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道叶修不准再尿-摸着她的蓓蕾流了好多水

总裁甜文 2019年12月06日

二人沉默着,身边的女子皆是呼吸均匀,睡得格外安心。

影空来虽然觉得奇怪,可是询问一个陌生人从哪里来或者究竟是谁这样的问题未免有些太突兀了,于是他终究没有问什么。

突然弯弯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来,影空来暗叫不好,将小小的弯弯扶坐起来,轻轻拍着她的背。

“她似乎快要死了的样子。”楚遥岑说道。

“你才要死了!”楚遥岑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涉及了弯弯现在在乎的敏感词,所以弯弯立即醒了,张口就是这五个字。

楚遥岑突然乐了,影空来对自己的态度诡异的有些不可理喻,而这个弯弯,倒是正常的。

弯弯骂完楚遥岑,又咳了起来,影空来对着弯弯说道,“不要说话了,浪费你的精气。”

弯弯立即避开不言,侧过脸冷冷的打量楚遥岑,还顺带瞥了一眼他怀中的颜夕。

楚遥岑又奇怪起来了,她看自己,用冷冷的神情是理所当然,可是为什么看见颜夕也像是不认识一般?他们都怎么了?

“我讨厌他!”弯弯突然指着楚遥岑对影空来说道,“虽然他十分秀美,一看就是男人中的极品,但是他的脸居然和那个追着我的百花神有九分相似。”

弯弯绷着一张五六岁的小女孩脸,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楚遥岑暗自心惊,她身上的伤原来是百花神弄的。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弯弯被百花神所伤,这不是十年前的事情吗?

难道,这是十年前?

“影空来,现在是什么时候?”楚遥岑问道。

“大约子时吧。”影空来估摸了一下时间,回答道。

“不,我是问,现在的年号是什么?”

影空来不解的看着他,他连年号都不知道,他是异国人士还是野人呀?

“现在是长安二年,我们大唐如今正在圣神皇帝武曌的统治之下,百姓安居乐业,欣欣向荣。”

楚遥岑克制住想要晕倒的感觉,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承受范围。难怪弯弯这么小,难怪影空来不认识他。

原来那块镜子拥有穿梭时空的功能,原来自己竟被遣送到了十年前!

“请问……”影空来打断神游中的楚遥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没有,”楚遥岑连忙答道,还好自己刚才什么也没说,“我们还是早些休息吧,明天也好赶路。”

“是呀,不知道公子你是要去往何处呢?”影空来问道,“如果顺路的话还可以做个伴。”

“影,不可以!”弯弯突然叫道,“我不要这个带着百花神脸的男人跟着我们!”

“额……小妹妹你放心吧,我不去陕西那片的。”楚遥岑说道,有些不满的看着弯弯,并不是不满她在意自己的样貌,而是她叫的那么大声,吵醒了颜夕怎么办!

“那真是太可惜了,”影空来果然无论多少年都保持他特有的微笑,暖如三月春风,“早点休息吧,晚安。”

楚遥岑也回了他一个礼貌的笑意。现在二人的笑意,虽然还是没有温度和感情,却也没有十年后的嘲讽与憎恨。他们跨越了十年,交替了一个微笑。

这边楚遥岑巧遇十年前的影空来,那边的平行时空依然在转动。

楚家庄内灯火通明,家丁丫鬟们夜不能寐,到处寻找着消失的二少爷。

今夜无风无月,星河天悬,遵纪守法的长安百姓早早的关上了门,进入梦乡。否则绝对会有人看见盘旋在空中的那只硕大的蝙蝠。

那正是慌了神的明月,因为楚遥岑的消失,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幻化成魔形寻找着他。他的下落自己一直都是知道的,可如今突然消失的这么彻底,顺便带着她的心也消失了。

不知不觉来到七里湖边,这是楚遥岑与她会面最多的地方。可是如今只有杨柳微垂,看不到任何人影。

她突然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猛地跌坐在地上,双手捧着脸嘤嘤的哭了起来。她从未感觉如此无助,因为这世界上她唯一一个在意的人彻底消失了,连灵力的感应都不见了。

身后传来诡异的风声,明月猛然回头看去,纯白的人影落在了她身前。

“哭什么呢,这么伤心。”来者正是岚姬,她手托腮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明月张着嘴巴许久说不出话来,满眼都是明显的惧意,她低着头,抑制住泪水。

“真是难得看见你如此可怜兮兮的模样,要是遥岑看见了,说不定会爱上你呢。”岚姬每一句话都直指她的要害。

“少主他……他不见了!”明月微微颤抖着说道。

岚姬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片刻后缓缓问道,“那只小狐狸呢?”

