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姑庵里的男保安|你好紧奶好大水好多

纯爱言情 2019年12月13日

晚上睡觉之前,黄亮亮还想着,今天不知道还会不会发生同昨日一样的情况,但等她一觉睡到了大天亮,也没有任何的异常,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要是每天晚上都能见到黄桑那家伙,她可受不了。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循环往复的平静,不知不觉,就又过去了半个月,黄亮亮慢慢的,了解了更多这个时代的事情,越是了解的多,便越是惊讶,最让她感到惊奇的是,这个时代的女人竟然也可以做官。非但女人可以做官任职,而且还有女商人、女先生,女店主……反正在她间接或直接的知晓中,这里的女人们做着从前男人才能做的工作。

女挑夫、女织工、女帐房、女捕快……抛开那些让她眼花缭乱不知该如何描述的职位,黄亮亮又从黄燕如和黄媛媛口中得知,在这个时代,女户和男户几乎就没有任何区别了,男人能做的任何事女人都可以做,就是前几年刚打过的大战里,女人还能当兵——且一点都不逊色与男兵!

知道消息的当晚,黄亮亮根本没能合眼,这个消息,对她而言委实是太过新奇了。在她的那个时代,一个孤女的出路是极为有限的,她并不知道当时的孤女最终都从事何业,但稍微体面一点的人家,都不会要一个无牵无挂的孤儿役使。无牵无挂,就意味着没有担保,这样的人,不论是为仆为奴,还是做人的学徒,都是极不受欢迎的。

而孤儿又显然无地可种——也许孤儿的出路还多一点,但孤女,黄亮亮所能想出来的也只有寥寥几条颇为不堪的出路而已。

而在这个时代,女户也能自立了,女人们不必出卖自己的身体又或者是人身自由,也能活得下去,且活得很好……

知道了更多的黄亮亮再没有丝毫想要回去的打算,这里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时代,她已是给自己订好了短期的目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她要读小学、读初中、读高中,若是有可能,她还想要读大学。

她已是利用了这些时间从有限的途径中了解了许多关于这里学校的种种事务,小学虽然也有分好坏,但相差的都不会很远,因此入学也是没有考试的,都是择近入学,每年入学名额也不一样。

福利院所在辖区的小学处于城郊,是一所公办的小学——燕京市第六实验小学,福利院里所有的孩童几乎都在第六实验小学上课,这所学校从她了解的情况来看,资质平平。如果没有特别的天分,估计也就是按部就班地升上第六实验初中了。

第六实验初中一样是一所平庸的中学,历年来考上高中的人数都很少,多数学生流向职校,接下然就是职校毕业开始做工了。

以黄亮亮的理解,初中大约就像夏国的私塾,职校则相当于学徒,高中她就当县学、书院理解,至于大学那可能就是国子监了。再往上还有什么学位,她是暂时没做了解,只知道所有当官做宰之辈许多都是从大学出身,可想而知,大学出来即使是去做工那也要比职校出来的更值钱一些。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有些道理是永远都不会变的,做官肯定比做工好,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之一。

黄亮亮虽然没有多少野心,但好歹前世也是做过皇后的,并不想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花费在工厂里,赚取微薄的金钱。书读得越多,日后要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时,叫价自然更高了。

黄亮亮前辈子不过活了十八年,说来,她也只比这里的同龄人多了十年左右的阅历。即使前世受过了良好的家塾教育,的确也掌握了一些学识,见识了一些场面,但这些积累和成绩之间确实是画不上等号。

现在勉强还可说是有点集中力上的优势,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这么容易分心,但等到大家都慢慢长大以后,随着年龄差的快消失,这点优势也不可能保持多久。

黄亮亮并不想随波逐流,流于平庸,她知晓燕京市最好的小学是燕京第一实验小学,那里的孩子几乎都是同龄孩子中的佼佼者,百分之八十都能考上燕京市最好的初中——燕京实验中学,她希望在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能够争取到上那个小学的机会。

她曾从黄燕如艳羡的谈话中得知,燕京第一实验小学有一个政策,便是每年都会特招一个班级,这个班级的学生不看家庭,不看出生,只看孩子本身的资质,只要能通过学校的面试和笔试,就能入学,且在读书的五年内,免除一切的学杂费用。这个班级出来的孩子,几乎百分百能直接保送进入燕京实验中学的初中和高中部,简直就是一条飞黄腾达的捷径。

黄亮亮知道这个的时候,当时就下定了决心,不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争取到一个参加入学考试的机会,但她一个无依无靠,曾经又是傻子的孤女,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当她冥思苦想,苦无对策的时候,转机便出现了,福利院的真正管理人,院长田桂芝回来了。

田院长去市里开了半个多月的会,总算是回来了,虽然田桂芝是福利院的院长,但福利院的日常工作都是张丽副院长在主持。田院长么,虽然也不能说是不当值,但却时常外出,即使是在福利院里,一般也很少和她们这些孤儿发生什么接触。

不过,孤儿们对田院长却都还是挺拥护的,别的不说,田院长一回来,当天的早饭就丰盛多了,食堂罕见地摆出了白面馍馍、煮鸡蛋和浓稠的白米粥供孩子们食用,中午居然还做了一顿白菜炒肉片。不说别人,就连黄亮亮,都吃得津津有味:毕竟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只要是能够下咽的荤腥,她都是很欢迎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