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呃我不要了好大校长|小嫂来我家我干了她18p

总裁甜文 2020年02月29日

容言轩先为南墨凉擦去血渍,然后用特制的草药细细敷在伤处,最后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将白布绕了南墨凉腹部几圈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不会死。前提是你得好好躺在床上养伤。”容言轩让南墨凉缓缓躺下休息后,合上药箱走到司晚棠面前。

“云楚王的小内人?”容言轩倒是一笑,微微挑眉看着司晚棠,“听着啊,按这张方子给他熬制汤药,每日服一次,看着他好好在床上养伤。我会不定时来看他伤势的。”

司晚棠恼羞成怒地要和容言轩吵起来,容言轩倒是往后一退:“静养!云楚王需要静养!”

司晚棠咬牙切齿地努力憋出一个笑容:“容医官,慢走不送。”

容言轩满意地一笑,然后不轻不重地落下一句:“他的身子现在可做不了房事,你可得忍一忍了。”

司晚棠面色愈发烧得烫起来,干脆转身走向南墨凉,不愿再听容言轩的胡言乱语。

南墨凉此时正闭目躺着。司晚棠有些愧疚地看着南墨凉腹上的伤势。

“心疼我了?”尽管没有睁眸看司晚棠的神情,南墨凉也料到了司晚棠的神情,淡淡道。

“我给你去熬药。”司晚棠眼眶有些泛红,攥紧了写着方子的纸,转身离开了清酒殿。她怕多停留一刻,她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

两个时辰后,司晚棠端着一碗已晾温的汤药,小心翼翼地走到南墨凉面前。

“睡着了?”司晚棠将碗放在床榻前的柜子上,歪头轻轻开口。

南墨凉缓缓睁开眼:“睡过了,早醒了。”

“喝药吧。我扶你起来。”司晚棠伸手扶住南墨凉的肩膀。南墨凉借力起身坐起,背靠在床背上。

司晚棠舀起一勺,递到南墨凉嘴边。南墨凉也未犹豫,便一口饮下。司晚棠倒是皱了皱眉,煮的时候她便闻到了苦味,这药应是很苦的。

连着好几勺,南墨凉都是很快喝尽,眉头也未皱一下。

“不……苦吗?我有带了蜜饯。”

“与那一剑比起来,不苦。”

司晚棠眸中流转几分动容,纤细的手指端着药碗,将余下的一两口汤药含在嘴里,紧接着身子向前一倾,贴住南墨凉的唇,将汤药送入南墨凉的嘴中。

南墨凉一怔,将汤药如数饮下。

司晚棠未松口,双手搭在南墨凉的肩上,继续在南墨凉口中笨拙地侵袭着。

好一会儿,才缓缓将身子离开了几分。南墨凉凝眸盯着司晚棠。

“很苦。”司晚棠紧皱了皱眉。

“你要是每一口都像最后一口一样喂我,我就很喜欢了。”

“你喜欢被喂?”司晚棠挑了挑眉。

南墨凉微微颔首。

“明天我会找容言轩过来,亲自喂你。”司晚棠收了碗盘,往外走去。

南墨凉低笑,刚才的吻就像黄粱一梦一般转瞬即逝,却又久久环绕在他大脑里。小丫头第一次这么主动,倒是难道。

“这剑倒是挨得情愿。”南墨凉喃喃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