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半夜来到我房间,轻点疼好痛别吸

浪漫青春 2020年04月30日

“你说什么?”

张小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尖叫出来。

引起从楼梯经过的菲佣的注意。

她看也没看一眼“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两个小时后。

凉婵驱车到了张小旗家。

吴灏天进门就亮出了证件,“警察办案,找张小旗。”

菲佣一脸惊讶,指了指楼上,用不太标准的口音说,“太太在楼上!”

吴灏天和姜源打开张小旗卧室房门的时候,屋里空荡荡的,床上还摆着一个收拾了一半的行李箱。

他们又陆续打开了几个房间的门,最后连菲佣的房间都看遍了,就是没有找到张小旗。

“老大,人不在!”

凉婵走进张小旗屋里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她床上收拾的行李箱。

“她收拾行李,准备逃跑,但是最后却突然不见?”

两个菲佣站在她身后,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说话。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我,我上午经过太太房间的时间听见她在和别人打电话在,声音很大很大的……像是在和谁吵架一样?”

凉婵“吴灏天,去查一下张小旗的通话记录。”

本该在房间里的人突然消失,刚刚出现转机的案子,再次出现了僵局。

吴灏天的速度很快,但是对方像是早就知道警方的查案的程序,用的是网络拨号。

“他妈的,这人太精了,我再试图定位一下张小旗的位置……”

半个小时之后,吴灏天长舒了一声,“找到了,在五环东的高速路口附近!要不要现在出发!”

凉婵刚要说好,电话声就响了起来。

片刻后,她挂上电话,叹了一声“来不及了,一个小时前,张小旗出了车祸,还没送到医院就已经不治身亡了!”

办公室里的气氛有点压抑。

凉婵心里有点闷闷的。

这是从林市到京都之后遇见的第一起案子。

之前虽说也曾经遇到过这种难缠的高智商的连环杀手,但从没有像现在这种情况一样,一点头绪都没有。

最远的那个死了三年的不说。

最近发生的这几起案子,都和城市猎人有关,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在网上吹捧城市猎人的英雄事迹了。

她恍恍惚惚的走到露台上,这一片的地势很高,从这里向南可以望见紫金山,向北可以望见中心CBD。

初秋的天,湛蓝的要命,云朵一层层的如棉花糖一样。

已经到了下午,玫瑰金色的彩霞铺陈了一半个天空。

她站在围墙处,上面的雨滴还没有蒸发干,她伸出食指沾着水,一圈一圈的画着。

一双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把她的手指头握在掌心。

温暖又干燥的触感传来。

她不也抬头,只是呆呆的盯着脚尖发呆。

“别划了,你的皮肤没有墙厚!”

她不动,任由他这样握着她的手。

凉婵喟叹一声,“程老师,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明知道凶手会一直杀人,却找不到任务头绪,找不到任务线索,任由他来挑战你的底线,颠覆你的信仰,然后用他自己的方式向世人宣告,自己做的才是对的,你们警察都蠢货!”

程风将她的手整个握在掌心里。

“有过,木槿花食人魔的案子里的连环杀人凶手就是这样,他很聪明,M国常青藤毕业,高智商罪犯,他每杀一个人,都会吃掉那个的身体的某个部分,然后在缺失的位置上,放上一朵德州东部产的木槿花,FBI在刚开始的时候也是找不到任何头绪,找不到他犯案的规律,甚至曾出钱悬赏过,他竟然可以嚣张的将信寄到FBI里,并且告知他已经被他杀害的人的抛尸地点,并且告诉FBI的人,他下一次作案的时间会在什么时候……”

“这么嚣张!”

“是阿,就是这么嚣张,让所有人谈之色变。”

“比城市猎人还厉害?”

“不是一种类型吧,城市猎人的作案目标很明确,Mark却了随即杀人,而且都是很年轻的人男女。”

“这和他的长成环境有关系吗?”

“嗯,不是,你知道詹姆斯.法隆教授吗?”

“那个TED心理学家?写了一本叫《天生变态狂》的书的作者吗?”

程风笑,拍拍他的脑袋,算是给对她的赞赏。

“不错,詹姆斯教授说,反社会人格障碍,无法适应社会准则,缺乏责任感,说谎,对他人境遇漠不关心,行事不计后果,做事毫无计划,敏感易怒,富有侵略性。可是,这些Mark没有一条符合。”

“那他为什么会这么残忍的杀人做案?”

“心理变态的特质可以归为四类,人际因素,感情因素,行为因素,反社会因素,反社会人格和心理变态有关,但心理变态更加常见,是一种对外在的破坏性行为的衡量,而心理变态则是一种潜在的人格问题。”

凉婵嘴角一抽,“太复杂太专业,我听不懂。”

“简单来讲,他是天生的变态狂,最早可以追溯到他的曾祖父,就像《德州电锯杀人狂》里的变态杀人家族一样,他们的脑部扫描图吴现一种罕见而令人担忧的共同特征,额叶和颞叶的脑功能低下,这个部位的活跃程度低下,暗示着患者缺乏道德推理和抑制自身冲动的正常能力,Mark的脑补扫描图便是这样,所以他就是一天生的变态!”

凉婵身高不矮,两人靠近站的时候,她还是需要抬起头来仰望。

这样的雨后黄昏,站在露台上,听着程老师开启学霸教学模式,那些专业术语从他嘴里说出来,真的是帅呆了。

她觉得此刻的程老师简直闪闪发光。

“那城市猎人呢?他也是一个天生的变态吗?”

“或许吧,不过我更倾向于是他是在后天某件事情的刺激下变成这个样子的,比如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比如被最爱的人骗了,再比如最亲的人逝世……这些外在条件的积压让他彻底爆发了。”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仅仅是从他作案的目标吗?”

“是,从他的选的作案目标上来看,这个人很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他甚至标榜自己是正义的化身,是天谴者,替天行道,除掉这些人格上有污点的人。”

凉婵听着程老师的分析,那些零乱的错综复杂的线索慢慢在脑子里成形,甚至也开始在脑子里勾勒出来一个凶手的形象。

“我一定会抓到他的!”

程风眼看着面前这人从一颗蔫掉的小草,慢慢长成一颗小树苗。

笑着抬手揉揉她的脑袋。

“你现在太累了,需要休息,张小旗的车祸交通部门会查清楚,不过也别指望找出什么线索来,极有可能是一个有前科的人醉酒驾驶导致的。”

他话一说完,凉婵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姜源打来了。

“张小旗车祸那边已经确认了,是一个刑满释放的男人,昨天晚上喝了酒,酒后驾驶!”

她挂了电话,脸上的崇拜之意,一时呆住了,然后默默的对程老师伸出了大拇指“神人也!”

“常规操作!”

“……”

“如果我也是城市猎人,我也会找一个这样的人来,合情合理,还不会被人怀疑!”

凉婵叹了一声“张小旗这条线断了,只剩下柳薇薇了,也不知老荀那边去H省查的怎么样了。”

“老荀?”

程老师尾声有点上扬,意味不明的看着她。

凉姑娘一个激灵,她知道一般程老师用这种语气给她说话的时候,多半是不高兴,或者化身柠檬精了。

“那个,我是跟着廷玉叫的,真的不信你去问她!哦,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先下去了!”

说完一溜烟的跑开。

程风看着她的逃跑的背影失笑出声。

------题外话------

程老师说的那些专业术语照搬自詹姆斯.法隆《天生变态狂》这本书写的很学术,很专业,读起来有点累,我最近写的也有点费劲。

所以无法加更了。

不过继续不要脸的求票票。

快来来砸我吧。

(https:////)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