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洗手台上撞击_儿子趁妈妈睡着狂揉

穿越架空 2020年03月07日

她想,我再省心又有什么用?你们这些人眼里不还是只有姐姐么?

从小到大,虞衣都在虞卿的光环之下的阴影中长大。如果是虞衣是花,那虞卿就是太阳。人人都说虞卿温柔漂亮,多才多艺,根本没有人记得虞衣的好。

虞衣曾经也有努力过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期望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她愈发颓败,她终于知道,无论她再怎么努力,也比不过虞卿。

倒不如耍个叛逆,还能让人印象深刻一些。

高韵绵似乎还要继续训话,虞衣没好气地朝她干笑:“妈,我要迟到了。”

高韵绵这才闭了嘴。

临出家门,虞衣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装作不经意地回头问高韵绵:“妈,姐姐今天要回家吗?”

虞卿现在在北城的一所高校上大二,按照她的习惯,每周五都会回家一趟的。

高韵绵像是听到了什么好消息,她笑得满面红光,摸了摸虞衣的脑袋,“你姐姐今天要去和你未来姐夫吃饭。”

“未来姐夫?”虞衣眼珠子一转,“在哪里啊?”

“梧桐坊。”高韵绵一时口快,说完便急急打了岔,“你管这些做什么,赶快去学校,晚上早点回来。”

虞衣穿好鞋,在关上门前丢了一句,“可是今晚我有事,会晚回,所以不用给我留饭啦!”

高韵绵被堵得喉咙一噎,还想说什么,虞衣就已经跑远了。

她跳上车,满满的青春活力。

高韵绵却皱了眉,这孩子,真是比不上她姐姐。

.

“虞衣,今天放学去玩儿啊!”项北顶着他的杂毛凑近虞衣,近乎贪婪地嗅了嗅她后颈的芬芳。

这妮子,一天天的到底抹了什么玩意儿,香死了。

虞衣睡了一下午,嫩白的脸上还留下了两道深浅不一的红印,她起床气重,眉心皱起就没下去过,“不去。”

项北不干了,伸手抓她手臂:“为什么不去啊!”

虞衣瞥了一眼他收拢的五指,语气淡淡:“放手。”

项北讪讪地把手松开,他摸了摸鼻尖,小心地问:“今天心情不好么?为什么不去啊?”

“有事儿。”

“能有什么事啊?”比我还重要么?

后面半句话项北没好意思问出口。他和虞衣认识了快六年,向来都是他被虞衣牵着鼻子走,这会儿虞衣冷不丁拒绝了他的邀约,他有些沮丧。

虞衣这个人,到哪儿都有簇拥者,她漂亮多金,还会玩,天生就是个小妖精。也不知道那些大人怎么想的,放着虞衣这个宝贝视而不见,还以为自己深明大义。

总之在项北的认知里,就没有人比得过虞衣,包括她那个姐姐虞卿。

软趴趴的,哪有虞衣带劲啊?

虞衣回头冲他勾唇一笑:“天大的喜事。”

项北的呼吸慢了半拍。

为什么这张脸看了这么多年,却就是看不腻呢?

真美。

虞衣来到梧桐坊,一眼就找到了虞卿和扈邰明所坐的位置。

没错,扈邰明就是高韵绵口中的虞衣的未来姐夫。

虞衣猫着腰找了个角落位置,拿着菜单挡着脸,眯着眼使劲瞧,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

感觉在看哑剧。

不过挺赏心悦目的就是了。

扈邰明的英俊不用多说,就看虞衣对他的一见钟情就能猜得七七八八——大抵是神仙的面貌吧,说再多都形容不下他的好看。

虞卿呢,和虞衣长相有些出入。别人都说虞家一双姐妹花,小的那个是祸国殃民的妖精,大的那个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前者不着调,后者才是拿得出手的美人。

虞衣抱胸,径直朝那对貌似神仙眷侣的男女走去,她才不屑于做这种偷偷摸摸的窥探事儿。

“姐姐。”

虞卿闻声抬头,脸上的得体的笑容僵了一瞬又立马恢复了原状,她顺势站起来,“衣衣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虞衣笑得天真无害,“妈说你在这里,我想你啊,就找来了。”

虞卿知道自己这个妹妹总是说风就是雨,她露出包容的笑,摸了摸虞衣的脑袋,“来都来了,那就和一起吃饭吧。”

然后她又朝坐在对面的男人礼貌地询问道:“扈先生不介意吧?”

“随意。”

扈邰明一开口,虞衣就软了手脚。

这是什么天籁之音啊?简直是春药啊。光是听听,她就酥麻了一半的身子。

虞衣被虞卿拉着坐在身边,因为是后来坐外面的缘故,坐下后的局面便成了虞衣的正对面就是扈邰明,虞卿却挪位坐到了里面。

她兴奋得手都在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