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出差我插朋友的妻子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

总裁甜文 2019年12月06日

拧完,他靳大总裁就起身大步离去。

在此期间,靳大总裁更是霸气地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多瞧程岚一眼。

这样的靳岩,让程岚完全摸不着头脑,慌乱中,她一个没忍住,抄起身边的酒杯就朝着靳岩离去的背影甩了过去。

她清楚地看着酒杯砸在靳岩那宽阔硕实的肩膀上,发出一声闷响,随后才落到地上咯吱摔碎。

可靳岩却始终没有回头。

他只是缓缓的站定,优雅地脱下身上那一丝不缕的高级西服,放在手腕上,轻轻地弹了弹肩膀上的酒迹,随后才答非所问道:“经过这晚,我更加坚定的认为,儿子的监护权、以及抚养权,必须在我手上。

当然,在还没开庭前,也就是程诺还的监护权还没到我手里前,我恳请程岚小姐行为检点些,也好为我儿子保留点形象。

我可不想将来有人举着话筒对着我儿子问:‘靳诺,请问一下,对于你有一个不惜牺牲色相、以至于被人强/奸了的女明星母亲有何感受?’”

他的声音依旧沉稳、平和,音色也迷人,张弛有度,可唯一缺少的一点,那就是——感情。

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闻言,程岚倒抽一口冷气。

他不但如此污蔑她,称她行为不检点,更是连她儿子的名字都给改了!

她狼狈地坐在地上,待靳岩离去,并将包房的门随手关上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才想起要抓起身边的酒杯酒瓶朝他泄恨。

她将这些酒杯全部一一捡起来朝门口甩去,弄得包房里一片砰砰作响。

等程岚将所有的酒瓶酒杯都砸完了,包房里才逐渐安静下来。

静谧中,程岚又渐渐想起曾经的过往,在无可奈何间,又是一番苦笑。

苦涩地勾起唇,心想:这样的误会又算得了什么,她曾经不是还被他误会得更彻底么?

少顷,程岚才想起包房里现在只剩下她和晕倒在地上的秃驴何,而这秃驴何随时都有醒来的可能。

她知道,在上帝造就男人和女人的时候,就失去了公平,女人的力气永远比男人小,此时在这幽闭的空间,若是这秃驴何醒来,估计还真会把她给活活强/暴了去。

一时间,程岚又害怕了起来。

慌乱中,她飞快地捡起沙发上的外套和包包就起身朝外边走去。

就在程岚还没来得及逃离这间包房的时候,陆涛却去而复返。当然,他也恰巧看到了这样一片慌乱中的程岚。

程岚被人发现了自己的害怕,一时间脸微微泛红,不好意思问道:“你怎么突然间又回来了。”

“回来处理这家伙。”陆涛说得轻描淡写,顺便还指了指地上的何秃驴。

说完又补充一句:“没想到程岚你也怕了?我一直以为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程岚是什么都不怕的!”

尴尬的气氛被陆涛诙谐的幽默一句话就带过去,程岚朝着陆涛真心实意的笑了笑,真诚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陆涛还是习惯性地耸耸肩,道:“不客气!”

末了,却突然又在后面自言自语地加上一句:“其实帮你也是帮我自己!”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虽小,可程岚还是听到了,但程岚却没怎么在意,继续道:“这次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我虽然是一届女流,但是对于你的事,以后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一定在所不辞!”

听此,陆涛立刻高兴地像个小男孩:“那可说定了!到时候你可不准嫌我烦哦!”

看着这样孩子气的陆涛,程岚只好无奈的笑着点了点头:“那可当然!”

“那你能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么?”陆涛有点得寸进尺,耍着赖皮笑着问道。

程岚想了想,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曾经的熟人,最后还是报了自己常用的那个私人号码。

陆涛飞快的记下号码,又立刻回拨给了程岚,并告诉程岚,这就是他的号码。

程岚存下陆涛的电话号码,接着又指了指地上的秃驴何,“既然你来处理这只秃驴,那么我就先走了!”

陆涛飞快地应下,又笑着祝福道:“嗯,路上小心!”

