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小偷作文_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

穿越架空 2020年05月18日

悠闲的珍珠白日里就躺在店铺中的摇摇椅中,杌在内间看书,随便观察人的五官,珍珠就在外间等着收货卖货。现在珍珠不敢说日进斗金,每日五两银子是有的。

定县用银子用的不多,珍珠也现在大手大脚的花银子依旧会余留很多。这日珍珠看着杌的衣服,杌总是穿着这套黑色的衣服,虽然杌告诉珍珠他的衣服自带清洁力珍珠也相信他的衣服的清洁力,以前没怎么注意,现在有了钱的珍珠就十分看不惯杌的那件黑衣服,怎么看怎么寒酸。杌也算自己的供应商,珍珠从来没付过杌工钱,钱对杌来说本就是没用的东西。

那天布衣店掌柜告诉珍珠他们那里来了一批新布料让珍珠过去挑一挑,珍珠去布衣店一看确实这次的布料有很多好货,其中有好几块布料十分得珍珠的眼不过它不算柔软,珍珠想着给杌做几身衣裳就特别好。珍珠选了一匹白底金丝、一匹水蓝绸、一匹白绸、一匹黑底青纹、一匹湖蓝白云纹……几乎把老板这的好货都选空了,水蓝绸和白绸用来做几套里衣,其他布料都做外衣,珍珠还给布料店掌柜商议了做衣服的细节,珍珠现在不在乎钱的问题,关键是要做的精致,她对自己的衣服要求也是如此。付了钱珍珠向老板要了量尺,本来掌柜还想着亲自派一个人伙计过去量尺寸,不过被珍珠拒绝了。掌柜告诉珍珠一会儿会派伙计过去拿尺寸,珍珠点了点头。

珍珠一回来就摆弄着杌蹲上蹲下,量好尺寸等布料店伙计来拿。不要说这么一量杌的身材还真是男模身材,比例十分的好,珍珠都恨不得掀开衣服看一看杌有没有传说中的人鱼线公狗腰。伙计来拿尺寸的时候珍珠还特意交代尽量做快一些。

白日里珍珠和杌就在店中,黄昏十分他们就回竹屋,珍珠每日开店时间也不定起的早就开的早,起的晚就开的晚,遇到风雪天,珍珠经常一连好几天也不会开店门。珍珠这样懒懒散散的开店一来是饥饿营销,二来也不招人眼,所以珍珠尽管银子赚的多,知道其中利润的的人却很少。

珍珠现在特别对杌的法宝都特别感兴趣,杌活了上百年收集的东西也不少,隐身斗篷、瞬间转移盒子、无限空间的锦囊、价值连城的雪珊瑚……珍珠在倒弄的同时也顺走了不少好东西。

有时候杌一整天见不到珍珠,然后会看见珍珠从他的收纳锦囊中钻出,珍珠挑东西经常挑一些中看不中用的捡,许多法力高深的宝贝常常被珍珠吐槽无用。杌对此也很无语,时常有鸡同鸭讲的感觉。

冬至那日天气放晴,阴沉了大半个冬天的天空变得蔚蓝,定县之前下的雪在地下积了一地。珍珠穿着精致的鹿皮小靴走在北城的小巷中,一脚踩下去雪刚刚没过她的足背。冬至定县人都有水饺的习惯,珍珠约了布衣店李掌柜拿杌的成衣,顺带买一些水饺回她的小店铺。杌在店中守着,因为珍珠拒绝和他一起去取衣服,美其名曰是给他一个惊喜。

珍珠穿梭在北城的小巷中,在雪中留下一串串的脚印。再穿过三个巷子珍珠就会到达布衣店,不知道李掌柜做的衣服还合不合她的意。当珍珠经过巷子一个拐角的时候,一个黑衣男人持刀出现在珍珠面前,刀直直的搭在珍珠脖子上。珍珠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遇到劫持,珍珠是个惜命的人,她赶紧掏出了身上的银两双手奉上。

黑衣男子却把刀一收,双手抱拳对珍珠道:“在下拦住小姑去路实属无赖之举,小姑见谅,在下有兄弟身受重伤,请小姑扶持一把,在下日后定当重谢。”随后又凶狠的道:“如若小姑不愿,在下恐泄露行踪,小姑也不要想走出这条巷。”珍珠随后看了看黑衣男人的身后,同样是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他正低着头倚在巷壁上,黑色的衣服遮挡住他身上的血迹,但是巷壁上却显露出点点血痕。珍珠看了他一眼之后就做好了决定,因为她知道生命是多么的可贵,自己能够在另一个世界重生尽管之前过的很艰苦,但每活一天她都觉得上天对她很眷顾。躺在地上的男人一看就失血过多,如果自己拒绝了,那么他极有可能丢失性命。

