在桌子下含了上去

总裁甜文 2019年12月06日

陈家小少爷并未经历过人事,只觉得下身一阵酥麻,被刺激得当场射了个干净,快感把他刺激得彻底醒过来,盯着眼前这个美目流转的新娘子,呆呆地,看了半天,才想起来,问:“你是谁?”

赵杏儿一笑:“我叫赵杏儿,是你爹新给你娶回来的媳妇儿。”

陈老爷这才上前,握住自己儿子的手,颤抖地盯着他看了半天,这才转向赵杏儿:“多谢赵姑娘救命之恩!想不到姑娘身上竟然有这样好的医术,老夫这条命从此以后就是姑娘的了!”

“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说话算话。”

“好好好……我陈某说话算话,保证绝不拦着姑娘……出门玩耍,若是姑娘有一天要走,老夫自当奉上盘缠和我儿的和离文书!”

这话他之前那回说得还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如今却是百分之百发自肺腑。只要儿子命能保住,头上顶点绿算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人这一辈子,哪能不做回乌龟!要知道,先帝最心爱的妃子,可是还和他最宠信的臣子私奔了呢!传闻当今圣上其实是这位妃子在宫里时生的儿子,怕被人怀疑不是龙种才过继给皇太后抚养,谁知道到底是谁的种……

呸呸呸!他摇摇头,甩掉脑海里的胡思乱想,起身扶夫人过来看望儿子。

赵杏儿在小少爷房里同他住了两天,白天伺候吃饭伺候喝药,晚上睡隔间讲故事,小少爷是一天天好转,她可受不了了。

怨不得陈小少爷一天到晚不好好念书,成天溜出去打鸟捉鱼的,这知县府里饭菜也太淡了吧?!

这天,趁小少爷精神好些开始问东问西了,赵杏儿笑眯眯问:“石头,杏儿姐姐给你做点好吃的可好?”

知县小少爷——小名石头,大名陈默溪的这个13岁男孩儿,眼睛一下子亮了:“杏儿姐,你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本来他该叫她娘子,而杏儿也该叫他相公的,但是一来石头年纪小,娶亲时候也人事不省,而来这娃娃亲也来得荒唐,杏儿自己也喊不出口那声相公。想想自己既然大这小男孩4岁,索性让他喊自己杏儿姐了。

杏儿笑眯眯:“你大病初愈,还吃不得肉,我给你做个南蛮豉油素烧鸡,糖醋脆皮嫩豆腐,指天椒怪味儿瓠瓜酥,现在荠菜正好吃呢,再来个江南素三鲜羹!三菜一汤,再加个毛豆香菇焖饭,你看怎么样?”

记事儿以来一辈子都窝在桐湖县的石头哪里听过这些新鲜菜,馋得当下哈喇子都快掉下来了。赵杏儿看着可爱,揉揉他脑袋,道:“不过这些材料你家可没有,我得去醉仙楼一趟把我放在那儿的行李取回来。你在家乖乖等我?”

石头重重点头:“我等你!”

赵杏儿于是换上一身亮色玫红裙子,挎着菜篮子出了门。陈汝耕之前吩咐过不准拦少奶奶出门,也不许人跟着,下人们自然是问都不敢问一句。赵杏儿溜达着就到了醉仙楼——从正门大摇大摆进去,这可是头一回。

“客官您……杏儿??”跑堂伙计一眼认出这是之前那个不言不语,动辄拽上个壮伙计消失半个时辰的小厨娘,他也曾经和杏儿在后巷肏干过那么一两回,杏儿消失这几天他还真有些惦记,还以为她是被什么人贩子拐走了呢。“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啊?大厨要急死了!天天在这儿骂人!”

“小二哥哥,你就不想我啊?”赵杏儿笑眯眯凑上去拉着小二的手,摸上自己的脸蛋,“我以后不在这儿干啦,我嫁人了!今天我是来拿行李的。”

小二仔细一打量,的确赵杏儿今天梳的是已婚少妇的发髻,想到自己奶子白生生的杏儿妹妹这就要嫁人了,以后就要躺在别人身下浪叫,自己再也碰不着了,小二心里不由有些酸溜溜的。

“怎么嫁得这么突然?对方可是好人家?”

赵杏儿重重点头:“对我可好啦,小二哥哥放心。”

小二叹了口气,放赵杏儿回去后院取行李。那些个铺盖衣裳的赵杏儿其实不稀罕,关键是她藏了不少师父留下的秘药古籍,还有些路上自己收集的小玩意儿,零零碎碎的也有一箱了。

拎着东西正往外走,忽然撞上了醉仙楼的刘大厨。杏儿讪讪地打了个招呼:这刘大厨平时虽然一双咸猪手没少往她腰间奶子上招呼,做饭手艺可是一等一的棒,自己半偷看半撒娇地学了个七七八八,这就跑了,还真有点过意不去。

“杏儿,听说你要走了?”刘大厨凑过来,一只手习惯性地就捏上了赵杏儿圆滚滚的屁股,叹着气,“我可是还想收你做关门弟子呢!”

赵杏儿被捏得嘤咛一声,身子一软就跌进刘大厨怀里。心道,自己嫁过去这几天连男人都没碰过,被这一身油烟的伙夫一碰竟然就开始出水儿,这可怎么办。

“刘师傅,我……我已经嫁人了!”

至少乱搞也不能再这儿,在陈汝耕眼皮子底下啊,这不是打人家知县老爷的脸嘛。

“都说新嫁人的小媳妇儿最好玩,杏儿,你来这儿这么久,那帮伙计的鸡巴都叫你舔过一遍了吧?怎么也不伺候伺候我?”

我嫌你年纪大啊!

当然这话杏儿只是在心里想想。此刻,刘大厨正搂着她,手往她裙底两腿之间的缝儿里溜着,揉搓着花穴前面那一颗小红豆。杏儿被逗弄得面颊绯红,口中喘息不断,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刘大厨:“那你可快点儿,我等着回家做晌午饭呢!”

“行行行,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坚持半个时辰不成?”说着,他扛起赵杏儿和她手里的包裹,溜回自己屋里反锁上门,把杏儿扔到床上,猴急地扒起来衣服。

“小娘子,好杏儿,你可想死我了……”多少次,他看着杏儿高耸的胸脯干瞪眼,半夜幻想着那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下面雪白的胴体自渎。他知道这小骚丫头每天都拽上个壮伙计跑后巷肏干个痛快,自己原本还想温水煮青蛙,趁早把她引诱到自己屋里奸了,没想到这小丫头,这就嫁人了!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