“也不见了……”

“什么!”岚姬突然掐住明月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提起,眼中迸出愤怒,“我不是让你提醒遥岑叫他快点动手么,怎么让她丢了!”

“主……主人放开我……”明月低低哀求着,虽然自己也知道此番在劫难逃了。

“你还认我这个主人呐,”岚姬将明月狠狠的抛在地上,“你没有背弃我依然听我的话令我太开心了。”

明月听得出岚姬话语中的寒意,急忙说道,“主人,明月的命是您的,明月誓死效忠您和少主!”

“那就赶紧把小狐狸找出来取出内丹杀了。”岚姬冷冷地说道。

“可是现在到处都找不到少主和那只狐狸呀,少主就像是从这个世界消失一般,连灵力的感应都消失了!”

岚姬愣了楞,明月和遥岑之间多年来建立的感应应该很稳定才对,怎么会突然间消失了……是遥岑他遭遇了什么不测?还是……

岚姬掐着手指算了算时间,片刻后突然大声的笑了起来,声音回荡在阴冷的湖面,听着竟有说不出的无奈和悲凉。这些都不是她该有的情绪。

她有些凄厉的自语,将满脸诧异的明月抛在身后,留下她似乎没有说完的话,消失在无尽长夜。

“无论过程如何,结局都不会改变,都不会改变……哈哈哈哈……”

楚遥岑所在的时空,灰蓝的天已经露出了鱼尾白。面前的火堆正好燃尽,与他一样一夜未眠的影空来抱起熟睡中的弯弯,对楚遥岑说道,“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也有了共宿一夜的缘分,空来就此别过,有缘再会。”

楚遥岑看着他温和的微笑觉得十分以及非常之别扭,许久才回一句:“啊,是呀。”

影空来转身离开,走了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来,似乎有话想说。

楚遥岑心中一惊,他这个老妖怪不是发现了什么吧?只见他略略看了看颜夕,难道他……难怪自己总觉得十年后的影空来对颜夕有些别样的感情,原来是因为他十年前就爱上她了!

然后楚遥岑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依影空来的性格不像是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人家的那一种滥情之人呀……

楚遥岑胡思乱想着,他此刻略微有些呆滞的神情落入影空来眼中,竟然让他不由自主的想笑。

“咳咳……”影空来装着咳了两声将他的注意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缓缓问道,“那个女妖精是你的恋人么?”

“额……算是吧。”楚遥岑说道。

“你们看起来很般配,拥有无人可以破坏的契合度。”影空来如此说道。

楚遥岑又懵了,他哪里看出来自己和颜夕的契合度了?

“她居然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睡得这么安稳,可见她真的很相信你。”

楚遥岑在心里无奈,其实颜夕一直以来无论什么状况都会睡得很安慰的,就算你在她耳边放鞭炮她也不见得就会理你……不过看情况她也快醒了吧,影空来你快走吧,别让颜夕看见你呀,你不认识她她可认识你呀,你这个话唠怎么还不走呀,你快走呀……

“那么,再见。”影空来终于走了,留下他极为好看的背影。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密林中,楚遥岑才舒了口气,要知道昨夜整整一宿都因为担心颜夕突然醒来发现影空来而没有睡,现在难免有些困乏。腿被颜夕枕的有些发麻了,他轻轻推了推她,在她耳边柔声道,“醒醒,我们该走了。”

“嗯……”颜夕轻轻应了一声,却仍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换了个姿势向楚遥岑的怀中更加靠近了一些。

楚遥岑瞬间无法动弹了,因为此时颜夕头枕的位置正好在……

所以他连呼吸都怕会擦枪走火,这个小妖精是在勾引呀,虽然她一直都看不出来拥有狐妖魅惑的潜质,可是折磨男人这种事情还真是狐妖的特长啊。

楚遥岑深呼一口气,心中想着三国时期司马懿因为忍戒而成为最后赢家的典故,不断告诉自己,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忍不了今日后悔一世!

“颜夕,”他又试图叫了叫她,“有好玩的东西快起来看呀。”

颜夕终于有了要醒的趋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坐起身来,却看见依然还是昨日的林子。

“哪里有什么好玩的!”颜夕气呼呼地说道,“骗我!”

“真的有好玩的,”楚遥岑说道,“走出这个林子,你绝对会看见和长安完全不同的景象。”

颜夕一听立即振奋起来,她离开云忧之后只在长安活动过,还从来没见过长安之外的城镇,也没有见过嫣然之前总是提起的洛阳。

如果出了这片林子就是洛阳了该多好呀!颜夕拉着楚遥岑站起来,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