在珍珠的带领下,黑衣男人背着他的同伴来到了大槐树下的店铺。来到内间,黑衣男人穿过杌便把他的同伴放在一张塌上,珍珠随后去了外间把店铺门给关上。病人伤情严重,珍珠又在店中取了一些银子准备去找个好一些的大夫,黑衣男人伸手挡住珍珠的去路,告知珍珠千万不可让他人知道他们的行踪,也千万不可请大夫。黑衣男人只让珍珠去医馆买一些外伤药,他自己会处理他同伴的伤口,珍珠不同意。没有专业的大夫病人怎么可能会好下来,几番争论下来珍珠也知道黑衣男人会一些医术,并从黑衣男人口中得知他们现在是被追杀的状态,明白了黑衣男人的顾虑,珍珠勉为其难的去了医馆。

杌随着珍珠一起出了门,珍珠向杌简单讲明经过,就向周围的人打听附近有没有比较有名望的医馆。在周围行人的推荐下珍珠找到了一家名为济世堂的医馆,珍珠买了医馆了最好的外伤药,还在大夫的指导下捡了好几副消炎止痛、益气补血的中药。

回到店铺内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了黑衣男人,珍珠和杌就准备回竹屋,毕竟店铺很小还有两名男子在珍珠待久了也不合适。给黑衣男人简单的交待了一下店铺内的构造,珍珠留下了一些银子,便向黑衣男人告辞。黑衣男人本不愿放珍珠离去的,担心珍珠口风不紧透露行踪,但看到珍珠刚才又是买药又是准备为他们的食物准备被褥的样子,黑衣男人又不忍对恩人做出拘禁的行为,只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泄露。珍珠只道让他放心,还告诉他自己明日会为他们送食物。

回竹屋前珍珠和杌一同去了布衣店拿了衣服,看得出来李掌柜还是比较用心,衣服做得跟珍珠描述的不相上下,细节处也做的精致,珍珠验过货布艺店的伙计就给她打包好,带着衣服买了水饺珍珠和杌回了竹屋。

回到竹屋时天都差不多黑了,吃过水饺珍珠兴致冲冲的让杌换衣服,珍珠在做的时候都搭配好了,白绸内衫搭黑底青纹外袍,水蓝绸内衫搭白底金丝外袍……珍珠催促着杌换衣服,杌也拿起衣物进了自己的房间,珍珠则坐在院中石凳上等待着杌换衣服。果然杌换了衣服出来,珍珠就觉得自己的搭配没有错,她设计十分的好看。杌穿着白底金丝的外袍浑然一副温文尔雅的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让珍珠眼前一亮。杌换上黑底青纹外袍,又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高贵清冷模样,换上湖蓝白云纹的外袍杌又成了风流倜傥学富五车的贤士。可惜这些都只有珍珠自己能看到,杌对搭配的好坏身材的差与否根本就没有感觉。杌其实并不太想穿其他的衣服,自己穿来别人也看不到也就珍珠一人看,但是珍珠实在是太热情,杌准备先穿一段时间,等珍珠没那么有兴致之后好好跟她说说。

第二日珍珠早早的就来到了店铺中,内间塌上受伤的黑衣男人衣服褪来只剩里衣,珍珠昨日新买的被盖搭在他身上,而另一名黑衣男人在不断的打湿毛巾为伤着擦拭。看这个样子伤者估计是发热了,外伤后发热是非常常见但如果久不退热伤者会十分危险。“我来把你先去吃早饭,我在外面买了些包子。”珍珠对正在擦拭的黑衣男人说道。黑衣男人拱手表示感谢,珍珠接过他手中的毛巾打湿水敷在伤者额头上。黑衣男人,在吃饭中告知珍珠他姓赵,伤者姓魏珍珠可以叫她赵大哥,其余的他就没有多说只是不断道谢。珍珠也没有多问,只点头表示知道。

珍珠把内间和外间隔着的帘子拉开这样显得比较宽敞,毕竟现在小小的店铺里有四个人在里面,虽然赵大哥经常穿过杌,可珍珠总不能不给杌留位置。杌此时手持一本书正在外间珍珠的摇摇椅上悠闲的看书,赵大哥走过来时杌也会起身避让他。珍珠让赵大哥出去买几身衣服,把他和伤者身上的黑衣换下来处理掉,主要是这黑衣上有血迹穿着不舒服不说还容易留下痕迹。珍珠当然是不会为陌生男人量尺寸的只有让它自己去买。赵大哥拜托珍珠看好伤者自己小心翼翼的出了店铺。

伤者昨日都是低着头,珍珠也没看清他的模样,在为他换毛巾是时珍珠才看清这人五官生的十分精致,轮廓分明的脸高挺的鼻梁,英气的剑眉根根分明,他现在脸色苍白嘴角也干裂开,不过依旧能看出这人称得上帅的颜值。嗯,跟赵大哥的憨厚老实的脸根本不是一种档次。

Top