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岳目录|有关啪啪啪的小说

总裁甜文 2020年03月05日

阿初待在这里,四周都有人守着,倒是没在意太多,突然一抹白色探了个小脑袋出来,阿初一眼就看见了,彩虹小身子一脸精明的看着四周,趁着机会一溜烟就窜进了阿初的怀里。

那守卫的弟子似听见了动静,忙过来朝着阿初上下打量了一圈,随即又将牢房里打量了一圈,见没有什么异样,才一脸疑惑的走开:“难道是我听错了。”

阿初见人走开,彩虹的小脑袋才探出来,大眼睛盯着阿初直打转,阿初见人走远了,倒是侧了侧身子,让外面看不见,才小声开口:“彩虹,你怎么溜进来了?”

彩虹不会说话,只能“吱吱”两声,倒是肉芝芝的声音,从手背传来,带着丝丝嫌弃:“这笨狐狸怎么又来了?”

阿初听了一脸无语:“睡你的大觉去。”

肉芝芝瞥了瞥嘴,淡淡开口:“阿初,你说聂桑怎么还没动静,这么能忍的住?”

阿初听了,瞧了两眼外面看守的人,淡淡开口:“你急什么,该来的总会来。”

随即对彩虹开口:“彩虹,无寻怎么样?”

上次阿初见到幻无寻的样子,就非常的担心,如今这么多天过去了,也不知道幻无寻如何了,彩虹听了,倒是亲昵的蹭了蹭阿初的手背,阿初听见的肉芝芝的嫌弃声,只见彩虹摇了摇头,阿初似乎能明白一样:“她没事了是不是?”

彩虹点了点头,阿初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快点回寻芳院,知不知道,不然思真跟思云又要到处找你了。”

听到阿初的话,彩虹突然满眼哀伤的抬起头,那眼眶里似乎泛着泪水般,阿初见此觉得不对劲,忙开口问着:“怎么了,彩虹你怎么不对劲了?”

肉芝芝补充道:“它干嘛,怎么一副好难过的样子,不是说幻无寻没事么?”

彩虹听了,憋着声“嘤嘤呜呜”了两声,阿初察觉到了不对劲:“你到底怎么了?”

谁知道阿初刚追问,彩虹突然激动起来,直接没有预兆的从阿初怀里窜了出去,阿初跟肉芝芝都一脸莫名其妙的。

半夜,幻无寻做了一个梦,梦见阿初满身是血,而倒在阿初面前的血人,正是自己的大哥,幻无寻惊的直接醒了过来,额间全是冷汗。

忙将一旁的彩虹抱起来,护在怀里,仿佛这样才能够安心下来一般,帮着彩虹顺了顺毛,想起白天那弟子说的话,阿初被抓了起来,自己白天问了一圈,可是没人知道被关在哪里。

低声对着彩虹开口:“彩虹,你说阿初姐姐会在哪里呢,她一定不会给我下毒,不会害我的,是不是?”

彩虹听了,没有一点的动静,幻无寻见此倒是苦笑了一下:“现在思真跟思云也不在,大哥也见不到,就连阿初姐姐被关在哪里我都不知道,彩虹,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彩虹。

幻无寻摸着自己的心口处,那里隐隐闪着淡淡的白光,幻无寻只觉得整个人都头晕目眩的,却又强撑着,好半响才平静下来,恢复如常。

淡淡开口:“彩虹,你说我为什么会这样,我是不是病还没好?”

可是彩虹也回答不上来,幻无寻惨白的脸上淡淡笑着,擦了擦那满头的冷汗,又将彩虹放好,才重新又睡了下去。

第二日一早,白妙烟醒来,见天大亮了,忙一个激灵跳下床,跑到门口打开一看,景如还守着,白妙烟瞥了瞥嘴:“喂,你晚上不睡觉的啊?”

景如听了一脸傲气:“谁说我没睡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么?”

白妙烟听了,也不搭理景如,直接出去,往着前面的长廊走去,景如见此,忙跟上:“你去哪里?”

白妙烟听了一脸无奈的模样,顿住脚步,看着景如翻了个白眼:“大哥,大清早的我能干嘛,当然是去找点吃的,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能几天不吃喝?”

说完继续朝着前面走,景如倒是被怼了,老实的跟在后面,白妙烟走了好一段,到了厨房的地方,景如见此,一脸疑惑的看着白妙烟:“你怎么知道厨房在这里?”

白妙烟听了有些心虚,她绝对不会说,上次来这里,半夜去厨房拿了吃的,一本正经开口:“你懂什么,闻着味就来了啊!”

说着进去,厨房的人见了倒是一脸客气点了点头,白妙烟直接过去,用盘子夹了两个肉包子,才看着景如:“你吃不吃?”

景如听了,闻着香喷喷的肉包子,下意思咽了咽口水,不过抬头看着白妙烟那一脸打趣的笑意时,直接开口:“我不饿。”

“咕噜咕噜”可是肚子却很诚实的叫了出来,白妙烟一脸忍不住笑了出来,景如忙一脸凶巴巴的瞪过去,白妙烟瞬间止住笑意,直接又多夹了两个肉包子在盘子里:“饿了想吃直说就是了,装什么装,难不成还真成仙了不成?”

景如被说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门口又进来两个弟子,看服饰应该是有些等级的弟子,进来直接开口:“小姐的早饭都准备好了没有?”

那老妈妈立刻一脸恭敬:“好了,都好了,两位姑娘稍等,老婆子这就去提过来。”

说着去了一旁的桌案上,放着一个精致的木质雕花大饭盒,老妈妈提了过来,递在两个弟子手中,其中一个开口:“小姐最近有些虚弱,这汤继续炖着,每顿小姐都要喝。”

老妈妈听了忙点头:“是,是,两位姑娘放心,老婆子记下了。”

那两弟子准备转身出去,却瞥见这边的白妙烟跟景如,礼貌的见了礼,才出去离开,白妙烟手指悄悄的朝着那弟子背后弹了一下,瞬间一抹透明的游魂附在了身后看着走远,景如倒是开口:“拿了吃的就出去吧,没看这里乱成一团,就别给人家添乱了。”

白妙烟听了,倒是没理会,反而去拿老妈妈面前,一脸笑嘻嘻开口:“大婶,刚刚那什么汤啊,我最近感觉也挺虚的,能不能给我来一碗?”

老妈妈听了,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妙烟,又看了看旁边高挺不算纤细的景如,淡淡笑道:“两位一看印堂饱满,还闪着光,哪里像是体虚之人,这是我们雪族玄医特意为我家小姐配置的大补之药,两位喝不得。”

景如听了,倒是不等白妙烟继续开口,直接拽着就往外拉,白妙烟忙双手护着包子还提醒道:“包子,小心包子。”

出了厨房,景如看着白妙烟还一脸淡然的吃着肉包子,没好气开口:“白妙烟,你们白家不是一向最有钱,怎么今天吃个东西跟个饿死鬼一样。”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