如此,程岚才开始再次朝门口走去,待走到门边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陆涛少有的严肃的语气:“程岚,当年你和老大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很多人传闻你脚踏两只船,但是我怎么也不相信。当年我是看着你们在一起的,所以我相信你的人品……”

程岚心底一抽,身子立刻一顿,站在门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连动作都迟钝了很多。

她当然明白他所说的老大是指谁;面对靳岩,他还是喜欢用习惯中的那个称呼。

陆涛见程岚不说话,接着道:“其实刚才我本想留你们两人好好谈谈的,却没想到,你们两个这么不争气……”

程岚明白陆涛的意思,她也没想到靳岩今晚竟然连理都不愿理她就直接离开了,甚至还在离开前,说出那么绝情的话。

从前的那些画面突然间在眼前一一闪过,一时间,程岚的头痛症又开始了。

她甩了甩头,甩掉脑中一直困扰她的画面。

最后,终是抓起门把打开房门逃也似的离去,期间没有解释一句。

翌日,程岚呆在家里,突然发现家里缺了不少的日用品和食物,而月嫂又在前段时间离了职,为了不让诺儿挨饿,她决定便将自己全副武装好,自己开车出去填补家用。

一番打扮以后,一路下来,果然没有人认出自己。

驱车回来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家门口停着一辆豪车。

若是一辆正常点的豪车,程岚一点都会不觉得意外,因为她现在住的这个小区,就是本市出了名的蔚蓝别墅群区。

她知道,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非富即贵,当然也有一少部分人,就像程岚这种,要么就是大明星,要么就是大律师,因此,在常人眼里,豪车出现在这里才算正常,不出现在这里才叫真的奇怪。

可这辆车却不得不引起程岚的注意,因为此刻的它,正好十分霸道地停在她家大门口前,阻止了她的车驶入车库。

不仅如此,程岚明显的看到这辆车尾灯还在一闪一闪的,也就是说,这车虽然停在这里,却一直没有熄火。

很明显的,里面有人。

程岚使劲地拍打了几次喇叭,前面的车主依然没有反应。

没办法,遇到这样霸王的车主,程岚只得自己下车询问情况。

站在这辆豪华的宾利车前,因为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程岚只好礼貌性地敲了敲车窗。

“叩叩叩!”才敲了三下,后车车门下来了一名穿着雍容华贵中年妇女。

程岚抬头一看,没想到是孙兆辉的母亲,孙夫人。

正在程岚为孙夫人的突然驾到感到诧异的时候,只见孙夫人朝着黑亮亮的车子里打了个嘎吱吱的响指。

一时间,黑色宾利的其他几个车门也在这一刻陡然集体被打开,与此同时,几名穿着黑色西服带着黑色墨镜的威猛男子一下子从车里涌了出来,并用最快的速度将程岚围了起来。

其中两名男子更是直接凶狠地抓起她的手臂,狠狠地反捆在她的背后,让她不能动弹,而另外两名男子更是举起粗壮的拳头就朝她的下巴挥来。

陡然间,她仿佛觉得她的牙齿就要这么被砸了下来!

好痛!

程岚在心底暗自叫骂着,可这样的感觉随之越来越重,她也越来越难受。

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天在旋转,地在腾飞……渐渐地,她开始失去意识。

可就在她逐渐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这群黑衣人终于放开了她,并将她狠狠地甩在地上。

暴力袭击终于告以一段落,这时候,一直冷眼旁观的孙夫人终于朝她走了过来。

只见她用她脚上的高跟鞋轻轻地踢了踢她,见她还有气息,才冷眼问道:“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挨打吗?”

程岚睁开双眼,望了望站在她上空的孙夫人,实在没有力气回答她。

孙夫人本就并不需要程岚的回答,因此她自个继续道:“你知道吗?就因为你这只狐狸精,还有你们家小孽种,靳氏集团竟然公开说看我腾风不顺眼,弄得靳氏如今竟然要强行收购我腾风!

而我那不听话的儿子,也真不知是喝了你这只狐狸精灌的什么药水,竟然拼死拼活不愿放弃帮你抢儿子,也弄得我腾风现在都快被靳氏吞并了!

告诉你!若不是因为你是公众人物,怕引起太大的反应,今天我真想就这么把你给杀了,以便泄恨!”

说着,彪悍的孙夫人又气愤地朝程岚的肚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踹完了以后还不忘提醒道:

“当然,你也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从今往后,你最好主动和我们家兆辉断绝关系,免得他这小子为你连家业都不顾了!你若是听话点,帮我挽回腾风不被靳氏所收购,我就当这一切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若是不听话,告诉你,今天这意外就仅仅只是个开始!”

说完,孙夫人就踏着她的高跟鞋,带着这一群黑衣人步入黑色宾利里扬长而去。

倒在地上的程岚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唯一的想法就是,她没想到靳岩竟然因为兆辉帮她争儿子,而他竟然动用靳氏那庞大的金融系统开始恶意收购腾风。

他为了抢走她的儿子,竟然将她的后路断得如此决绝,甚至连最后一个帮她的人都要毁了吗?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