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男操一个女的—啊…啊好涨粗一点用太大了

总裁甜文 2020年04月06日

“一个人玩太寂寞了,你就一起吧。”我雷死不偿命那。

“一起?原来小公子还有这喜好啊?”轩辕明月回眸笑望着我。

“呵呵,轩辕兄见笑了。”我是想让你去破她身啊,不然我就要露馅了──我以後可是还想继续‘混’的。

汗,我反正是享受不了就便宜你了。

“呵呵~~,既然小公子相邀。明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道是要看看他是‘真’公子还是‘假’公子。

其实女人怎麽扮男人都还是有点女人的气息的(除非你从小扮到大)。我不是傻子,他是怀疑了吧!不然怎麽会对一个陌生人拱手让出美人儿?而且还是今晚每个男人都想得到的美人儿.

他‘大方’的背後会有什麽阴谋?呃,我太‘单纯’了看不出来──也只能跟着他的阴谋走了。

****************************

我的手抓住了她那高翘的ru峰,不知是我的手小还是她的rufang大,我的一个手掌只抓得住她的三分之一。

在重重把玩了一会儿後,我用手指夹着她的一个颗葡萄‘温柔’的捏动,另一只手压了压她的rufang,赞叹地对轩辕明月说道:“好有弹性哦,你也来试一下。”

完美的rufang搭配上淡小的ru晕、硬挺的粉红蓓蕾,我就不信他这男人看着不心动。

他轻笑地转到她的身後,双手伸过她的掖下爱抚着她的胸部,整个ru峰的肌肉在我们合力的作弄下歪曲的不成形状。

“嗯……嗯……”花魁的眼神有些散乱,呼吸也跟着粗重了起来。我的小手一路向下,滑过凸地轻轻抚弄着佳人‘山顶’上葱郁的黑草,

花魁全身微微一震,我的手向下慢慢轻抚中间凹下的细缝,上下来回用指刮磨着,她的细缝里渐渐变的潮湿。

汗~~我若是男人应该会是这方面的绝顶高手吧。

我的手指往上移,到了细缝的顶端,摸到她的突粒轻拨慢弄着,花魁全身颤抖加剧了。

我两指抵住细缝口缓慢插了进去,马上感觉到了里面的紧迫,哈,处子。我的手指在她的花谷内开始choucha了起来。

随着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湿热的细缝内吐露出汩汩液体,花魁的chuanxi声更急促了。轩辕明月突然抱住佳人tunbu向後拉着,男根找准目标慢慢挺进aiye泛滥的细缝──尽根没入,

“啊啊──”花魁被破身後痛的惨叫了出来。

“啊──”我的手指还在里面呢。

他听到我的叫声,轻笑着开始缓缓律动着,闭眼静静地享受着花魁的处子内壁压迫男根所带来的快感。

我想把手指抽出来可是被他的大手按在了花魁的内壁里,我的手指也只能随着男根的出入在内壁里choucha着,

花魁的肉缝被撑得门户打开……

水波dangyang间,男根顶进甬道的深处,我的手指突然感到她的甬道内的roubi一阵阵颤栗,哎呀不要这麽紧啊。

呜呜~~~好脏啊,她的处子之血随着轩辕明月的choucha顺着我的手指流到了我的手背上又跟着重力掉到了床单上了。

“唔……啊……啊……”花魁的眼神变的迷离恍惚。

做这个真那麽舒服吗?无语……汗一个,她果真是做花魁的料锕。

轩辕明月加快攻击她的下身,粗壮的男根一次次深入她的花房,搅得水花乱溅、娇声四起。

老兄啊,什麽时候才让我把手指抽出来啊?

我乘着他手抓花魁tunbu的空挡,飞快的把手指给扯了出来。

呼。我松了口气。

刺激,强烈的刺激,我都快要流鼻血了。话说我从来没有看过真人版的h,嘿嘿。最多只看过漫画h。

汗。前世真是失败啊,既然没有试过h就死了。

只见花魁的脸上现出艳若桃花的春情,是要到了吗?

果见轩辕明月长吼一声,身体一阵阵的痉挛,小腹绷紧,重重一抵。

呃?射了。

我眼睛睁得大大得看着轩辕明月把那半软的东东从花魁的体内抽了出来,只见那花魁的xiao+xue因为失去了堵塞,浓稠的jing+ye从她的下体流了出来。

哇卡卡,好yindang啊。

“小公子,你看得很开心啊。”轩辕明月嘲弄着说道。

啊,糟糕!我怎麽就看呆了?呜呜~~可恨俺家还是太清纯了。败笔啊败笔。无论我先前做得多好就这麽的一下就全都毁了。

苍天啊大地啊你们怎麽对我这麽不公啊~~~

我恨天我怨地中……

“小公子?”轩辕明月觉得他身上的怨气太重了。

“呵呵,抱歉哈。老毛病又犯啦……”我嘴角抽筋,“不过跟我熟的人都说这其实也不是什麽大毛病,只要他们忍忍就过去了。”俺家的意思是你就忍忍吧。

“呵呵~~小公子还真是有趣的小人儿啊。”我怎麽就听着那麽的别扭那呢?有趣的人就可以了为什麽偏偏要加上个‘小’和‘儿’呢?

“轩辕兄也是一个很有趣的‘小人儿’哦。”呼,这下我再也不会别扭了。

他听後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小公子用语还真是风趣。”

“轩辕兄过讲了。”俺家的脸皮超厚。他唤我‘小公子’我还一开始就‘轩辕兄’的叫唤着。

“小公子该你了。”他笑得很烂漫。

“呃!”他绝对‘笑里藏刀’。我呵呵笑的摆摆手,“轩辕兄没见到花魁已经被你‘干’的只剩半条命了吗?要是我再‘插’下去,她岂有命在?”

我是菩萨心肠啊。呵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