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恩啊大力 教官是自己老公小说

总裁甜文 2019年12月06日

临睡前,袁明珠让顾重阳帮她拿麻绳把袁幼驹拴了起来。

计算了一些大概用多长时间袁幼驹能把绳子弄开逃脱。

昨天它被吊着弄不开绳子,今天应该没什么问题。

袁明珠把逃脱的时间控制在昨晚那几声惨叫差不多的时辰。

顾重阳听说让他把小猴子给栓起来,执行的不折不扣。

袁明珠一整天都跟这圆毛畜生玩,还给它取名字,早就看它不顺眼了。

小猴子大概是想起了昨天被困住的恐惧,被栓上以后烦躁的吱吱叫,撕咬着绳子。

被他拿小枝条敲了几下才老实下来。

可怜巴巴的趴在那儿呜呜着。

月亮悄悄的在乌云后头探出小脸蛋,很快就又被乌云遮挡住。

随着秋色愈身,气温下降,秋虫们都渐渐放弃了呢喃,只偶尔能听到一声虫鸣。

天地间万籁俱寂,只有瑟瑟秋风呼呼的刮着。

袁明珠他们裹着厚实的衣裳倚着那堆圆木躲在暗处。

“我先睡会,他们肯定不会这么早过来,等到了丑时喊我。”袁明珠闭着眼睛准备睡觉。

贼人做贼肯定得等人睡熟了才好下手。

一般人丑时是睡得最熟的时辰,基本都进入深睡眠阶段,除非耳朵边打雷,不然很难醒。

袁伯驹帮她把身上的小包被掖了掖,低声说:“你会窝棚里睡吧,我们在这看着就行。”

袁明珠摇摇头,这种事少了她的围观哪行?

好容易说服曾祖父才能参与的,怎么能让大哥三言两语把她劝走。

袁伯驹看她不听,就随她去了。

安排好轮流休息,他也倚着圆木堆睡了。

如果袁幼驹一个猴能搞定,就不用他们出手了,它搞不定他们再出手。

就是不知道牛家的人是不是真如小妹说的会过来。

袁明珠一点都不担心牛家人不来。

如果他们今天没给周大人那边透消息说昨晚的惨叫是袁幼驹叫的,袁明珠还不能确定,有了透消息那件事,牛家百分百今天会来。

过了子时,风更大了,吹得树影婆娑,如群魔乱舞。

袁伯驹把大家都叫了起来。

几个人伏在圆木后头盯着自己那边。

时间一点点滑过,袁幼驹有点不太争气,到现在还没把禁锢它的绳子弄开。

气得袁明珠恨恨道:“袁幼驹这个笨蛋,白瞎了这个好名字了,到现在还被拴着没把绳子弄开。”

袁少驹:“就是,本来就不该叫幼驹,叫宝珠多好。”

气得袁明珠掐了他一下。

还好袁仲驹眼疾手快,把袁少驹的呼痛声给捂住了。

“你们俩别闹了。”

正说着,一个黑影窜到灶间棚子的门口。

小小的一团,正是袁幼驹。

小家伙推着门研究了一会,终于把拴着的草声给弄开了,把门推了一扎宽的缝隙钻了进去。

袁幼驹没辜负袁明珠的期望,牛家的四个蹦子同样没有辜负她的希望,在小猴子进去不久也摸了过来。

牛二蹦:“门怎么开着的?”

觉得不太妥当。

“开着的不更好,快点进去。”是牛三蹦不耐烦的声音。

牛大蹦:“别说话。”

屋里漆黑一片,站在对面估计都难看到对面人的脸。

不过严氏白天来过好多回了,把屋里摆放的格局都说的清清楚楚,哪里放了缸,缸里放的什么东西他们都门清。

“二蹦你去拎肉和鱼,三蹦你拿兔子和鸡,我去拎面粉。”牛大蹦分配任务。

“四蹦你看看兔子皮放在哪里,把兔子皮拎着。”

兔子皮可以换钱。

牛四蹦在角落里摸索着,找兔子皮。

那玩意看到毛乎乎的。

不一会,他就抹到个毛乎乎的玩意。

只以为是兔子皮,下手就抓,入手才发现不对,手里的玩意是活的。

吓得给扔了出去。

有昨天的教训也不敢大声叫,抖着声音:“我摸到个毛乎乎的活的……。”

话没说完就被咬了一口。

“什么玩意?还咬人?”

其他三个蹦也吓坏了。

牛大蹦想往外跑,跟同样想跑的牛三蹦撞在一起。

牛二蹦也扭身跑,撞到袁幼驹,一下子摔了个大马趴。

他摔倒还幸运了,其他三个没摔倒的蹦子,被激怒的袁幼驹给又抓又挠。

也顾不得不能出声了,“什么玩意啊?咬我的脸了。”

“谁把它扔我身上?”

……

冯小毛昨晚被袁弘德“教训”了,不敢贸然过来,一家人躲在他们家那边观望。

反而是住在袁家东隔壁的匠人们来得最快,袁弘德举着油灯出来他们就到了。

问袁弘德:“袁先生,你们家出什么事了?”

袁弘德装作不知情:“我也听到声音刚起。”

拉开自己的柳枝门,奔逃而出的四个蹦子差点把他手里的油灯撞翻了。

袁幼驹委屈啊!

它就想偷吃点东西,听到有人进来它都老实的躲到角落里了,这些让还对它又扯又拽的,扯的宝宝的毛好疼啊。

欺猴太甚!

跑出来的四个蹦被门口的工匠给制服了。

其他人跟着袁弘德进了灶间,就看到灶间里一片狼藉,面粉撒得到处白茫茫的,其它东西散落一地。

袁明珠站在曾祖父旁边,看到袁幼驹身上沾了许多面粉和泥土,一身抹的脏兮兮的,白天那一澡看来是白洗了。

袁幼驹看到有人进来,因为有灯光,倒没有再发疯,缩在角落里装可怜装无辜。

袁明珠喊了它一声:“袁幼驹。”

小猴子还不太能理解袁幼驹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一喊这个就有好吃的,跑到袁明珠跟前眼巴眼望的看着她。

袁明珠拿了只酸枣子给它,袁伯驹几个把他重新拴了起来。

偷吃东西得好好教训,教训几次就能纠正了。

其他人相继过来。

过来以后就看到袁明珠拿着小枝条在敲猴子,以为今天晚上的动静还是这只猴子闹出来的呢。

大壮娘叉着腰:“我说你们家怎么回事啊?天天晚上闹这么一出,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弄来个……”

众人回头看她,她才从人缝中间看到周大人坐在中间,地下跪着牛家的四个儿子。

没说完的话全都噎在喉咙里。

不过她倒是没忘了往身头看跟在她后头一起过来的大蹦娘。

(//)

:。: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